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九】 近代往事

  • 荒生荒死
  • 郭水明
  • 1401字
  • 2022-03-06 15:21:34

村支书停下来猛吸了一口烟,接着说道:“清朝光绪年间,族长最后一次换成了‘鬼本’,一直到解放都是他们那一家在管事。听说族谱里有记载,可惜四十多年前被毁了。‘鬼本’再往上,听说世代行医,留下了一些专治疑难杂症的秘方,那些人我都不太清楚,就不讲了。我从最了解的人,也就是高有寿的曾祖‘鬼本’讲起吧。‘鬼本’是外号,大名叫‘高善本’,当时让人可畏又可敬,当过国民党时代的保长、乡长,在县城和省城里开药铺、烟馆、赌场、当铺,村里有三成多土地是他的。以前,横山闹土匪和大猫,横村跟邻村常有利益冲突,像是争地、争水、争路、争风水之类的。他带头出钱,买刀买枪,修筑岗楼、碉堡,组织村民打土匪、打大猫和械斗。看到横村这么彪悍,土匪再没敢进横村抢过,但横山临近的陈姓、蔡姓和王姓那几个村子都遭了殃。后来‘鬼本’联合了这几个村子,带着乡民们攻下了土匪寨,一把火烧掉了,从此横山再没出过土匪。听说‘鬼本’腰别双抢,驳壳枪,无论是打土匪还是和外村械斗,他都冲在最前面,亲手崩掉了五个土匪和李姓、黄姓的三个外村人。北边的最东头有个大德庙,先前他出钱请先生在庙里开设私塾,村里的男孩,只要想上都能免费去上。后来又出钱在大德庙边上另建了‘大德小学’,我小时候在那儿上过学,解放后改成‘横村小学’了。你们可别小看这学校不大,民国时期,出了好几个大学生,有到BJ上学的,还有出洋留学的。”

“看来这高善本挺传奇的。”谢所长说道。

“可不是吗?他家的宅子就在旧村口,那时一进村,就能见到他家气派的房子。你们今天看到的那两进,那只是当年的一小部分。原来有五进,大大小小共有四十二间房子。我小时候经常进去,灰色的瓦、白色的墙,墙上和门楣上有各种人物花鸟虫鱼的雕饰,屋里摆设有很多外洋的东西。我见过说是德国产的大座钟,‘当当当’报时声非常大,能吓人一大跳。咱们看现在残破的空架子,还能大概想象得出当年的状况。东边紧挨着的那座院落也是他的,也是五进的,面积稍微小点。他在南边的集市里有两栋三层的小洋楼,作为商铺用的。对了,他还有个叫‘陶园’的私家花园,当时名声很大。”

“是哦,我听爷爷辈的人说起过咱横村有个私家花园,据说占地有十来亩,里面有小桥流水、假山亭台,还有一个很大的湖和一些房屋,仿照苏州园林的风格,原来就是他家的。”陈工说道。

“对的,就在高有寿家的后面,后来都毁了,现在改成了鱼塘,这回也有一大块要被征去修路。”

“怎么毁了呢?”

“嗯,‘鬼本’是六十三岁死的。他有三个儿子,名叫敬轩、慕轩和筑轩。‘鬼本’死的前两年,兄弟分了家,老大高敬轩分得了祖屋和村里的田产,继承了‘鬼本’在村里的地位,当了国民党的乡长;老二高慕轩分了祖屋东边的那座宅子和城里的产业;南边的那两栋番仔楼一人一栋,但收入作为大德小学的经费;‘鬼本’自己住‘陶园’,在那儿养老。”

“您不是说三兄弟吗?老三呢?”

“老三高筑轩是小老婆生的,出世没几年,小老婆就死了。我小时候见过老大和老二,但从没见过老三。听我爹说,老三从十多岁起就外出念书,还到欧洲留学,后来在上海。听说是为追求自由恋爱,坚决反对‘鬼本’给他安排的女人,闹翻了,再没回过村里。那时抗日战争开始了,日本人占领了上海,好像说他是地下党,被日本人捉住给杀了,也就三十一二岁吧。过了好几个月,鬼本才得知老三的消息,一连几天茶饭不进,后来交代老大和老二,‘陶园’留给老三的后人,永远不能动,但直到现在,也没听说老三有后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