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四十五】 萍女欲归

  • 荒生荒死
  • 郭水明
  • 1521字
  • 2022-04-24 14:33:25

自从那年在横山瓦窑生离死别之后,姚淑萍突然在村中消失,二十多年再无音信。

在大德禅院内,高有寿听高徳利提起他早年的恋人姚淑萍,也就是已经遁入空门的明慧即将回到横村,协助大德禅院的住持普善,他陷入了刻骨铭心的爱恨情仇往事之中。

看到高有寿脑袋耷拉下来,双手捂着脸,默不做声,间或咳嗽着,高徳利不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他。

过了很长时间,高有寿慢慢抬起头,双眼通红,眼眶湿润,长叹一声道:“嗨……小萍,淑萍,她现在当尼姑了?”

“嗯,听我说,你跟她以前的事,当时确实轰动,以现在的目光来看,确实轰轰烈烈,但当年的社会环境造成了不好的结局。”

“怎么能放得下呢,都是我害了她!我千不该,万不该,害得她没脸做人、无处容身,在村里呆不下去,现在出家当尼姑,我至死都不会忘记她的。”

“阿寿,听我说。人一辈子,冥冥中会有什么事情在前面等着的,谁也不能。就预料得到。等着我的就是家人一个一个死去、后来的皈依佛门。等着你的是家里的一件一件祸事、与恋人生别、然后是现在的拆迁。她也是,等着她的是跟你生别、后来的皈依佛祖、现在的归来。”

看到高有寿满脸疑惑地盯着自己,高徳利接着说道:“其实具体说,等着她的就是佛缘,与善大师的善缘。听善大师说,她是十二年前出的家,是善大师的师兄普信大师的女弟子,在省里的万华寺出的家。”

“出家十二年了!?唉!还回来干啥呢!”

“是善大师邀请她回来的。师傅考虑到今后做家庭和亲子相关的公益活动,有个女师傅会更方便。明慧得知横村新建了大德禅院,也知道了师傅的这些公益活动,她本人很想回来帮忙。所以都说定了,应该年前就到。”

“哦。她十二年前出的家,出家前的那十几年,你知道她是怎么过来的?”

“嗯,善大师大概说过,他是听普信说的。那时,她被他兄弟们趁夜带到外省的姚小妹那儿,要姚小妹家人对她严加看管,想方设法劝说她打掉孩子,但她坚持要生下来。可能是之前的那些事闹得她情绪不稳定、身体受影响,几个月后,孩子流产了,是个女孩。”

“啊?小萍,我们的女儿啊……”高有寿喃喃自语。

“后来,姚小妹给她介绍了很多对象,她都拒绝,明确终生不嫁。姚家父子没办法,只好按时给姚小妹寄钱,作她的生活费。她住在姚小妹家的那几年,平常就看书,自学了高中和大学的课程,考下了一个函授的大学文凭,有时会在报上发表文章。后来,姚得山夫妻先后去世,姚家人不敢告诉她,怕她回村奔丧会出乱子。后来政策放开,她跟着姚小妹经常到寺庙礼佛。临到姚小妹去世,她才知道父母已经去世,姚家兄弟都搬离横村,那时她也不想回到让她痛不欲生的家乡,。等姚小妹也不在,她年纪越来越大,姚家兄弟渐渐不再来管她,再后来,她跟普信大师结了缘,这才出了家,一直在万华寺。前几天,善大师去见普信,和明慧聊过,了解她现在的心境,就邀请她回来。”

“回来好,好啊,好啊,早该回来了……回来好……”高有寿起身,低着头,一会儿喜一会儿悲,有如中邪,口中念念有词地走了。

“阿寿,事情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她肯定已经放下了,要不她是不会改变主意回来的。我想你也该放下了。”

高有寿好像没听到,从大德禅院失魂落魄地回到家,没进母亲的房内问候,也没有去外边棚屋里准备晚饭,一头扎进自己房里,翻出珍藏的红三角,慢慢打开,缺了口的红纸已经褪色,有几处现出灰白色,黑色的字迹略显模糊。他颤抖着双手,端详着这张字条,默念着早已烂熟于心的一段话,酸楚的泪水夺目而出,滴在纸上,把红色纸面和黑色字迹渗开了好几处。

一整夜,高有寿没吃没喝没睡,一根接一根地抽烟,狗吠般的咳嗽声响彻整个院落,地上有许多烟头,还有几口深色的血痰。

第二天早上,太阳已经高起,他感觉头重脚轻,强打精神,给母亲和自己做了早饭,收拾了完后,躲进自己房里,直到下午高大成进门叫他去交割摩托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