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四十九】 致命一击

  • 荒生荒死
  • 郭水明
  • 1574字
  • 2022-04-29 14:57:45

这天是腊月二十八,家家户户都在准备明天的除夕团圆。

这一阵子,高有寿外出搭客之余,时常趁空回家照看母亲,日子过得很顺当。除了高安财那三人的旧债还没结清,其它的心愿一桩桩地完成了。他心中原先对她回来的期待和黯然,慢慢变成了现在的憧憬和梦想,憧憬着再次相会的情景,她的容貌还是那样动人、她能还俗、她能跟自己成家过日子……

这段时间,可能是日子比以前舒心很多,他感觉身子轻松多了,胸口没那么闷疼了,好像咳嗽也少了。

一早,高有寿搭客到县城,没回立即返回村里。他先到银行,取出一万五千五百块钱,其中一万五分开揣进上衣的里层口袋里,扣紧口袋和领口,余下的五百揣在裤兜里,心里盘算着:怎么说也是搬了房子,多少得有点喜气,门窗得贴上春联;多少年没有孝敬母亲吃点好的了,买些母亲爱吃的;还有,好多年没有好好祭拜过祖先,买些明天祭祖用的果品卤菜,二婶、三婶和四叔都要上门来正式祭祖;大年初二幺妹回娘家,也要准备些好吃的款待她;她要回来,得去服装店,给自己买一套新衣裳、一双新鞋,对,现在流行夹克,就买件黑色的夹克,一条黑裤子,一双黑皮鞋,嗯,再理个发。

想到这儿,高有寿心里甜滋滋的,跨上摩托车,来到县里的农贸市场。只见市场外停满了各种汽车、摩托车、三轮车和自行车,里面更是人挤人,摩托车根本进不去,他只好远远地锁好了车,走进市场。等他走出市场时,双手拎着大大小小好几个红色、白色、黑色的塑料袋,他买了三副春联、六条横批、一盒鞭炮、一盒红香、一只卤鸡、一只卤鸭、一袋软糕、一盒饼干、一把香蕉和一兜桔子。

高有寿走到刚才停车的地方,却找不着自己的摩托车,心想是不是碍了别人的路被挪走了,来来回回转了好几趟,始终没找着,脑袋嗡嗡地发蒙。原本一早好好的心情,像被打了闷棍,低落下去,心头陡然堵住,胸口又疼起来,将东西一撂,往地上一坐,费劲地咳嗽,吐了几口血痰,直喘气和叹气。

这时听到有人在叫,他抬头一看,是同村的高锦江。

“阿寿,你来买东西?怎么坐地上哪?”

“唉呀,锦江,我的车不见了!”

“你停哪儿了,怎么会不见了呢?”

“就停这儿,锁得好好的,进市场买了些东西,才一会儿,出来就找不到了。”

“再找找呀。”

“他娘的,找了好几趟了,没有就是没有。”

“唉呀,很有可能是被偷了。快过年了,市场这么热闹,‘三只手’的也都跟着出动,每年都是这样的。”

高有寿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钱都还在。

“那些婊子养的,肯定看你停得远,趁着你进了市场的空档,他们手法熟得很,三两下就开了锁。”

“他娘的婊子,九百块,没几天就打水漂,嗯……”

“去派出所报案吧,看看能不能找回来。”

两人到附近的派出所,见到前头有六个人在排队等着报案,都是在市场被偷的,有三人被扒手摸走了钱,两人的摩托车找不着了,另一人是新自行车不见了。

等报了案,派出所没给准信一定能找回摩托车,只让他等消息。而听了边上许多人所说,可以肯定摩托车是回不来了。

此时,高有寿的心里堵得慌,自己刚完成的心愿没多久就又幻灭了,虽然被偷的摩托车只值九百块钱,但从小到大所遭受的灾祸一下子从他的潜意识中蹦出来,让他又陷入了旧有的思维中,他感觉老天总跟他过不去,总是有意捉弄他、打击他、折磨他,觉得他这一辈子只会不断遭灾受难、觉得他这辈子不能翻身、不配过得好。悲观绝望的情绪升腾起来,控制住他的整个大脑,他感到对未来美好的预期和梦想全部像肥皂泡一样破灭了。

他感觉被击垮了,心如死灰,再没心思去买新衣新鞋,只是浑浑噩噩地任由高锦江带着他回村。

到家时,快临近中午。高有寿将东西放进灶间,走进母亲的房间,看到母亲对自己瞪着眼珠子看,口中发出哦哦的声音,语无伦次地说道:“阿姆,我回来了。今天太衰了。你喝些开水吧,今晚可以吃点好的了。今天太衰了。”说着,将取来的现金藏在母亲身下的褥子内,给母亲喂了几勺子开水,然后垂头丧气坐到堂屋里,抽烟解闷,但心里反而更闷,不停地剧烈咳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