第1章 大美女和小萝莉

“人间竟有如此大长腿,妙哉!妙哉!”

“我去,起码是36D!”

“虽然样子差点也无嘶~不给其他女人活路啊!”

列车上,张玄才刚入座,就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般,眼睛直勾勾看着对面的妹子。

想他在山上呆了20年,除了一个老道士之外,是连一个大婶都不曾见着。

就连塑造正确的审美观,都是靠那几本翻烂的龙虎豹…

这才下山就遇见个身材容貌都堪称完美的大美女,他觉得这就是天见可怜,这就是一切有缘法。

所以他光明正大的看!

肆无忌惮的看!

直看的对面的大美女红唇轻咬,星眸含煞,他仍然不肯退让半分。

“妈妈,这个叔叔是色狼!”

“黄芷柔别乱说话……”

张玄脸色一变,目光移动到了隔壁,印入眼帘的就是一个萌萌的小萝莉,正用满不服气的眼神看着他。

真可爱!

“道长不好意思,小孩子不会说话。”

秦筠冲张玄歉意一笑,她看着也就是三十多岁,却有种说不出的雍容气质。

张玄一身老旧的道服,看上去也是有些扎眼。

“没事,童言无忌嘛。”

张玄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便对着黄芷柔小萌妹笑道:“小妹妹你误会我了,叔叔不是色狼哦,”

“可是老师说一直盯着女人看的男人,都是色狼!”

“你老师错了,那警察叔叔盯着女坏人看,他也是色狼吗?”

小萝莉抿着嘴,过了会才找到反击的理由:“可,可你又不是警察叔叔耶!”

张玄淡淡一笑:“叔叔我是专业看面相的,所以才会盯着别人看哦~”

“看面相?”

小萝莉呆了下,一脸好奇的问道:“什么是看面相?”

“就是看你的脸,就能知道你接下来一段时间,会遇到什么事情哦。”

萝莉小脸全是惊喜:“那叔叔你可以帮我看看吗,我在学校和小琴吵架了,我想知道我们会不会和好!”

她显然很在乎答案,说完就把脑袋仰的高高的。

张玄自然不会拒绝,笑着点点头:“好的,我帮你看看。”

在学校里和同伴吵架嘛,隔天就会好了!

但凝目看去,张玄表情很快一变:“咦……”

他惊讶的表情,表演痕迹几乎没有,一直笑看这边的秦筠关心则切,忍不住问道:“怎么了先生,有问题吗?”

“嗯。”

张玄表情逐渐严肃,认真的对着少妇道:“眉间一寸,死气天罗,这是横遭祸劫之相。”

横遭祸劫?

秦筠脸色惊变。

张玄的对面,岳扶风早就憋着一股气,这次却是叫她找到了机会。

却是冷笑一声:“装神弄鬼,招摇撞骗!”

“你在说我?”张玄闻声看过去。

“除了你还能有谁?”

岳扶风不屑的语气:“故意恐吓别人,然后趁机讹钱,你这样的神棍我见多了!”

“见多了你也不能一竿子打死一船人啊。”

张玄却是认真的样子:“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妹子你这样,很不好!”

“呵呵,神棍中你的脸皮算是比较厚的了,来,你倒是给我看看面面相?”

岳扶风挺身而出,夏天的衣服却是扛不住她的好身材,晃的张玄一阵眼晕。

“怎么,没话说了?”

岳扶风显然没发现自己的杀伤力,见张玄不说话,却是露出得意的表情。

一边的秦筠也恢复了平静,看向张玄的目光多了一丝警惕。

“咳,我有话说,但先看看。”

堂堂邙山天师派唯一传人,哪能被人泼了脏水。

张玄说着定睛凝神,看向了那绝色的容颜……

“咦,红鸾星动,鹊桥架银河。”

张玄收回了目光,笑眯眯的冲岳扶风拱手:“恭喜啊大妹子,你马上要和命中注定的那个男人相见,履行之前订下的婚约,这一世我看是别想分开了。”

“胡说!”

岳扶风羞怒交加,但正要开喷的时候,她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定下的婚约,难道是……

脸色顿时微妙起来。

秦筠眼力劲非常人可比,一下就发现岳扶风的不对劲,这表情,像是被说中心事一般。

难道他说小柔有祸劫是真……

她的心猛地一颤。

“下面播放一则紧急通知,9号车厢有乘客突发疾病,请乘客中的医务工作者速来救助。”

“下面广播一则紧急通知……”

列车广播响了起来,一遍又一遍通知。

岳扶风正心神混乱,突然看见对面的小骗子站了起来,朝着一边走去。

她忍不住喊了句:“你都不看路的吗,厕所就在身后呢!”

“啊?我又不上厕所。”张玄一脸懵逼。

岳扶风也愣住了,下意识道:“那你去哪?”

“你没听见吗,9号车厢需要医生呢,我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张玄说道。

“就你?”

岳扶风上下打量着他,忍不住嘲讽:“你不是看相的吗,怎么还会看病治人?”

“这位施主,难道你看不出我其实是一名道士?”

张玄指了指自己的行头,理所当然的语气:“看相只是我所学的一门术而已,看病治人是另外一种术,这有问题吗?”

“话说救人须救急,我和你解释这个干嘛,贫道去也!”

张玄扭头快步离去。

岳扶风气的胸前起伏不定,一口气憋得难受,却是一跺脚跟了上去。

“死骗子,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救人!”

“妈妈我们能去看看吗,9号车厢就在我们隔壁呢。”小萝莉扯了扯母亲的手。

秦筠眼神一阵变化,点点头:“好。”

抱着女儿也是朝着隔壁的9号车厢走去。

等两母女来到9号车厢的时候,就看见人满为患,但中间的位置还是空了出来。

“是个小妹妹,妈妈她好难受哦。”

黄芷柔紧紧抱着妈妈,小脸满是担忧。

秦筠也是不忍直看,那小女孩躺在地上,小脸通红,浑身抽搐,还时不时的呕吐。

有一个医生模样的中年人在诊治,但看他满脸冒汗的样子,就知情况十分紧急。

“还有医生吗,还有医生吗?”乘务员着急的喊着。

这时,一个人排众而出。

“那个,我也是医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