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三十五】 母忧儿事

  • 荒生荒死
  • 郭水明
  • 1413字
  • 2022-03-30 18:47:27

猛然被一向和蔼近人的父亲抛来一顿狠话,还平生第一次挨了父亲的大耳光,等父母离开,高有寿陷入了极度痛苦和绝望中,瘫坐在床沿上,耷拉着脑袋,双手抱头,苦苦思索,既不想离开家,又不想离开她,想恨父亲又恨不起来,想恨姚家也恨不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办,毫无主意,只能心中默默哀叹。

不一会儿,高有禄溜回房间,点亮了煤油灯,看到高有寿还傻坐着,就问他到底怎么回事。高有寿满腔的苦闷和难受正无处诉说,一听三哥问话,便将跟姚淑萍的交往事情一股脑儿说出来。

高有禄听着,心情非常复杂,既诧异又好奇,既高兴又嫉妒,既怜悯四弟的处境,又理解父亲的心情,同时也隐隐为自己的终身大事担心和着急。高有禄吹灭油灯躺下,光听着高有寿诉说,始终没再出声。高有寿说着说着,发现三哥没了声音,便闭口不说,坐了一整夜。

高长仁夫妇回房后,他还大口叹气,高阿姆也没睡意,两人干躺着。等高长仁稍微平静些,高阿姆开口道:“长仁,你说你也太冲动了,说话太绝了,你想赶他出门啊?”

“哼,忘祖的人,留他做啥?”

“别总是大帽子压死人。孩子们大了要成家,这很正常。阿寿已经二十一岁了,在村里已经到年龄了。你自己更早,在你十八岁时我就进了你家的门。”

“唉呀,别扯上我。阿禄都还没有,他急啥呢?”

“这亲事哪能说得好啥时候成就能成的呢?排行小的先定好了等着排行大的,村里多的是。”

“天底下那么多女的,他为啥就只看上姓姚的女儿呢?”

“你别动不动就扯出‘姓姚的’。”

“嗯!姓姚的干出的那些事,还不够歹毒吗?亲身经历的,我哪忘得了?”

“没出三年那姚老爹就落水死了,也算报应了。”

“哼,那最多只能抵了我爹一命,还有那么多事没算。”

“咱们别扯多了。你现在想要怎么样才能了结呢?难道你要孩子们去把姓姚的全家都给杀了?”

高长仁沉默了一会儿,才又开口说道:“嗨!这要在我爷那时,姓姚的全家早就都没命了。憋了这么多年,心里难受啊!”

“咱家现在日子都过成这样,你就不能放下吗?阿禄的亲事,媒婆说了又说,没有哪家愿意的,‘姑换嫂’,那更是没有脸面的事,把枝妍也害了。”

“嗨!咱家现在过成这样子,很大一部分原因要算在姓姚的头上,我哪能放得下?”

“先别再扯‘姓姚的’。你看万成他家的老大、老二,三十好几了,都没能娶上老婆,还不是害的?咱家的比万成家更不好。唉,我确实担心阿禄和阿寿的亲事。”

“哼,就算娶不上,也不能跟姓姚的结亲。”

“姓姚的就没有好人了吗?上代人不好,下代人也一定就不好了吗?你今天发这么大的脾气,把孩子们都吓着了。往常你可不这样,你原本是有文化的人,脾气好,说话做事有条有理的。”

“恨深入骨髓,哼……这气憋了多少年,今天爆了。”

“唉呀,你呀,啥都好,但骨子里太固执了,就不能放下来往前看吗?”

“别说了,见到姓姚的人,我就会想起上吊的爹和落水的娘,那惨状你也见了。我是不会再见姓姚的任何一个人的,更别说娶进门。你跟阿寿说,要跟那姓姚的成亲,要吗等我死了,要吗断绝关系。”

“唉呀,好了,你这是干啥呢?这事先别说出去,要是姚家知道了,又得闹出多少事来?”

“还有,跟阿寿说,接着给那老狗治伤,别坏了咱家的名声。”

“嗯,是的,他要死了,又得增添新仇。”

“哼,看阿寿把我气的,现在我真希望那老狗死。但又不能让他死,怕坏了咱家秘方的名声?早有今天这样想,那天就不去救了。”

“好了,好了,不说姚家的事了。阿寿的事咱们再好好商量吧。”

“没啥可商量的!”

见高长仁如此决绝,高阿姆不好在说下去,想放一放,等高长仁心气平和了再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