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五】 债主夜会

  • 荒生荒死
  • 郭水明
  • 1519字
  • 2022-03-17 19:52:06

自从征拆的消息坐实后,高有寿原本门可罗雀的家变得门庭若市,债主们闻风而动,不少人不厌其烦,不是路遇就是登门,不是苦苦相逼就是谆谆相求。

一到太阳落山,整个古村都沉寂了下来。北村黑咕隆咚的村道上,少数人家依稀亮着灯,泄出了些许微弱的光线,影影绰绰,偶有的几声狗叫声,让村子显得更加沉寂。

这时,万石桥上前后出现了两束灯光和三个人影。

随着手电筒的光束往前一照,“旺儿,吃过啦?天黑了,还往北边去?”

快到北边桥头的高有旺停下脚步,扭头用手电筒照了一下,认出人来,答道:“强儿,你也吃过了?你后面有人,那是谁啊?”

后面正说着话的高加强听了,下意识地扭头一瞅,有个人影正从南边桥头走过来,回了句“是哦”,手电筒一照,认出是高金伟。“阿伟啊,不在家里看电视,跑北边去赌钱呀?”

“强儿,你娘的,别乱照,眼睛都睁不开了。谁去赌钱呢?你不也去北边吧?干啥呢?前头那人是谁啊?刚才你在跟他说话吧?”高金伟赶了上来。

“前头是旺儿。天这么黑了,你俩都去北边啊?干啥呢?”

“你不不……也是吗?”高有旺有点不自在地回道。

说话的当儿,三人走到了八角楼下,相视一笑,彼此心照不宣地折向西头。

“自从搬到南边的新房里,七、八年了,我来北边加起来不到十次。你们俩呢?”

“是呀,他娘的,这北边越来越没人气,八角楼和后边的祠堂,黑咕隆咚的,看起来多吓人啊,说不定要闹鬼。”

“嗯,要不是老宅子还在北边,我一年到头都不来一趟。你们看,现在北边剩下的不是些老家伙,就是些破落户了。”

慢慢地,三个人沉默了下来,“哒哒”的脚步声在空寂的村道上回响着。

高加强终于忍不住,说道:“旺儿、阿伟,这狗生的阿寿,踩到狗屎了,你们都知道这回他家拆迁。他欠我一千块钱,快十五年了,我要有他的狗屎运,这钱我就当成喂狗,不要了。听说明天管征拆的人上他家,估计他能补三四十万。我今晚找他先探探口风。你们呢?听说,他欠你旺儿五百,欠你阿伟一千,是吧?”

“一千?那是十五年前的一千耶!这么多年,钱都薄成啥了?就算不按‘尖尾鸡’的高利贷,就按银行利息算,到现在不得有五千了?对不对,啊?当时他爹得了肺癌要抢救,看他是从小玩大的,可怜他,硬把家里零零散散的钱都拼凑出来,才借给他的!他娘的,他仗着早年的交情,赖着老不还!这么多年来我家情况一直没太好。我也大概听说了他家拆迁,今晚找这狗日的,我才不跟他探口风,直接跟他要五千。这回再不还,我绝不能再让他安生了。”高金伟忿忿地说道。

“唉,阿伟,你说的怎么跟我老婆一样呢?十多年前,长仁叔跟我爹借了五百块,按说老规矩是不需给利息的,阿寿也是我同辈的兄弟。现在两边的老头子都不在了,虽说父债子还,但他家那情况,怎么好意思开口呢?真开口了,又能怎么样呢?自从我老婆嫁入门后,不知从哪儿得知这笔欠账,三天两头就催促着我去讨回来,说还得算上利息。也不瞧瞧他家那情况?平常被我老婆说烦了,我对阿寿也来了气,再没搭理他。这回拆迁,可算让我老婆逮着了机会,硬是逼着我跟紧点。这不,我就来了嘛。”

“嗨,阿伟,你情况还不太好?要是情况不好,你还能搬到南边的新房里?我在想,就先别说利息了。这么多年,早就放弃了要回本金的念头了。这回可好,他家赶上拆迁,多少能要回点本钱,这就知足了。他家欠下的债,咱们谁能有数?你们难道都心里没谱?搞不好发下来的钱还不够还的呢。”高加强说道。

“强儿,你就像个妇人在嚼舌,跟你说不上腔。你要这样说,你就别跟我一路,明天再去。到了他家里,你别出声,我来说,哈?”

“好呀,好呀,阿伟,你先说哈,我们两个都随你的意思,你说呢,强儿?”

“唉呀,都别太贪心了,大家都这样闹,到时真不够还,把他娘再闹死了,阿寿卷钱跑路了,咱们都竹篮打水。”

说话声随着脚步声在死寂的村里渐渐远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