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二十一】 禅院问计

  • 荒生荒死
  • 郭水明
  • 2781字
  • 2022-03-18 20:53:24

见到高有寿欲言又止,高徳利知道他心里有些难为情,也微笑着等着他开口。

高有寿端起茶杯,像喝高度酒似的放在嘴边一啜再啜,很长时间都没喝完那一小杯茶。突然,他放下茶杯,说道:“唉!这回屋子拆迁,加上村里的农田征地补偿,每家每户能补多少钱,其实大家心里都有数。不瞒你,我家大概能补四十六万。你说人一辈子能遇上几次这么大的事呢?不得好好计划?我计划了几桩事,却没个人能商量的。既然你这样待我,我就全部说出来,希望你能帮我想想看。”

“哦,说吧。”

“第一桩是还债。我算过了,现在光没还清的本金还有十万四千九百。拖欠这么多年,钱都薄成啥样了,我想都加一倍的利息还人家吧,大数是二十一万。你觉得可以吗?”

“哦,本来村中的规矩,平常人家借钱是不兴写借条,也不兴给利息,你能这样还,就当前社会来说,是很有诚信、很有良心的,在这点上我很敬重你。只是不要太鲁莽,最好事先跟人家说透了,人心都是肉长的,再跟你多计较那就不近人情了。我想你肯定会重新得到村民们的尊重。”

“嗯,欠你的那些,我还是跟别人一样加一倍利息还你吧,毕竟那时确实给我救了急,而且说好的是两分利,现在真要算起来,不知道得翻多少倍了。”

“哦,我的那些,就按刚说的处理吧。还是那句话,凭能力吧,你还我多少,我就全都捐出去。还有呢?”

“第二桩是,得找住处,过年后两个月内就得搬完,越早搬走就能越早拿到剩下的那部分钱,所以这事比较急。本来,四叔让我搬到他的老宅子住,但我觉得那宅子太大,跟我家一样,都快塌了,要住人还得花很多钱修理。我全想过了,我家人口少,起新房对我来说不合算,买地、请人、买材料,搁着个春节,村里一下子这么多拆迁户,附近的村子也是同样,到时地皮、人工、建材价格不都得猛涨?而且时间上也不能保证。就算起最小的三间平房,全部加起来不花个十万肯定下不来。还有,就是到城里买商品房,对我来说,那更不合适了。我就想在村里买座小点的老宅子,安顿我和我娘,还有祖上的牌位。”

“哦,阿寿,我觉得你的考虑很实在。只是你家祖上的牌位,那是多少代人了,你得跟长智那边商量妥当,请他们拿主意,毕竟他们是长辈。”

“嗯,你说得对,我确实也想到了,早就找过了四叔了,四婶特地陪他上县城里的二叔和三叔家,不知为啥,可能是二叔和三叔都不在了,他们不愿意拿主意,说是我代表大房,祖上的牌位安置好后,他们都会来祭拜的。”

“既是这样,那就没话说了。你有没有看上哪家的老房子?”

“有啊,三金家的老宅子。我来时路过那儿,又去看了一下,三间旧瓦房,屋瓦和墙壁都还是好的,空着没人住,不用怎么收拾,给我最合适了。虽然他爹去年摔死在那宅子里,但我的命硬,不讲究这些。我想三四万,最多五万买下来。问过三金,他大嘴一开要十万,好像抢手得很。还有,思源他家的老宅子,五间房,但有老人吊死,同样没人愿买,思源放出话,五万就卖,确实面积够大,很便宜,但太破旧了,至少还得花三四万修理,对我太不合算了。我确实不想多花钱买个比三金那大的屋子,为这事着急啊,不知该怎么办。”

“唉,海木一辈子不惜命,累死累活,培养了思源、思恩两兄弟上大学,老了却得癌症,不想拖累子女,自己了断,可悲可叹啊!这样吧,你要是真认准三金的老宅子,我去找他说说。你意思最多五万,是吧?”

