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四十四】 劳燕分飞

  • 荒生荒死
  • 郭水明
  • 2904字
  • 2022-04-11 16:44:01

这段时间,因为高有寿跟姚淑萍的事,父子的关系还没缓和。等姚家父子离开,高长仁带着探寻的眼神看了一下高有寿。

高有寿明白父亲的意思,淡淡地说道:“我自己的事,自己解决。”

第二天中午,高有寿独自一人,来到横山瓦窑的取土场。那是偏处横山脚下的地方,一大片旱田被往下挖了三四米深,形成一个盆地,盆地四周长满一人多高的杂草,仅有一条两米多宽的高坡土路进出,外人难以见到盆地里面的情况。

高有寿看到姚家老四和老二已在土路入口处等着。兄弟二人见到高有寿,拽着他带到盆地里,姚得山、姚家老大和老三也早在那儿等。

只听见姚得山大喝一声:“打!打死这个狗崽子!打死了,就埋在这儿!”

姚家四兄弟大叫着猛扑上去,对着高有寿拳脚相加。高有寿也攥紧拳头,毫不畏惧,乱打一通,但终究寡不敌众,一会儿就鼻青脸肿,额头、嘴角和鼻子流出了血,身上衣服破碎。他眼瞅着要吃大亏,转身想逃离,但毕竟势力单薄,姚家兄弟又给拽回来,继续狠命地拳打脚踢。不一会儿,高有寿就毫无还手之力,倒地不起,但始终没有求饶甚至哼叫过一声,姚家兄弟见了下手更狠了。

这时,取土场入口处传来姚淑萍的哭叫声。只见她手里握着一把剪刀跑下来,在姚得山的面前站住,用剪刀对着自己的喉咙号泣:“阿爹,快叫他们住手!要不我就死给你看!”

姚得山见状,想去拉住,姚淑萍往后退,说道:“快叫他们停了!”说着,哆哆嗦嗦举着剪刀扎紧喉咙。姚家老二和老幺见了,更加来气,脚踹得更带劲。

听见高有寿身子被踢中而发出沉闷的响声,但始终没哼叫一声,姚淑萍以为他昏了过去,更加心急,发疯似的大喊大叫。

“你这贱人,丢尽咱家的脸了!还敢要挟我?!”

“你们停不停手?!他死了,我也死!”

老大、老二和老三都停了手看着父亲和妹妹,但老幺还在可劲地踹着高有寿,口中骂骂咧咧:“让你去死!让你去死!”

“阿杰!你还不停吗!?”姚淑萍嘶哑地叫喊着,脖子渗出血来,姚得山赶紧叫道:“阿杰,停!!!”

这时老幺才住手,但他随即抽出一把匕首,口里叫道:“狗养的!看你再去找女人!”往高有寿脸上划了一刀,才起身向父亲走过来。

姚得山不禁老泪纵横,哀号着:“嗨呀……嗨呀……”

姚淑萍见高有寿满脸的血,将剪刀一丢,扑向他,跪在地上,摇晃着他的身体,大声哭泣着:“阿寿,你别死!你别死了!啊,呜呜呜……”

此时,高长仁带着高有禄也找了过来。他们看到姚家父子都在,姚清杰手里拿着带血的匕首,姚淑萍正对着倒地的高有寿号泣。高长仁见状,以为高有寿姚家人打死了,怒从心起,和高有禄大叫着,扑向姚家父子。

姚家兄弟挡在姚得山前边,准备迎战。姚得山厉声吼道:“干啥?狗崽子死了,这账已经算完了。”然后对着老大和老二叫道:“咱们走!把小萍带回去!”

老大和老二听了,架着姚淑萍离开,姚淑萍挣脱不了,一路扭打着、哭喊着。

高长仁父子这才看清楚高有寿全身抽搐着,满脸是血,头发和衣服被血沾湿了。他们着急救人,只好先将姚家人放一边,赶紧从瓦窑里找来拉土的板车,把高有寿放板车上带回去。

到家后,高长仁用祖传秘方配制的药粉和膏药给高有寿疗伤。他本想等儿子的身体恢复了,再去找姚家算账。对于儿子遭受的身体和心里的苦痛,他深感自责和愧疚,后悔当初自己极力反对儿子的亲事,想着要是能够挽回,他会同意儿子的亲事。

过了一天,高有寿醒来,发现自己只能躺着,虽然浑身的伤痛折磨着他,但他一心想着姚淑萍:她被姚家人带回去后,她是如何独自面对的?她的日子是怎么过的?姚家人是怎么对她的?不知道她自能不能挺住?

