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三十六】 痴情立誓

  • 荒生荒死
  • 郭水明
  • 1705字
  • 2022-03-31 17:09:56

连着几天,高长仁一反常态,总是板着一张黑脸,沉默寡言。高有寿总是躲着父亲,在家里始终默不做声。

高阿姆经常私下开导高有寿,让他别着急,别急坏了身子,该干啥干啥;同时,她也在努力说通高长仁,想让他回心转意,但高长仁从不松口。

高有禄由于一次次的做媒不成,他对于自己的亲事从最初的期待到失望,现在受四弟的刺激变成了绝望,每天像个陀螺,重复着干活、吃饭、睡觉这几件事,对其它事情已经没有任何兴致,再加上父亲情绪恶劣,近日他也是难得开口说话。

高枝妍知道了情况,为四哥跟姚淑萍的恋情感到由衷的高兴和羡慕,偷偷鼓励他要坚持下去,同时担心他跟父亲的关系,也担忧自己心里的秘密,在父亲面前尽量少说话。

因此,这段时间,家里的气氛异常沉闷,只有高阿姆像中间人,在各人间传话,维持着家里的运转。

在这段难熬的日子里,高有寿还是照旧给姚得山看伤换药,但他见了姚阿姆异样的眼神总心有羞涩,见到姚淑萍那探求的目光总深感愧疚,脑中又总是浮现出父亲那固执和决绝的表情,闹得整个人痛苦不堪、绝望异常。

姚淑萍一直想找机会问高有寿,想了解他家的意思,主动约了他好几次,但高有寿总是找借口避开。

日子一天天过去,眼见姚得山的伤势逐渐好转,而父亲没有松口的迹象,自己也始终找不出办法,心中郁结的痛苦和绝望越来越沉重,压得他即将崩溃了。此时,他打算屈服于父亲,想违背自己的心愿跟她做个了断,便约了她到老地方见面。

两人先后来到土匪寨,高有寿只是冷冷地跟她肩并肩坐着。姚淑萍勾住高有寿的胳膊,想亲昵一下,但他却毫无兴致,怏怏的推开。

“这几天,你怎么回事?看你像不愿理我。”姚淑萍看他这种状况,深感不悦,开口问道。

高有寿没回答。

“说话呀。”

高有寿还是没有说话。

“说呀,这次是你先找的我,怎么不说话了?”

高有寿情绪低落,只哼了一声。

“喂,你怎么回事?是不是不想见到我?”

高有寿又哼了一声。

“不说话是吧?我走了!”姚淑萍火了,起身要离开。

高有寿见状,伸手拉她坐下,悲伤地说道:“唉!小萍,我没一天不想你的。”

“那之前我找你,你怎么总找理由躲开?”

“小萍,这几天,我这心里实在难受,想跟你说,但又怕跟你说。”

“傻呀,你难受,躲着我就能自己好了?说呀,我给你消解了。”

“嗨呀!”

“老叹气的人,是不会有福气的。高兴点,我有好消息告诉你,我娘同意咱们在一块儿。”

“我感觉得到,在八角楼给你爹看伤,她的眼神怪怪的。”

“嗯?我看你心里有鬼,才会觉得别人的眼神怪。”

“你娘同意了,但后面还有好多难关。”

“唉呀,别那么丧气。我爹那一关,我娘同意帮着做通。唉,这几天我一直想问你,你跟你家说了吗?”

“我家里人都知道了。真让人绝望,感觉身子快垮了!”

“嗯?怎么了?”

“我娘很喜欢你,同意咱们的事,就是我爹他……唉呀!”

“他怎么了?”

“他坚决反对咱们在一块儿。他说的话,我跟你说不出口。”

“哎呀,快说嘛,今天你怎么拖泥带水的,一点都不爽快了。”姚淑萍晃着他的身子。

“嗨!他说,我真要娶你,要吗等他死了,要吗断绝关系。他这是在逼我跟你断了。”说完,高有寿唉声叹气。

姚淑萍像被电了一下,慢慢缩回手,一会儿泪水像珍珠一样默默地顺着脸颊一颗一颗掉下。

高有寿本想要跟她做个了断的,但见她满脸泪水,心就像冰块遇上火一下子就融化了,只剩下愧疚和怜爱,反过来骂自己没有担当、无情无义,便不由自主地搂住她,爱抚着她的头,舔着她脸上的泪水,带着哭腔说道:“小萍,感觉真亏欠你,总是让你哭。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姚淑萍听了,抽泣变成了嚎啕大哭,高有寿也跟着默默流泪。

过了许久,姚淑萍止住哭声,在他耳边轻声说道:“阿寿,好事多磨,我想这是上天有意在考验咱们。办法总是比困难多,如果咱们能过了这个坎,往后就会有好日子的,你信吗?”

“嗯。”他也轻声答道。

“你能坚持住吗?”

“我心里只有你。但……”

“别吞吞吐吐的,干脆点,能还是不能?”

“嗨!只要有你在,我就能!”

“好,我这辈子只要你,谁也不嫁。”

“嗯,我也是,除了你,谁也不娶。只要能跟你在一块儿,我就是被赶出家,吃再大的苦头,我都愿意。我就不信咱们不能过日子。”

姚淑萍转过脸,两双泪眼,深情相对。她指着洞内的一块深色柱形巨石,坚定地说道:“这块大黑石就是咱们的见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