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三】 聚谈征拆

  • 荒生荒死
  • 郭水明
  • 2537字
  • 2022-03-17 19:52:09

虽然高有寿整夜思来想去,没有睡踏实,但还是像往常一样早早起床,煮了两大碗稀粥,给母亲喂过一碗,另一碗存在锅里后,便推出一辆二八大杠自行车急着往外走。

按照本地习俗,农历正月和二月里搬新房或娶亲不吉利。村民高大星家正起新房,由外号“黑猪仔”的包工头高建设承包,所以定好了要在“送灶王爷”前完工,好在新房里过年。“黑猪仔”除了雇用三个本地大师傅外,还雇了高有寿和另外三个外省人作杂工。

昨天收工前,“黑猪仔”交代了今天一早会有最后一车的机砖送到,要杂工们都早些去搬卸,所以高有寿嘎吱嘎吱蹬着自行车,匆匆往高大星的新房那边赶。

过了万石桥不远,好几个人聚在高胜利家门口,说得正热闹,一见高有寿过来,不约而同都闭了嘴。

“阿寿呀,你这大清早屁股着火了?像鬼催似的,还不慢点?”

“四叔,你早啊。大星那儿来了最后一车机砖,赶着去卸车,人家可能都到了。”

“阿寿,四叔说鬼在催着你命啊,我看你是不是着急去阿富汗啊?哈哈哈……”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说着。

“你说笑啊,阿寿去阿富汗干啥?”另一个人说道。

“你不知道吗?狗日的美国,这些天在打阿富汗,阿寿去那儿,至少能浪费美国人一颗枪子,哈哈哈……”几个人都跟着哄笑。

高有寿停下自行车车,往地上一扔,满脸紫涨,剧烈地咳嗽着,但紧握拳头,双眼圆鼓,走向那人。

“怎么着?不服啊?想找打呀?”

“好啦好啦,阿寿,赶紧上工去吧。‘大嘴广’,不挖苦别人两句,你会死啊!”四叔拉着高有寿,将自行车扶起,推着高有寿赶紧走开。

有人早将那人拉开,那人嘴里还哼哼唧唧:“哼!瞪什么!再瞪,早晚把你那眼珠子挖出来!哼!让你跟‘独眼杰’一样!”

高有寿蹬上自行车,扭着头依旧瞪着,慢慢远去。等他走远了,众人才又重新聊起来。

“‘大嘴广’,你那嘴太毒了!你确实不对在先。”众人数落着。

“四叔在这儿,我也要说。阿寿欠的债比他身上的虱子还多!哼!都那样子了,不夹着尾巴,还想跟我打还是怎么样?不说了,我回家吃早饭了。”那人见众人都数落他,硬着嘴往外走。

四叔脸色阴沉,怒喝道:“‘大嘴广’,你欺负我家没人哪?!”

众人见状,都说道:“毒嘴毒舌,越说越没大小了,还不赶紧回去!”

见那人也走远了,高胜利说道:“四叔,别跟‘大嘴广’一般见识,为他那张嘴,不知道跟多少人打过,他早晚要死在那张嘴上。”

“对呀,对呀,四叔,他就嘴毒,早晚会有人收拾他。”众人附和着。

过了会儿,四叔开口说道:“‘大嘴广’说的难听,但也是事实,阿寿确实欠债太多了。嗨!”

高胜利又说道:“四叔,咱们刚说到阿寿的屋子要拆迁。按道理,你是阿寿的堂叔,当着你的面我不好说啥。但你看,他确实走了狗屎运,那么破陋的宅子,就仗着面积够大,这一拆,肯定不会少于四十万,这下他不就可以翻身了?”

“唉!想我爷那时多风光,现在我大伯那一房过成啥样了!嗯,阿寿也该翻身了!”

“四叔,那也算你家祖屋啊,供着你家祖上几代的牌位,到时要动祖宗牌位,怎么都得你们这一房参加才行吧?”

