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七】 盘点旧债

  • 荒生荒死
  • 郭水明
  • 2747字
  • 2022-03-05 10:35:23

征拆人员在高有寿家里前前后后仔细查看,按照规定走完所有手续,有关人员签字确认。由于他家面积较大,情况比较不同,花了好几个小时才完事。

送走了那些人,高有寿一看时间不早了,开始准备晚饭,还是白米粥。等吃完晚饭,全都收拾好了,天也完全暗下来。

这时来了一位上门要债的村民。高有寿从棚屋里搬来小竹凳,两人对坐在堂屋里的矮桌旁。这段时间基本上每晚都有人上门,所为不过一事,就是讨要陈年旧债,原本荒凉诡寂的宅子里也就不再那么冷清了。

送走那人,高有寿坐在堂屋的矮桌旁,喘口气歇会儿,他想惬意地抽根烟,刚掏出烟盒,就感觉胸口又发闷,喘不过气来,便将烟盒丢桌上,手扼住喉咙,费劲地咳嗽着,过了好一阵子才渐渐平息下来。高有寿寻思起来:

“嗨,抽烟,抽烟!就光想抽烟!都吐血,人都快死了,还抽!二十多年了,就是戒不掉!都是她……

唉!不想她了。家里来了这档子大好事,确实要好好计划一下,但却没个人能商量的,要是有她在该多好啊,她能给我出主意……唉,怎么又想起她来了呢?

今天下午,拆迁这事算是落定。按下午他们给算的,家里这老屋子加上集体农田的征地补偿,算下来有四十六万多点。他们还说这公路是省里和市里的重点工程,工期紧,会很快开工,要求两天后到村部签合同,十天内先发七成的钱,搬完后再发另外三成,谁家先搬完先发钱,最迟过年后两个月内搬空,要不就要用强制手段。

唉!多亏了政府修路,这么多的钱,真是做梦都不敢想的啊!但政府只补钱,得自己想办法解决住处。嗯,还是先盘算一下到底还欠着多少债,再做计划吧。”

高有寿起身走进母亲的房间,像怕桌子散了架似的,一只手摁住桌沿,另一只手缓缓拉开右上边的抽屉,翻出一个本子、一个算盘和一支圆珠笔,走回堂屋,在门后“嘀嘟”拉了一下吊线开灯。

高有寿缓步走回矮桌旁重新坐下,眯着眼看着这个本子,牛皮纸的封面快要掉了,上面印着红色的“工作笔记”四个楷体大字。他翻开本子第一页,发黄的纸面上有端端正正的钢笔字,字迹有些褪色,少部分是圆珠笔写的,字迹明显不同,按人名一一记录着:

1)大表弟,1984年四月二十九,借800;1985年十二月十六,還200

2)高俊通,1984年四月二十九,借200;1985年三月十一,還100;1986年七月十二,還100

3)高友勝,1984年四月二十九,借500

4)高擁軍,1984年四月二十九,借300;1993年7月1日,还300

5)高志宗,1984年四月二十九,借400;1984年十二月二十,還200;1991年12月31日,还200

6)高得有,1984年四月二十九,借200

7)高耀宗,1984年四月二十九,借600;1985年八月十四,還600

翻开第二页

8)高清水,1984年五月初一,借500;1984年六月初三,還200,1987年六月二十六,还300

9)高德寶,1984年五月初一,借200;1985年六月初三,還50,1987年十二月初十,還150

……

第三页

15)高安財,1984年五月初一,借800;1987年正月十九,還300

16)高志金,1984年五月初二,借600;1986年七月十二,還100

……

第四页

22)高大强,1984年五月初二,200;1985年十二月十一,还200

……

26)高海山,1984年五月初二,100;1984年十二月初十,还100

……

高有寿噼哩啪啦打着算盘,一页一页地计算,每页下边记上得数,重算了一遍后,心里想道:“前面八页是阿爹记的,共向五十二人借过钱,最多的借了八百,最少的借了五十,共借了两万八千三百。还清的人划了线,没还清的有十个人,加起来有一万三千五百。这些债都是那时送娘到医院抢救时借下的。

