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三十四】 父母异心
  • 荒生荒死
  • 郭水明
  • 2217字
  • 2022-03-29 17:10:57

那边姚淑萍跟母亲袒露心迹,得到了母亲的理解和支持,不时期待高有寿能来看伤换药,期盼父亲能尽快恢复,好让他能更被父母和兄弟所接受和喜欢。

而这边高有寿见了姚淑萍后,忧上心忡忡地回到家,但还是尽心尽力地为姚得山晾晒药草、配制药粉。这时,高阿姆回家准备晚饭,到菜园里摘菜。高有寿趁四处无人,跟了过去。

“阿寿,你那草药弄好了?”

“嗯。都弄好了。”

“你有别的事,做你的去吧,这菜我自己摘就行。”

“阿姆,我有事想跟你说。”

“哦,有啥事?”

“你觉得姚得山家的淑萍怎么样?”

高阿姆抬起头看着他,满脸疑惑,问道:“怎么了?你问她干啥?”

“你觉得她的人怎么样?”

“你是啥意思?”

“阿姆,我问你觉得她人好还是不好?”

“我觉得这女孩子确实很不错,模样好,心眼正,性格直,嘴也甜,但可能是命太好了,被她家惯得过头了,有点娇弱,做不了外边的重活累活,也就做做家里的轻巧活计。怎么了?”

“阿姆,我跟她好上了。”

“啊?!看不出啊!”高阿姆听罢,惊奇地说道。

“我跟她相处有四年了。”

“真没想到你会跟她。”

“嗯,我们是真心的。”

“那你想怎么办?”

“我想等她爹的伤好了,咱家去提亲。”

“啊?!这就要去提亲?”

“是的,要不就晚了,已经有人家上她家说媒了。”

“上她家说媒,那是肯定会有的。只是你爹,我看不好办。”

“阿姆,你要是同意我们的事,就帮我做通我爹。”

“阿寿,我很高兴,你确实到年龄,可以成家了。你跟她,我没意见。”

“我就知道你会同意。”

“只是,她从小被娇惯,会有小姐脾气,你跟她在一起生活,就要多将就她,你受得了吗?”

“阿姆,我了解她,她是有点娇气,但性格真的很好,会孝敬你和我爹,也会跟阿禄、枝妍处好关系的。”

“嗯,人是很难说的,说不定她成家后会改变的。我在当女儿时,后来到嫁进你们家,一直到解放,啥活都不用干,现在变得不也啥都得干、啥都会干了吗?你们要是成家了,以后的日子,好坏反正都是你们自己的。你想好了就行,我也希望你能过得好。但是你爹那一关,只怕不好过。”

“所以请帮我说通我爹。”

“唉,当年姚老爹做下的那些事,旧仇太深了。虽说那是上代人的事,但淑萍总是姚家的人。只怕你爹……唉,我试试看吧。”

高有寿满怀感激地看着母亲,知道母亲会帮他找父亲商量,但又担心父亲知道了这事,会闹得家里不得安宁。

姚阿姆则半喜半忧,喜的是自家的情况害得老三总是说不准媒,老四却能自己找好,忧的是两家之间的旧仇那么深,深入了高长仁的骨子里,他绝不会同意这门亲事,再说虽然救了姚得山一命,但姚家也不见得愿意。

当晚,全家人都回房休息,突然东房里传出高长仁的吼叫声:“啥?!淑萍,姚……这个不孝子!我死也不会同意!”

此时,除了高有福在后屋睡得死死的,高有寿兄妹三人都被惊醒。他心里明白,母亲在跟父亲商量自己的事,但听父亲发出了从没发过的怒吼声,不敢即刻去见父亲,想等明天父亲的怒气消点再说,打定主意便假意睡着。高海禄和高枝妍也从没听父亲发过这么大的脾气,不知就里,都起身跑到父母的房门口准备探问情况。

只见父亲怒气冲冲地闯进高有寿的房里,对他叫道:“阿寿!你这不孝子啊!”

高有寿见父亲闯进来,立即起床,低头垂手,乖乖地站着。

“谁家的女儿不找,偏找姓姚的!”高长仁接着吼道。

“唉呦,三更半夜的,要闹也要等白天,邻居们都被你吵到了。”高阿姆跟着走进来,对着高长仁劝道。

“你真是个好娘,教出这样的孝子来!不说清楚,我今晚不睡!”

“好好好,要说就好好说。你那么大声,屋盖都要掀飞了。阿禄,你明天要上工,去阿福那边睡。枝妍,你也去睡吧。”高阿姆招呼兄妹离开。

“没你们两人的事,都别在这儿,快走!”高长仁厉声喝走老三和幺妹。

“唉,坐下来说,小点声,别那么大声。”姚阿姆看着他们走开,把房门关上,想拉高长仁坐下,但高长仁一直犟着。

“难道你忘了,姚家跟咱家结下的仇了吗?你爷是怎么死的?族谱是怎么被烧的?还有……还有……你都忘了吗?忘本啊,你啊!啊啊……”说着说着,哭出声来。

“我没忘。”高有寿嗫嚅道。

“哼!怎么没忘?你还嘴硬!我看你是被姓姚的女儿给迷住了!真让我失望哪!嗨呀!”

“阿爹,我们都是真心的。”

“啥?!真心!所以你才那么热心去救那老狗,是吧?”

“唉呦,长仁,咱救了人家一命,说不定他能翻悔姚老爹做下的罪过。冤冤相报何时了呢?”姚阿姆见高有寿窘住,赶紧帮他搭腔。

“别插话!你被他家害的,吃过的苦头还少吗?”

“过去就过去了,老提着不放,嗨!你不累吗?”

“再累也得坚持住!要不怎么对得起祖先?哪有脸面姓高?”

“嗨呀,你就是这个犟脾气。你难道不愿意子女过得好吗?”

“我在教训阿寿呢,你老插啥嘴?”

“阿爹,我就跟你明说了吧。我对她是真心的,她人很好,而且……”

“哼!够了!天底下难道只有姓姚的女儿才是好的?难道咱家的枝妍就不好吗?”未等高有寿说完,高长仁狠狠地抽了他一个耳光。高有寿满腹委屈、痛苦和无力,眼睛湿润,充满怨怒,但并未还手,只是用手扶着被打的脸颊。

“喂,你是怎么回事?!好好说不行吗?孩子们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你打也没用。”

“哼!就是大了才不听话!早知道,那时一出生就掐死他,省得现在气死人。”

“啊?你要掐死他,先掐死我再说!”

“就你老护着她,他才这样出格!”

“都不是你在教育吗?难道他一点好都没有?”

“哼!你别再说了!阿寿,我跟你说,给你两条路。你要这个家,就趁早跟她断了!你要她呢,就离开这个家,当我没你这个儿子!”

“好了,好了,明天再说吧,睡去吧,明天都还得上工呢。”高阿姆推着高长仁回房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