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二十】 击穿硬壳

  • 荒生荒死
  • 郭水明
  • 1495字
  • 2022-03-15 19:48:50

看到高有寿伴随着剧烈的咳嗽声,脸色由紫涨变成死白,高徳利心中想起了高长仁,起身拍着高有寿的后背,说道:“阿寿,你这是怎么了?看你脸色不对呀。”

高有寿摆了摆手,过了一阵子咳嗽声才渐渐平息下来,默不做声喝着茶。

“阿寿,咳得这么厉害,你得去医院看看了。”

“阿寿,你是不是担心钱的问题?”

“我也知道,这回村里拆迁,有八十多户,你家包括在内。”

高有寿一直没搭腔,高徳利停了一会儿,接着说:“今天你不怕高利贷,主动找我商量还钱,说明你是个讲信用的人。这些年来,就只你一人不离不弃地服侍你娘,证明你是有孝的人。我知道你家接二连三遇上祸事,那些债拖了这么多年,我能理解你的难处、你的心情。我想以你祖上的根脉、以你的人品和能力,肯定能在社会上做出一番事业的,这也是当时我敢借给你钱的原因。”

这时,高有寿瞅了高徳利一眼,目光中充满哀伤和渴望。

“但是你一直被家里给困住了,无法施展拳脚,凭你孤身一人,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要自个儿面对那些重债,时常受到羞辱、无视和指摘,自己有意无意地脱离村民小团体,内心不时经受着无力、无助和无奈的折磨,外表还要装作坚强。就你刚进门那会儿,还有跟我谈还钱的时候,我看得出你是在装出强势,那都是因为你的自尊心,自尊心让你戴上硬壳。但是,我真能理解你,理解你所遭受的痛苦。我也有过类似的经历,我家里出了那些祸事,多少人在背地里叫好、当面挖苦嘲笑,更多的人嘴上不说,心里却想看热闹。但这些都是外在的,是不重要的,可以不去管。要命的是,家里只剩下我一人,每天面对空空的三层楼房,要是老得动不了,活活饿死、渴死、冷死、摔死,那种悲惨和痛苦想着就全身发凉。不如趁着还能动,自己死了算了。我可以自己去死,但你却不能,你娘还在,她不能没有你啊。”

高有寿低下了头,双手捧着脸,仍然不做声。

“再说我吧,还在宰牛那会儿,每月初一、十五都要到洞云寺去烧香忏悔。宰牛这一行破途后,就再没去了。后来,家里人都没了,我感觉活着没啥意思,吃喝嫖赌抽,像个活死人。直到有一天,遇到以前的同行,仓田村的‘白狗仔’阿贤,硬拉我再去洞云寺,后来又被他拉去了几次,遇上了普信师傅,也就是普善的师兄,结下了佛缘,感觉又活回来了。就这样因缘巧合,我跟着普善师傅回村里,希望在后面的日子里,尽自己的能力多做些好事,能过得平和踏实。”

高徳利停下,喝了一口茶,接着说:“阿寿,我估计你家的旧债最多十五万,这回拆迁,你肯定能够翻身,但我看你怎么还是心事很重的样子呢?是不是还有什么难处?我已经是看破世相、了无牵挂的人了,你要是愿意相信我呢,那就说出来,即使我不能帮你,至少能排解一下你心里的苦闷。”

多年来郁结在心中的煎熬被说中,困境被理解,而且是被一个曾经名声狼藉、善于钻营而又有着类似经历的债主说中和理解,高有寿的内心被深深地击中了,感情像决堤的洪水倾泻而下,失声痛哭,紧接着发出一阵狗吠般的咳嗽声。

过了很长时间,高有寿用粗糙的手背擦了擦眼睛,慢慢抬起头,发现手掌心有星星点点的血迹,便赶紧握拳,面带忧伤,长叹一口气,说道:“‘尖尾鸡’,对不起,叫习惯了。明空,自从我家幺妹出嫁后,十三年了,确实没人能说,没人能商量的,那些事就像一块大石头,压在心头,越压越重,越压越喘不过气来,有时感觉自己快支撑不住了,干解决活着太没意思了,不如死了算了。”

高徳利目光中充满悲悯,平静地看着高有寿很长时间,才又说道:“嗯,阿寿,你和我不算是初次相识了,喝口茶,想说啥就说。”

“唉,听了你这一说,心里头好受多了。我真想不到,你会来给我指路。我心里确实有很多事,包括拆迁的事。唉呀,不知道从哪儿说起,家事不可外传,真开不了口。”高有寿说完,沉默不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