他越想越难过,越想越着急,但无能为力、无计可施,又不敢向家人透露自己的心事,不想增添母亲的忧心和痛苦,只是极力阻止父兄找姚家算账。

因为年轻,身体好,高有寿很快恢复,过了半个多月,虽然外伤已经无碍,也没有落下内伤,但脸上留下了永久的一道长长的刀疤。

此时,村中已经风言四起。过了一段时间,高有寿才从幺妹口中得知姚淑萍的状况,知道她确实已有身孕,那天被带回家后就被严加看管,不准外出。

而姚淑萍被带回家后,她不吃不喝,不言不语,无论姚得山如何威吓、姚阿姆如何哀求,都无济于事。两天后,她背着姚得山向姚阿姆询问高有寿的情况。姚阿姆本已心力交瘁、苦不堪言,自己不想也不好打听情况,但禁不住姚淑萍威胁要饿死自己。姚阿姆不得已,将自己偷偷了解到的情况告诉她。姚淑萍了解到高有寿已经活过来,身体没有大碍,只是还在养伤,无法行走。

十多天后的一个夜晚,姚家兄弟带着姚淑萍离开了村子,从此村里再没见过她的踪影。

姚淑萍消失后,姚二妹带着姚厝的男家上门。姚得山给对方赔礼道歉,好说歹说,就差下跪求告,男方这才取回聘礼,带上姚家补偿的好些东西,气呼呼地离开。此后,直至姚得山去世,姚家跟姚厝再无来往。

几年后,全国实行联产承包,村民重新分得土地,村里对集体的设备和资产进行处理。姚清杰原为村里的拖拉机手,胆子大、有经济头脑,在姚得山的支持下,他出钱买下村里的拖拉机,四兄弟齐上阵,老幺开车,另三个兄弟装卸,四处拉货跑运输,兼着做些生意。没几年,拖拉机换成了汽车,后来又陆续买进好几辆卡车,组成运输队,雇人开车干活,专跑港口的运输,姚家成了村里最早发家致富的。

但是,从姚老爹开始,姚家在村中一直被孤立,势力单薄,常受欺辱,姚清杰从小养成爱动拳头,长大后仗着身强力壮、弟兄多、家底好、人头熟,变得蛮横霸道、欺贫欺弱,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有一年除夕夜里,姚清杰在家吃团圆饭,喝了很多酒,还骑摩托车出村去买扑克牌,结果被发现晕倒在村口,摔坏右眼,从此外号“独眼杰”。有人说是村中高姓报复,也有人说是竞争对手搞鬼。这事之后,姚清杰再不喝酒、不打牌、不走夜路。近些年,姚清杰的生意更加多样,很多是见不得人的,他自己躲在幕后,雇些爪牙充当傀儡。

自从姚淑萍消失后,姚阿姆跟姚得山形同陌路,跟儿子们也无交流,跟村民没来往,整日沉默寡言,经常处于沉思和自言自语之中,四年多后就去世了。姚阿姆去世后,姚得山衰老得更快,一年多后也死了。父母去世后,姚家四兄弟全部搬到镇上居住,再没回过村里,村里的姚家老宅也就荒废了。

后来村里有过一些风言:有的说姚淑萍被带到姚得山在外省的小妹那儿,孩子流产了;有的说姚淑萍跟早前定过亲的那个公社干部结了婚,生了孩子;有的说姚淑萍跟高有寿的孩子生了下来,还是个儿子;有的说姚淑萍一直没有结婚,独自抚养孩子;有的说姚淑萍当尼姑去了,孩子交给姚清杰收养……

虽然村里有过这么多的谣传,但从没有人亲眼证实过。

高有寿的身体恢复后,像变了个人:整日摆着一副面孔,既看不出悲伤,也看不出快乐;不像先前那样活跃,经常独自一人呆在八角楼内,陷入沉思,有时自言自语;学会了抽烟,经常独自默默地抽,若有所思;一有时间独自上横山,一去大半天。近些年才有所变化,不再登入八角楼内一步,每年中也就在两个固定的日子里上横山,但不论刮风下雨他必定会去。

刚开始那几年,高有寿这事闹得全村风言风语,村民们在背后指指点点,两家人也都感觉到如芒在背,但无可奈何,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因为这事,村中女人无论老少,见到他都躲得远远的。近年他这事才慢慢被遗忘,至今无人再提。也因为这事,加上家庭原因,无人给他说媒,更主要是他自己忘不了她,决意不娶她人,至今光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