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三十七】 再明心志

  • 荒生荒死
  • 郭水明
  • 1231字
  • 2022-04-01 17:09:04

两人在老地方指石为证,立下了不娶不嫁的誓言,信心坚定地下山回家。

当晚,姚淑萍又找了姚阿姆到自己房间,想跟她聊聊,排解心中的郁闷。

“怎么了,孩子,好像不开心?”

“嗨!阿姆,跟阿寿的事,烦死了。”

“怎么了,跟他吵架了?年轻人在一起,磕磕绊绊很正常。”

“才不是呢,他总是让着我。”

“那肯定是你欺负他了,我还不了解你的脾气?”

“唉呀,没有。”

“哎,那你怎么还不高兴?”

“嗨,不想说。”

“不说?你找我来干啥?”

“难受死了。”

“说吧,你不说我哪知道。怎么的了?”

“哎呀,他爹反对我们的事,阿寿为这事,都快疯了。”

“你听他说过长仁说啥了吗?”

“他爹说,要吗阿寿跟我断绝关系,要吗跟他断绝关系。”

“切!长仁竟这样威胁他!都啥时代了,还在摆地主家的做派!”

“唉呀,阿姆,你一说就地主地主的,早知道不跟你说了。”

“气死我了!我的宝贝女儿,哪家嫁不得,非得嫁他家?哼!”

姚淑萍见母亲真动了气,怕母亲会改变主意,反对他们,慌忙说道:“哎呀,阿姆,别生气,不是那样的,这是他爹一时的气话。”

“长仁就是个老古板!没人比他更固执的了!那天上他家道谢,门一关,连个面都不见。回家都不敢跟你爹说,怕他气得蛇毒发作。”

“阿姆,要没他爹的默许,阿寿能去救我爹吗?”

“还说呢,为这事,阿寿常挨他的训。老古板!”

“我是跟阿寿过,又不是跟他爹过。只要阿寿对我够好就行了,你说是不是呢?”

“阿寿人是不错,但他总是长仁的儿子,这层关系是推不掉的。我早就跟你说过,你跟他会有苦头吃的。”

“哎呀,阿姆,吃苦头我倒不怕。”

“唉,你呀!他家是地主,整个家就剩一个空架子,人又都死抱着旧观念。你要真的嫁过去,跟他家的人不好处。”

“听他说,他娘和枝妍都很喜欢我。只要我对他家里人好,我想人心都是肉长的,他们也会对我好的,你说是不是?”

“话是这么说,但是万一哪天你他家里人闹矛盾,阿寿要是向着他家,你怎么办呢?”

“阿寿他待我是真心的,为了我,他说就是被赶出家门也愿意。”

“嗨,说是这样说,到时你们住哪儿?”

“哎呀,阿姆,我跟他多好。你别总是担心这担心那的,还没到那一步呢。”

“唉,我哪能不担心这担心那的?”

“唉呀,没事的。嗯……别多想了。”

“我是过来人,当年我跟你爹,虽说是自己相中的,但那是双方家长都同意的。唉!你被家里从小娇惯到大,我担心你能不能受得了那些苦头。”

“嗯,阿姆,你也别担心了,人一辈子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好像冥冥中注定的。无论啥苦啥罪,我都认了。”

“傻孩子,你真是整个心都给阿寿了。”

“他还不是这样对我的?”

“唉,只要你过得开心,要我做啥我都愿意。”

“阿寿说他娘会去做通他爹。所以,你也要帮忙做通我爹。”

“嗯,阿寿说过,你爹现在不能受任何刺激,等他全好了,我会跟他好好商量的。”

“阿姆、阿寿,有你们真好。”姚淑萍看到母亲被她说转过来,觉得母亲的支持,更坚定了信心,便开心地搂着母亲的脖子摇晃着。

虽然这样决定,但姚阿姆还是内心担忧不已,她了解姚得山与高长仁一样,也是一个骨子里刻板的人,对他的态度确实心里没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