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二十六】 情丝悸动

  • 荒生荒死
  • 郭水明
  • 2120字
  • 2022-03-21 14:58:44

回到家,按照高有寿说的去做,姚淑萍偷偷解下的布条子,换着敷上草药,手指头红肿,还微微有点疼,但已没有像先前火烧的感觉了。她不敢跟家里人说,也怕被家里人发现伤口,一反常态,没跟家里人一块儿坐一起吃饭,谎说自己的手指头割伤了。

当天晚上睡觉,胡思乱想起来:这短命鬼从小没给过我好脸色,时常捉弄我,老跟阿杰几个打架,为的是当年我爷做的那些事。今天他怎么会救我的命,对我那么好了呢?看他撕下自己破衣袖的布条给我绑扎,冒着危险吸出毒血,要是没有他,说不定我今天就死了。以后我不能不跟他亲近些,不知道他能不能跟我好好说话呢?但愿他可别再那样凶神恶煞的。看他给我挤毒血、敷伤口,内行得很,看架势,村里的赤脚医生高天中都比不上他;再想他那模样,方脸、浓眉毛、大眼睛、高鼻梁、厚嘴唇、宽下巴,左脸居然还有个酒窝,真好看。比自己高半个头,嗯,个子刚刚好。有时一脸坏笑,有时一脸忧郁,看起来好有磁性,刚强中带着狡黠,粗狂中带着温良,真有男人味;再想他今天跟我说的话,那是我们第一次单独在一块儿说话,听着很凶很冷漠,但看他那表情真有味道,像是故意装出来的,要不怎么会不顾危险吸出毒血,看他将自己的手指头放嘴里,好感动……想着想着,心头一阵阵暖流涌起。

闭上眼睛就看见他,睁开眼睛还是想到他,翻来覆去,一夜没睡好。天刚蒙蒙亮,姚淑萍就一骨碌爬起来,脸上像火烧似的,偷偷跑到镜子前照照,脸颊显出绯红,一对眼珠就像水泡似的光亮明润,突然感觉自己其实是很漂亮的。

姚淑萍打开衣箱,挑出一件穿上,对着镜子转着身子,脱下来换上另一件,弄了弄头发。看到床头上的布条子,便拿起来闻了闻,嫣然笑了,脸一红,怕被发现似的赶紧藏进衣箱的底层。

而高有寿在给姚淑萍处理了伤口后,想等会儿看她情况再走,但又怕被人见到,反复回头跟她交代了才离开。

等追上了同学们,班长跟他开玩笑是:“你拉的是面线屎啊?怎么这么久呢?”高有寿面露羞色,嘿嘿一笑,低声对班长说姚淑萍身体不舒服,先回去了。

“唉呦,你们两个不是死对头吗?你居然代她请假了!啥情况?”班长大声说道。

边上的男同学听到了,纷纷取笑,高有寿很难为情,面红耳赤。

“说,你是不是把你的仇家给推下山崖摔死了?”

“哈哈,不会是借口拉屎,干啥说不出口的去了吧!”

“快说,是不是把咱们班里的‘黑美人’怎么怎么了?哈哈哈!”

“唉呦,快看哪,他的脸红了,真有情况。”

高有寿原本经常跟父亲上横山,很爱上横山。今天他一直很活跃的,但这之后一路上没再说过半句话,故意落单在后。

回家后,吃过晚饭,高有寿自己找来针线,准备缝好扯下布条的袖口,母亲见状,问他怎么回事,他谎说是在横山上被树枝勾住扯开了。母亲抢过来,一看就不相信,也没再细问,找来一条烂裤子,剪下一块布,帮他补上缝好。

当晚躺床上,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思绪万千:一会儿,恨自己为什么心那么软,居然用祖传的秘方解救仇家的姚淑萍,活该她家死了人,要是能见到姚得山全家哭得死去活来,那该多解气啊!一会儿,想到被蛇咬的姚淑萍独自一个女孩哭得那么可怜无助的样子,是个男的都会心软,都会出手解救。一会儿,眼前浮现出姚淑萍的模样,圆圆的娃娃脸,一根乌黑的马尾辫,细眉毛,大眼睛,长睫毛,高鼻梁,大嘴巴,上翘的嘴唇又红又润,右边嘴角下有颗暗红色的痣,嘴巴一张开就露出满口的白牙,皮肤有点黑但又透着冰清细润,眼珠子一转就像水波,好好看。无论显出无忧无虑还是心事重重的样子,都觉得好可爱。爽朗中透着细腻,娇弱中带有野性,好有味道。没想到以前老被自己仇视和捉弄的“黑妹”,不经意间变成了黑美人。一会儿,耳边响起姚淑萍开怀的大笑声,有如学校音乐室里的风琴声,一直在耳中回响着。一会儿,恨姚老爹,为什么要做出那些可恶的事情,害得两家关系如此的恶劣,害得自己从没能跟姚淑萍好好说过话……

高有寿翻来覆去,一会儿出去解手,一会儿坐起来看窗外,床板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好几次吵醒了同睡一屋的三哥,惹得他破口骂道:“今晚你是见鬼了?吵死人了,不让人睡了?明天还得早起上工呢!”高有寿被骂了后,不敢再乱动,只好干躺着,眼珠子一直滴溜滴溜地转动着,最后实在困了,才迷迷糊糊睡去。

此时,村里响起此起彼伏的鸡叫声,把高有寿从梦境中叫醒。他心里一边骂那些公鸡真可恨,一边回味着梦境。他本以为天还早得很,很想继续做着那个梦,但听到三哥窸窸窣窣的穿衣声,睁眼一瞧,天已经亮了。突然,他感觉有点不对劲,等三哥走了出房间,像做了贼似的赶紧起床穿好衣服,晕晕乎乎走出房间。进到堂屋,他一见到关老爷神龛内的处处伤痕,又痛恨自己昨天怎么如此软弱,竟去救仇家的女儿,昨晚竟还整夜胡思乱想,害得自己一夜没有睡好,头昏脑胀。

走到井口舀了水,胡乱漱口,洗了把脸。进到厨房,桌上已经摆着七大海碗的粥,是母亲提前给盛好了放凉,有三只碗装的是干一些的,露出米粒和南瓜块,另外四只碗里面都是淡黄色的稀米汤。

“阿寿,你爹和阿禄还在菜园里忙着。你先吃,吃完了去上学吧。”

“嗯。”高有寿随便端起一碗稀的。

“唉,你今天怎么的了?没半点儿精神。你在长身体,叫你吃干点的那碗。”

“阿姆,你吃吧,你也要去队里挣工分,你吃那碗吧。”高有寿就着咸菜呼呼喝完,心不在焉地走了。

“唉呀,这孩子,大了就不听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