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四十三】 东窗事发

  • 荒生荒死
  • 郭水明
  • 1744字
  • 2022-04-08 19:15:16

下山路上,姚淑萍觉得下身有点疼。回到家,姚阿姆发现姚淑萍在偷偷清洗带血的裤子,一想到她的经期没过几天,便深感忧惧,但不敢询问她是生了病还是别的,更不敢贸然跟姚得山说,只是心里总存着一个疙瘩,搅得心神不宁。

此后,姚淑萍一反常态,在家总是沉默寡言,偶尔跟母亲说两句,但再没跟姚得山和兄弟们说过话。姚阿姆知道女儿的心事,不敢打扰她。姚得山知道女儿心里有气,有意避着他,觉得反正很快就要出嫁,嫁出去了也就好了,就没放心上。

姚二妹作为媒人,如约在十天后领着男方的家人,带着一堆聘礼,再次登门正式提亲。姚淑萍看到了,自己一人躲在房里,不哭不笑也不说话,无论旁人如何相劝,始终不肯出来见人。男方虽是心有不悦,但只误认为女孩羞涩,不好意思见人。只有父母了解自己的女儿,姚得山心里非常恼火,姚阿姆则担忧不已。

刚开春不久,由于姚家老三的亲家觉得农历三月之前不吉利,喜事拖到了四月底。因此,姚家等老三成亲后,才开始张罗姚淑萍的婚事。在忙于准备婚事的这段时间内,姚得山见女儿没再闹情绪,以为女儿已经顺服了,就没在意她的行踪。因此,两人在山上又幽会了两次。

不久,姚阿姆时刻担心的事终于来了,她天天计算姚淑萍的经期但这个月迟迟没来。几天后,姚淑萍毫无食欲,精神不振,不时呕吐。姚阿姆见状慌了神,等到晚上忙完家务,独自来到女儿房里询问情况。

看着略显消瘦但心神宁静的女儿,姚阿姆既心疼又担心的问道:“孩子,我很担心,你这个月没来,还吐个没完。能跟我说说到底怎么了?”

姚淑萍本来就盼着这一天的到来,毫不慌张,淡淡地答道:“阿姆,对不起,我早就等着这一天了。我跟阿寿应该有了。”

“哇!你怎么这样……叫我如何见人哪?”姚阿姆一听,登时哭了。

“阿姆,对不起,我不想气你。但阿爹做得那么绝,我是没办法了。我想有了孩子,阿爹不同意也得同意。”

“唉呀,孩子,你再要逼你爹,也不能这样作践自己啊!”

“阿姆,你不用为我担心,我知道自己在做啥。”

“你爹迟早要知道的。他最好面子,不知道会闹出有啥事!”

“我知道,这事迟早要面对他。你跟他说吧,我就等着这一天。”

姚阿姆知道事情严重,赶紧回屋告诉姚得山。

姚得山获知后,暴跳如雷,撑着拐杖,怒气冲冲,一瘸一拐闯入姚淑萍的房间,劈头盖脸给了她两个大耳光,口中大骂不止:“你这个贱人,我们姚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竟然偷人!”

姚淑萍捂着自己的脸,不哭也不求,平静地说道:“阿爹,你太狠心了,你不再是我小时候疼爱我的阿爹了。”

“你……你竟敢……竟敢这样说我!气死我了!”

“阿爹,你不用生气。我现在有阿寿的孩子,你同意我跟他。”

“啥?!跟他!跟那狗崽子,不行!”

“反正情况就在这儿摆着,你不同意也得同意。”

“你要挟我?!”姚得山说着,“啪”地一声拍桌子。

“阿爹,生米已成熟饭,你还是同意了吧。”

“哼!同意?哪那么简单?”

“我跟他是真心的,你就不希望女儿过得顺心吗?”

“你倒是顺心了,我的老脸就都没了!我怎么跟姚厝那边说?村里人怎么看待我?啊?”

“该说啥就说啥,反正我是死也不会嫁到姚厝去的。”

“啥,你一心想嫁给他?!那狗崽子有啥好的!?绝对不可能!”

“那我就自己出这个家门,我死都要跟他在一块儿。”

“唉呀,女儿啊,呜呜呜……你要让阿姆死了吗?”

“哼,别在这儿添乱,还不都是你惯出来的!自己年轻时的那一套都传给了她,她才这样做出没脸的丑事!”

“唉呀!姚得山,你……你现在竟这样说我了啊?呜呜呜……”

“阿爹,阿姆,对不起,你们别吵了。都是我自愿的!我的事,我自己担。你们到底同不同意?”

“哼!不行!他娘的狗崽子!绝不让他安生!”

姚得山说完,气冲冲地出去,找来小儿子姚清杰,夜幕下来到高有寿家,使劲拍打着院门。高长仁拎着一把防风油灯,开门一看,是姚家父子,正想关门不见。

姚家老幺猛地推开门,一把抓住高长仁的衣领,怒喝道:“老狗,快去叫阿寿那狗崽子出来!”

高长仁不知何事,以为姚得山的蛇伤又出了啥事,不想跟姚家人多费口舌,正要高声叫高有寿出来。

高有寿听到院门口有人吵闹,走出来看到怒不可遏的姚家老幺正揪住父亲,姚得山在一旁怒目而视,正想开口。

此时,姚清杰放开高长仁,扑到高有寿面前,手指戳着他的鼻子,叫道:“哼!你这狗养的干的好事!今天让你多活一晚!明天中午,横山瓦窑的取土场,跟你好好算账!”说完,姚家父子忿忿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