那时娘上横山捡柴火,从十米多高的坡上滚落下来,脑袋摔坏了,差点没命。发现时已人事不省,送到市里面的大医院,变卖了家里仅剩的一点家当,再加上爹在外边借的钱,才算把娘的命保住,但却落下了瘫痪,得经常吃药,从此再也不能帮家里一丁点,每天得要人照看,这些年得了褥疮不说,人越来越糊涂了。”

高有寿接着往后翻,到第九页,都是圆珠笔写的,蓝色的笔迹有些变色,但字迹工工整整,同样按人名一一记录着:

1)大表叔,1988年2月18日,借2000

2)高有明,1988年2月18日,借2000

3)高健全,1988年2月18日,借1200,1993年6月4日,还500;2001年2月2日,还700

4)高加强,1988年2月18日,借1000

5)高金伟,1988年2月18日,借1000

6)高德宝,1988年2月18日,借1000,1988年5月13日,还500;1998年1月24日,还1500

7)高建波,1988年2月18日,借1200;1988年6月4日,还400;1992年11月20日,还600

……

14)高徳利,1988年2月18日,借20000;1991年9月21日,还5000;1992年2月2日,还1000;1993年12月31日,还1500;1995年12月23日,还1500;1997年1月7日,还1000

15)高徳利,1988年2月19日,借20000

16)高徳利,1988年2月20日,借20000

高有寿又一页一页地计算着,每页又都重算了一遍,不一会儿完事了。

“后面这三页是自己记的,跟十四个人借过,大头是借‘尖尾鸡’的,共借了九万九千五,只还清了两个人的,共一万零三百。这些债是爹在医院抢救时借下的。那时爹想多赚点钱,好能早些还清欠债,不顾自己六十多的年纪,天天在横山采石场干活,身子出了问题硬扛着不说出来,也怪我们那时没在意。出事那一天,在采石场抡大锤,突然大吐血,昏倒在地。送市里的大医院,查出是肺癌晚期,抢救了三天。承包采石场的外地老板给了两千块就不管了,二叔、三叔和四叔每人帮了两千块,村里能借的都借遍了,跟有些人借了两遍,医院多次催着交钱,只好向‘尖尾鸡’借了六万的高利贷。前前后后共花了十万多,但爹始终没能醒过来,连句话都没留下。

‘尖尾鸡’放出来的钱是每月两分的利息,利滚利。十多年来,自己一直被困在家里,不能外出找门路,所以总没能有好点的收入,那些债一直拖着没还,想来这辈子是翻不了身了,真叫人绝望!现在总算有转机了!该还的就要还,不能再赖下去了。

听说这‘尖尾鸡’信了佛,心肠变得不一样了,村民欠了他不少死账,他不再主动逼讨,由着人自觉还钱,不知道真假。过几天,等大星家的新房完事了,我想拆迁款也该发下来了,到时去大德庙找‘尖尾鸡’,探探他的口风再说吧。

哎,遇上一次大祸就够受的,我家却遇上两次,欠下了翻不了身的债,幸好这回赶上了拆迁。看看,光没还的本金就还有十万四千九,十多年了,那时的钱到现在都薄成啥样了,也不知该怎么还人家,就算‘尖尾鸡’发了善心,都按一倍给算利息吧,大数加起来就是二十一万,拆迁能补四十六万,先发下来的七成,就是三十二万,还完债,剩十一万。

破宅子没了,得另找住处,活着的人要住,祖上的牌位也要有地方安顿。牌位怎么安顿,还得跟四叔他们商量,先考虑活人的住处吧。要是买地起新房,还完债剩的钱肯定不够。这次大星家有六口人,起了三层的楼房,地皮不说,听说花了二十六七万。家里只有两口人,没那必要,要是能有一座两三间的旧宅子,三五万买下来,那再好不过了。咦,这是个好主意。哪一家有呢?……哦,三金的老宅子正好,一直空着,独门独院,三间旧瓦房和一个灶间,屋瓦和墙壁都还是好好的,就是他爹摔死在里头,晦气。不过,这也好,肯定没人愿意买,价格应该可以低。就我这家运,没那么多讲究。对,就这样定吧,明早上工前到找他说说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