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五十一】 妹夫拜年

  • 荒生荒死
  • 郭水明
  • 1506字
  • 2022-04-29 14:53:29

村主任三人离开没多久,高有寿还独自呆呆地站在院里。

这时,院门外又响起一阵拍门的声音,有人叫唤着:“四舅子,四舅子啊……”好像是“跛子强”的声音。高有寿转身,见到三个人开了院门走进来,是幺妹、“跛子强”和他大姐。

幺妹冷冷地跟高有寿对视一下,咧开嘴凄然一笑。高有寿看到幺妹,好像比上次见到的脸色更焦黄、头发更干枯,也点头惨然一笑。

“跛子强”左手摁住瘦弱的左腿,右手拎着一只活鸡,一瘸一拐地跑上前来,激动地说道:“四舅子,明天就过年了,今天特意过来给阿姆和你拜年,你看,我大姐也来看你们了,她这是第一回上咱家。”

高有寿跟他大姐只打过两次照面。只见他大姐双手抱着一个开口的小纸箱,里面装满红壳鸡蛋,笑眯眯地高声说道:“哎呀呀,阿寿,多久没见你了。今天问了好多人,才问到这儿,你也太见外了,搬家了,也不跟我们说一声,好过来帮忙,给你贺喜呀!”

“四舅子,快过年了,这只母鸡和那箱鸡蛋,是从养鸡场特别挑选的,给阿姆和你补身子。”

“跛子强”手里的那只活鸡,被倒拎着,不叫唤、也不扑腾,白色的羽毛稀疏凌乱,一看就知道是养鸡场淘汰的蛋鸡。

“是的,是的,鸡蛋放哪儿呢?放灶间里吧,灶间就那儿是吧。”他大姐往小屋努嘴问道,就跟“跛子强”径直走进了灶间。

“‘跛子强’,大姐,都是自己人,别这么客气,里面坐吧。”高有寿淡淡地说着,对着幺妹说道:“枝妍啊,西房内有塑料凳子,还有暖瓶和茶杯,拿出来到堂屋里泡茶。”说着,高有寿虚掩上了院门。

“阿寿,你多久没上咱家了,有空就去,你就这一个幺妹了,还不多去看看。”他大姐扯大嗓门嚷道。

“嗯,常不得空啊。”

“哦,听人说,你专开摩的了啊?”

“是呀,有半个多月了。今天太衰了,摩托车被偷了。”

“唉呀,你怎么不早说呢。咱家那养鸡场里,有个外省雇工正好半个月前回老家了。你怎么不说一声,看你开摩的风吹日晒的,才半个多月就这样黑瘦,太辛苦了。正好别开了,到咱那养鸡场帮忙吧。自己人,还少得了你的工钱?”

“是呀,是呀,四舅子,别开摩的了,太辛苦了,到我那儿去吧。”

“阿寿,你娘还好吧,带我们去看看她吧。”

高有寿听这姐弟说话,不觉打寒颤,感到体温骤降,心想:几年前,幺妹跟“跛子强”提议让自己到他家养鸡场做事,以便能在中午固定时间回家服侍母亲,她那婆婆死活不愿意,还东扯西骂,“跛子强”喝醉了,把幺妹打得上了医院。后来让我知道了,劈头盖脸给了他几个大耳光,揍得他趴在地上求饶。他娘的,姐弟两个,这会儿真会演戏。

幺妹先走进堂屋,拜了几拜,到东房看了看母亲就出来,红着眼圈,赶紧去西房,搬出几把塑料凳子、一只暖瓶和一套茶具,这些都是高小九留下的旧物件。等沏了茶都倒上,幺妹便往母亲的房里,呆了一会儿,然后往灶间去,帮着弄午饭。

姐弟两人进到堂屋,看到密密麻麻的牌位和遗像,基本占去了后边大半部分,赶紧打躬作揖。“跛子强”低声问高有寿,想找出高长仁遗像,高有寿斜睨他一眼,带他到前排最左侧,姐弟两人看都没看一眼,就对着胡乱拜了几拜。

等他们拜完,高有寿领着进了母亲的房里,姐弟两人问候了一声赶紧出来,像遇到鬼似的,深深地呼了几口大气,然后在堂屋坐下,东扯西拉地聊起来。

“跛子强”本就跟高有寿无话可说,高有寿本也不愿意跟他多开口,而且高有寿因为丢了摩托车,情绪低落,不一会儿,两人都干坐着,大眼瞪小眼。“跛子强”的大姐跟“跛子强”一唱一和,不停诉说她那被判死刑的丈夫多么狠心、那死鬼如何不顾家、不知道在外做了多少坏事、如何在外面养女人、她自己如何遭罪、如何辛苦抚养死鬼的孩子、要有个男人帮衬一下就会好得多……

高有寿本就丢了摩托车,心灰意冷,胸口闷疼,越听越不耐烦,脑袋嗡嗡作响,简直要炸开了,剧烈咳嗽着,恨不得立刻把他们赶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