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五十二】 初会兄嫂

  • 荒生荒死
  • 郭水明
  • 1542字
  • 2022-04-29 14:53:09

正当高有寿被“跛子强”姐弟两人搅得痛苦难耐时,院门口又响起拍门的声音,随之有妇女人叫唤的声音“这儿是高有寿的家吗?有寿在吗?”乍听是本地土话,但不是本村口音。

高有寿立马走到院子,打开院门。只见门口站着一个中年妇女,腰圆膀肥、满脸横肉、皮肤黝黑,五十来岁的样子。边上停着一辆白色小汽车,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年青手里拎着两袋干鱿鱼和两袋大虾仁,“嘭”的一声关上车门。

“我就是高有寿,你是哪一个?”

“哎呀呀呀,阿寿,我是阿禄的老婆,你三嫂,我叫‘珍珠’,姓叶,你叫我‘阿珠’就可以了。”说着让小年青叫道:“小春,这就是你四叔,快叫呀。”

“四叔。”小年青面无表情,看都不看一眼,哼了一声。

“阿寿,你那几个礼拜前寄过去的信,我们昨天才收到。现在电话这么方便,谁还写信?其实也就七十多公里远,万一信丢了,就误大事了。今天一早,他开车走了两个多小时,问了多少次的路才到横村,先去了村子西头,那儿都空空的,后来才又问明白,你搬到东头来了……”那妇女像打机关枪似的,噼哩啪啦地说个没完。

高有寿心想:她就是阿禄的老婆,看起来比阿禄小。三哥去倒插门才十三四年,这小年青看样子得有二十多岁了,肯定不是三哥的儿子。咦,阿禄怎么没一块儿来?

“是呀,三嫂,信里说了的,老宅子要拆了。我也是刚搬过来,没几天。屋里坐吧。”高有寿将他们让进来,又虚掩上了院门。

小年青掏出手机,扣在耳边说道:“阿嬷,我们刚到,找到人了。手机费很贵,不跟你多说了,等一会儿就回去。”

幺妹、“跛子强”和他大姐听到院外的说话声,都出来迎着,互相打着招呼。

六个人走进堂屋,幺妹又搬出两把红色塑料凳子给他们,再倒上两杯清茶。

三嫂看到半屋子的牌位和遗像,赶紧拉上小年青拜了几拜。

“阿寿,咱爹是哪个呀?”

高有寿指着前排最左边的相框,偌大的相框里只有一张一寸的黑白大头相片,两人赶紧对着高长仁的遗像跪下去拜了几下。

起身后,三嫂问道:“阿寿,咱娘呢?她还好好的吧?”

“她还是那样,瘫痪在床多少年了,你听阿禄说过吧?”

“他就模模糊糊说了一些,那时我没太在意。”

“我领你们看她去。”说着便带他们进东房,“跛子强”姐弟跟在后面,在房门口站定。里面一阵刺鼻的臊臭味,小年青赶紧捏住鼻子往外走。三嫂也捂了口鼻,瓮声瓮气地问候了几句,赶紧出到外间,重重地吸了几口气。

众人重新坐下后,三嫂呷了一口茶,说道:“咱娘一辈子命苦啊!”

“嗯,是的。从我爷开始,我们一家的命都不好。阿禄呢?他怎么没一块儿来?”

一提到高有禄,三嫂马上红了眼圈,嘤嘤大哭,身子东扭西歪,像支持不住,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着:“阿禄啊,你这狠心的!今天回横村团圆,你却早早丢下我们娘儿两个,自己先去了!啊啊啊……”

高有寿心里咯噔一下,心里更加憋闷。“跛子强”和他大姐脸色阴晴不定,上前安慰。小年青一句话也不说,低头摆弄着手机,发出各种音乐声。

过了一会儿,三嫂止住了哭声,说起事情的原委。原来三嫂的前夫是船老大,高有禄离家后在他船上当了几年的渔工,那小年青是前夫的儿子。十多年前,前夫出海捕鱼,突发心脏病死在船上,三嫂带着孩子投奔娘家,几年后招了高有禄当倒插门,但没生下孩子。五年多前,高有禄突然变得脸色蜡黄、身体消瘦,经常剧烈咳嗽,但从不说出哪块难受。三嫂家里人都认为高有禄常年出远海捕鱼,从没好好休养,身体透支过度,而且每天要抽两盒烟、喝一瓶高粱酒。家里人打算让他再干几年就彻底不干,再让他少抽烟、少喝酒,好好调养一下身体,应该就会没事。直到有一次出海,高有禄大吐血,昏迷不醒,根本无法送医院,也死在了船上。

三嫂说这次上门主要有两件事:一是来给婆婆和小叔子拜年,看看家里的拆迁;二是商量送高有禄的遗像和骨灰回来安放。

幺妹站在一旁,默默地抽泣着。高有寿感觉浑身无力,手脚冰凉,眼前一片空白,默不做声地呆坐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