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三十八】 正式道谢

  • 荒生荒死
  • 郭水明
  • 1517字
  • 2022-04-02 16:19:10

姚阿姆明白了女儿的选择,也了解姚得山的脾气,要是他不能让女儿如愿,以她的性格,真不知道事情该如何收场,无奈只好等着姚得山恢复。

那天姚得山被致命的“五步虎”咬伤,虽然高有寿尽力争取时间,他家的祖传秘方只是保住了他的性命,由于没能第一时间救治,姚得山的小腿还是发生了溃烂,只好上医院截肢,从此只能借助拐杖。

截肢后过了两个多月,姚得山的伤情基本没有大碍,虽然还没完全恢复,但已经能够自己站立行走,便在那天中午亲自带着一家老小十来个人,让四个儿子分别挑着生产队分得的四百斤稻子,来高有寿家道谢。路上,不时有村民问候,姚得山嘴里表现出对高长仁救命之恩的感激,内心却非常痛恶,只是碍于村里的风俗和村民的利口,不得不表现出登门道谢的真心实意。

此时,姚淑萍内心充满期待,幻想着:爹能见上高长仁,当面道谢,能够好好说话,从此化解两家的一切恩怨;娘能跟高阿姆拉进关系,聊聊家常,以后能时常来往,互帮互助;她自己也能跟高有禄和高枝妍拉近关系,好让他们接受自己;兄弟们对他全家人能改变态度,不再冷嘲热讽和不屑一顾;最重要的是,希望能够看到爹和兄弟们跟高有寿亲近,尤其是爹对他的态度。

想到这些,她心潮澎湃,大受鼓舞,更加积极地搀扶姚得山走路,一路上跟她爹说说笑笑。

一家老小到了高有寿家门口,姚得山见他家院门开着,便让大儿子姚清海上前去叫唤,姚淑萍也跟着上前。

高长仁家里的沉闷气氛还没有缓和过来,一家人默默地吃过午饭,各自回房休息。此时,他听到有人叫唤,只好自己出门查看,一见姚家老小全部来了,一声不出,视若无人,关紧院门,转身回屋。

院门外,姚家老小人声嘈杂,苦苦地致谢和呼唤着。姚得山的身体刚刚恢复,站着等了好久,体力有点不支,便坐在装稻子的麻袋上。

院门内,高长仁在后屋中跪着,默对空空的祖先灵位。高有禄置若罔闻,倒头而睡。高有寿知道了姚家人都在门外,在房里烦躁不安,但不敢贸然开门去见他们。高枝妍知道四哥和姚淑萍的关系,尤其是本就暗暗喜欢姚家老三姚清河,想亲近姚家母女,但是一见到父亲对姚家的满怀恨意和满脸乌云,挨了好久,于心不忍,偷偷找了母亲商量,母女两人这才开门出来。

高家母女来到院门外,看到姚家所有人都在,地上摆着八麻袋的稻子。虽然在那个年代,村里十家有九家粮食不够吃,但高阿姆不敢收下姚家的稻子,只是反复说道“救人命是积德行善,本就不需要答谢”,并一再劝返姚家人,让姚得山好好养伤。高阿姆觉察到姚阿姆和姚淑萍始终带着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明白她们眼神中的含义,但也仅能对姚家母女报以柔和的目光和亲切的微笑。

双方僵持不下,姚得山便让四个儿子将麻袋堆好,然后一言不发,撑着拐杖,由姚家母女搀扶着离开。姚淑萍不时扭头瞧着高家大门,原先的幻想全部破灭,心情沮丧,此时她最后的希望是见到高有寿出来,爹能跟他好好说上两句,但希望最终再次破灭,只能悻悻而去。而高枝妍充满柔情地盯着姚清河,姚清河也扭头跟她对视一眼,怕被父亲见到,赶紧跟着家人走了。

等姚家人走了,高家母女不得已,将姚家送来的稻子收进屋里,但高长仁从没松口,家里一直没有动过那些粮食。后来,那些稻子发霉变质,姚阿姆才拿出来喂养鸡鸭。

往回走的路上,姚得山因为骨子里一直将高长仁家当成死对头,碍于他家于己有救命之恩、怕别人指摘才不得不亲自登门致谢,却受到高家的蔑视,心中的恨意更甚,但隐忍不发。

姚家老二姚清江和老四姚清杰忿忿不平,骂骂咧咧:好歹自家条件在村里算非常好的,高家都破落成这样了,还自顾拿大、不知高低,连面都不见,连门也不让进,弄得自家太没面子,迟早要给点颜色看看。

一旁的姚得山和姚清江各有心事,都沉默不语,老大姚清海不置可否,只有姚阿姆和姚淑萍极力劝说老二和老四,要记住别人家的好,不要意气用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