“你出面找他?那好啊,但我看三金那么‘尖尾’,只认钱,不认人,价钱不好讲下来吧?”高有寿感觉说错了,怕影射到高徳利,斜睨了一眼。

高徳利仍旧平静地说道:“哦,他‘尖尾’,我原来不比他还‘尖尾’?我试试看吧。过年后,万一你住的地方还没着落,我跟善大师商量一下,现在禅院里没啥人住,后面的楼里都空着,拨出一间空房,给你和你娘暂住,等你找到了住处再搬走。我那老房子也是空的,那边暂住也行,但那边乱七八糟的,我还是愿意你上这儿来,人多有个照应。你看怎么样?”

高有寿激动地说道:“那太好了,不过白住可说不过去,我不能占那便宜。再说,我家祖上那么多的牌位,总不能跟着带到禅院里头吧?”

“千万别说白住这种话,出家人慈悲为怀,尽力帮助有困难的人,就像善大师刚说的,你真的结下了佛缘也说不定。祖上的牌位好办,原先你爹给藏到了小学几十年,你也可以那样,这段时间用箱子收起来,佛祖慈悲,就先请到禅院里放着。以前寺院都可以借寄过世的人,更别说牌位了。等你有了合适的地方,再给请出去。只要心中时时怀有念想,不忘本负义,祖辈在天有灵,是不会见怪的。你说是吧?”

高有寿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站起来,双手合十,对着高徳利连连作揖,说道:“明空,几年没见了,今天看你已经换了一个人,得道了。我活到这么大,从没遇到过像你这样能真心帮人,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样答谢!”

“唉,要是一心想着得道,那就是我执,我不敢有妄想。以前罪业深重,现在能救赎一点是一点。帮别人就是帮自己,你也不用说答谢的话。”

过了一会儿,高徳利接着说道:“阿寿,你娘等着你回去服侍吃饭,要不你先回,改天得闲了再来?”

“不要紧,不着急赶着回去。中午大星给了些菜粥,回去热热很快就能吃。再过会儿,等心平静了再走。”

“嗯,那别站着,坐吧,再喝杯茶。”说完,高徳利往杯中续上热茶。

“阿寿,刚才看你气色很不好,你哪块难受,自己最清楚。感觉不行了,赶紧上医院看看去。”

“嗯,自己的身体,我知道怎么回事。这也是我计划的第三桩事。最近干活,感觉浑身没劲,腿脚不利索,身体变差了,不知道是不是这些年操劳过度落下的?也可能是一年年地老了,要是拿到了钱,还完债,搬房子,还能剩二十来万,我想花个一两千,买辆摩托车,专开摩的,会轻松很多,时间上也自由,能多兼顾我娘。”

“哦,我看可以。目前咱村的公共交通不太便利,从村里走到公交车站,至少得二三十分钟。虽说坐公交车便宜,但班次太少,等车的时间太长。骑车到镇上至少得花一小时,到县城也得这么长时间。你看,摩的都聚在八角楼等客,总共就七个,按全村的人口来说不算多,再加你一个,问题不大。”

“嗯。但我想路修好了,村里的交通也会好起来,要是通了公交车,那摩的生意肯定会受影响,所以有点决定不下来。”

“有人图的是不愿走路、不愿等车,所以坐摩的人总会有的。你手里有了二十万的余钱,不准备用的话,就存银行的死期,稳吃利息。你开摩的,主要考虑的是身体和你娘,赚多赚少不是最主要的。再说,通了公交,说不定有人就退出不开了。”

“嗯,是哦。听大星说过,他的幺弟阿成,据说这回拆迁他有二十来万,准备不开摩的了,已经托人介绍,到镇上开发区的一家塑料管厂做工,他和老婆两个都去,已经在镇里看好了一套商品房,十七万多点。这就去问问他,旧摩托车能不能卖给我。”

“哦,这不很好吗。我看天快全黑了,你还是赶紧回去吧。得闲了再来哈。”

“嗯,是哦,时间过得真快。今天没白来,以后得闲我还会常来找你的。”高有寿起身,将竹凳子放回原处,双手合十,对着高徳利做了几个揖,转身往门外走。高徳利也起身还礼,送至禅院门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