“四叔公,那祖屋的拆迁款,你们这一房总得有点份吧?”

“拆了祖屋,说不定还能找到些宝贝。当年抄家,你大伯肯定在屋顶、地下偷藏了不少好东西。”

“是呀,阿智啊,他们说得对。你爹分家,情况我是知道的。你爷是村里的头面人物,两所大宅子、两座洋楼、一座大花园,大德庙的私塾和大德小学也是你爷出钱办的。我认得的那几个字,还不都是在大德小学里学到的?分家那时,你爹弟兄两个,你大伯分得祖屋,你爹分得东边的宅子。那宅子是后起的,比祖屋新多了。后来你两个哥阿义和阿礼都在城里工作,那宅子一直都你在住着。”

“嗯,我那座屋子,是比祖屋后起,不也被糟蹋得不成样了?嗨!不说这些了。这回拆迁,我也想着,要挪动先人的牌位,我们这一房也得出面,商量好了才行的。为这事,我特意上城里找了我家老大和老二家商量。大嫂说,‘多少年没再去祭拜过先人了,听说那屋子都快塌了,咱也没有想着去修一修,我家没脸再进祖屋;况且这分家是解放前的事,立了字据的,祖屋是大伯的,祖宗灵位虽是还在那边摆着,咱们要是想跟着分钱,那就没意思了;再说,大伯那一房都败落成啥样了,可以说是家破人亡、债台高筑,咱却没能耐去帮衬一下,愧对祖先。阿寿想要怎么办,我这边都没意见,等安置好了再回去好好祭拜一下吧。’”

“阿义嫂这样说的?那阿礼嫂的意思呢?”

“你看,我大嫂和二嫂都不想管,我也没有心思了,全让阿寿做主吧。他娘的,才五十年,家道就败落成这样子。”

“阿义叔和阿礼叔,一个当过中学校长,一个当过医院院长,他们家都是吃公家饭的人,哪在乎这点钱呢?你那五个侄子,更别提了。”

“嗨呀,阿智啊,你的运气确实太差了。你看这次修路,你家那老房子就紧挨着祖屋,差那么一点就赶上了,太可惜了。”

“唉呀,说啥运气呢?五十多年来,我家的运气就一直不好。自搬到南边,多少年了,那老宅子就这么空着,有好几间房子的房顶已经塌下来、墙上出了大裂缝,看来已经不行了,没法住人了,只能任由倒了。虽是我们三兄弟共有的,老大老二从没住过,我也不想多花冤枉钱去修理,要能被征拆了,那再好不过了,可惜啊!”

“阿寿还真是踩到了狗屎。这路要是往东偏三四百米,我家也就跟着拆了。几十万到手,工厂做二十年的工,都赚不出这些钱。搬新房,娶新娘,那真是他娘的太爽了。”

“四叔公,你还真别丧气。听说新路规划有六个车道,你想那得能跑多少车?等路修好了,车来车往的,就在你那老屋门口,得多热闹啊?到时可就有生意做了,那块地也就值钱了喽。开餐馆、小卖部、修理汽车啥的,花点钱给老宅子整一整,你家有明不做那些生意,可以租出去,多好的事啊。”

“唉呀,你小子专哄我开心哪?我老了,让我家有明去管吧。”

“阿智,你还别说,就你大伯敬轩过世到现在,连连遇上祸事,就十几前那两起债主加起来得有好几十个,感觉都烂透了,到现在还没翻过身来。先不说利息,光欠下的本金就有个十几、二十万吧?阿寿到时还得解决住处,只怕这补的钱不够用。听说阿寿也跟你家有明借过钱,借了多少啊?”

“是的,长仁出事那年,跟我也借了一千,多少年了,都成死债了,先别说利息了,这回希望能还本金就不错喽。”

“听说明天管征拆的要到有寿家去,到时就能算出具体能补多少钱了。”

“唉呀,跟有明借钱,自家人好说。我就担心那么多债主,都得了消息,不知道他能不能应付得过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