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八】 古村来历

  • 荒生荒死
  • 郭水明
  • 2256字
  • 2022-03-05 18:22:14

征拆人员走后,高有寿在家忙着计划未来,村干部和征拆人员一行走回村部。村部位于南边的新村口,为一座十多间平房组成的院落,院里停着两辆黑色小轿车。

“唉,我就只参加咱们横村的第一户和最后一户,今天征拆任务算是圆满完成了。谢所长、高主任、高会计、高组长,横村这回征拆非常顺利,不像有些村子不太好搞,我觉得主要是你们工作有方法、很到位,辛苦了!感谢各位的支持和配合!下一步有进展,咱们再联系,跟老书记说一声,我们这就回了。以后到县里,请到我的办公室喝茶。”何主任满脸笑意地说道。

“何主任,您太客气了!感谢您对我们镇的悉心指导和大力支持。”谢所长满脸笑容答道。

“哪里话,何主任,您真见外了。这回咱们征拆,这么多村子,时间短,任务重,你们最辛苦了。征拆工作圆满完成了,天也晚了,何主任,谢所长,你看就咱们这几位,就在村部,都已经准备好了,今晚好好喝两杯,庆祝一下吧。”村主任抑制不住满脸的高兴。

“是啊,是啊!几位领导给我们村造福来了!这路要修好了,我们横村的交通就便利了,那好处真是……”高会计也附和着。

“对对对,叫做‘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村主任抢着说道。

“等补偿款全部到位了,再正式邀请各位来喝庆功酒,好好感谢感谢。”村主任说着,与何主任和谢所长眼神交流,一笑而过。

“何主任,谢所长,各位,请先到会客室歇会儿吧,老书记正在等着大家呢。”村会计招呼着。

“何主任、谢所长,都完事了?确实对不住,我这腿脚不利索,不能陪着大家忙活,今晚必须好好喝几杯,以表歉意和谢意。”一个洪亮的声音传过来,只见一个人从最东边的平房里踱出来,高文清陪着,那人六十来岁的模样,拄着拐杖。

“老书记,您太客气了,那还要您这老同志跟着受累呢?有谢所长和高主任他们,配合得非常好,今天圆满完成了。我想主要有您老的支持和安排,提前做好了村民的思想工作啊!哈哈哈……”

“唉呦,哪里话呀?何主任太谦虚了。我老了,过了年就交班,现在都放手给年轻人了。”说完瞟了一眼村主任和村会计。

众人上前一一跟村支书握了手,然后村支书领头,进到会客室落座,村会计忙着递烟,妇女主任林巧女忙着沏茶倒水。

“最后这一户叫高有寿,屋子都快塌完了,人还住里头,应该是村里条件最差的拆迁户了吧?”何主任问道。

“嗯,差不多是这样的。”

“高主任,你刚还说,解放前这户人家是村中最有势力的大户,怎么变成现在这样了?”

“那户人家故事不少,一时半会儿说不完,怕耽误领导的时间。忙了一天,大家都饿了吧?歇息一下,喝了茶,一会儿就上桌。”

“高主任,看你说的。你还说有不少传奇故事,我还真对咱们附近的历史传奇特别感兴趣,尤其是那些没有写入县志的民间传奇故事,说不定将来退休了,能有些素材写点东西呢。”

村主任抽了一口烟,说:“我那都是听老一辈的人说的。唉,要不这样,请老书记给大伙讲讲?他爷和他爹原先都给高有寿的曾祖‘鬼本’当过长工,老书记小时候还经常上他家,他是见证人。怎么样,老书记?”

“见证人?那更好了。机会难得,老书记,您给讲讲吧。”何主任应和道。

“哎呀,都五六十年了,我那时才多大,记得啥呀?这建国,就给我出难题。”

“老书记,您老别谦虚了,给我们讲讲吧。”

“嗯,老书记,高主任才说到的‘鬼本’,以前听我爷说过横村的这个传奇人物,他也是听说的,肯定没有您这见证人讲得完整准确。这回到了横村,正好您也在,机会多难得啊,您就给讲讲吧。”谢所长也附和着。

“唉,好吧,既是这样,那我简单讲讲吧。”

村支书喝了一口茶后说道:“我们这横村,现有五百一十二户,人口近三千人,百分之九十五姓高,少部分有欧姓、姚姓、林姓、陈姓、黄姓和周姓。据说横村的高姓是从山西迁过来的,那时北宋被金兵打垮了,变成了南宋,到现在应该有一千年了。”

“老书记,我插一句,您这欧姓,跟高姓有啥渊源吗?”何主任问道。

“别急嘛。哦,也好,我先说说村里这几个别姓的来历。我祖家在横溪上游的山里,离这儿有三四十公里。七十多年前,那儿发了一次大山洪,听我爷说过,那真叫惨哪!水面上漂过不少涨鼓鼓的死人、死牛、死猪,还有很多桌椅、板凳、窗户、门扇、箱子、树木、活鸭、死鸡,水流太急了,一晃眼就不见了。我爷被冲入溪里,算他命大,紧抓住一扇门板跟着往下漂,到了万石桥,被横村的人救上来,交给‘鬼本’。几天后洪水退去,我爷回家,发现家里的屋子全垮了,田地也被泥石流给填没了。你们可能不太了解,那时山里的普通人家,房子都是土坯的,不像砖砌的结实。家里人除了我阿嬷和阿爹,其他人都没了。那时我爹才十一岁,跟着我阿嬷爬上了高树才躲过了洪水,差点儿饿死。我爷只好带着他们来横村投奔‘鬼本’。可能是‘鬼本’看我爷和阿嬷年轻力壮、老实本分,收留他们当长工,并破例同意不用改姓高。从此我家就在横村落了脚,后来我阿嬷又生下两男一女。这就是我们欧姓的来历。后来我爹娶了高姓人家的女儿,我就出生在横村。现在村里共有六户姓欧的,都是我的兄弟辈。其他的像姓姚、姓林、姓陈是祖上到横村倒插门,姓黄和姓周是被横村的人收养,后来有些是子孙辈出息了、有些是解放后才改回原姓的,不像我们欧姓,从头开始就没变过姓。”

“哦,原来这样的。”

“你们要是去村里的八角楼,那儿有块古碑,上面刻着一大段说明和一首诗,那个人的名字叫高鹏举,据说那人是横村的高姓第一代。我小时候常去八角楼玩,有一句诗我觉得最好,记得最清楚,‘恨有金刀屠龙技,苦无铁马驱虏功’,很有岳飞一样的气魄。从横村的高姓第一代,传下来五房,族里立下的规矩是代代都由长房管事,长房没有后人,全族才公开推举胜任的人,听说千百年来只发生过四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