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十一】 近年变故

  • 荒生荒死
  • 郭水明
  • 1471字
  • 2022-03-08 10:59:59

村支书和村主任带着众人移入餐厅,高文清趁机走开。妇女主任见状,跟村支书和村主任对视一眼,两人默不做声。

酒过数巡,众人的情绪兴奋了起来。

谢所长说道:“老书记,要不您老接着跟我讲讲高有寿家后来的事情吧。”

“都是这文清,乱嚼舌头。老书记,要不请巧女来接着说吧,她经常入户串门,村里每家每户的情况都非常了解。阿寿家后来的好多事,都是她参与处理的。”村主任说道。

“唉,文清也没说错,咱们有一说一,我那三叔,确实不该听人唆使,带头动手。我看高敬轩不至于是黄世仁那样的地主恶霸,而且‘鬼本’对我家有救命和收留之恩。我三叔今年七十六了,现在一提起这事就又悔又恨,建国他们都知道的。行吧,巧女,你来接着讲下去吧。”村支书插话道。

“老书记、主任,真太抬举我了。”

“巧女,没事,你就说吧。这本来就是你的长处,你还谦虚啥呢?”村支书说道。

“何主任、谢所长,可别小瞧我们的妇女主任,她出嫁前就已入了党,自她嫁到横村,二十多年来一直当妇女主任,村里多少矛盾,都是她这张巧嘴给调解好的。”村主任说道。

“那好吧,各位领导,你们边吃着,别停下。各位领导,我每人再敬一杯,我才接着讲下去。讲得不对,就当是酒后胡说的,老书记、主任,可以吧?哈哈哈!”

“看你说的!哈哈哈……”

“巧女主任真是女中豪杰啊!”

“不不不,谢所长真会笑话我,何主任才是女中强人!”

妇女主任提起酒盅,走了一个通关,重新落座后,接着说道:“我这外来的媳妇,之前的事情也多是听来的。当年,高有寿他娘每天都要打扫村道,天没亮就要出门,没做好或是来晚了,都得挨斗,时常被人捉弄,故意在她打扫过后的地方搞破坏、倒垃圾。今天你们可能见到了,那瘫痪在床的老婶子就是她。你们应该到后屋了,里面那些先人的牌位,是好不容易才留下来的,有些牌位得有上百年了。听我公公说,他从年轻到老一直在小学负责看门和打钟,那时高长仁将灵位装进三个木箱,和他一块儿摸黑偷偷藏在小学的库房里,将近三十年。后来政策变了,才重新摆回去的。”

“对的,她公公叫高双鱼,是个跛子,一辈子都在小学里做事,那是‘鬼本’照顾他特意安排的。”

“刚才老书记不是说高长仁大儿子落水夭折,后来又生了三个儿子,今天怎么只见到高有寿呢?”

“嗯,高长仁的老婆叫林雅琴,八四年那年,上横山捡柴火,摔坏了脑袋,差点死了,落下了瘫痪,天天吃药。快二十年了,一直躺床上。当时为了救命,变卖了仅剩的一点家当,还借了不少债。八八年高长仁又出事。高长仁原来的家境那么好,是个少爷,年轻时没吃过苦,但后面的大半辈子就没有一天安生过。八八年时,他年纪已经大了,但还在横山采石场干重活。可能是想着采石场的活虽重,但收入比别的高,能快点还完债。后来身体扛不住了也不说,他们家里人都没在意,出事的那天,还在采石场干活,结果大吐血,送市里的大医院查出是肺癌晚期,抢救了两三天,还是死了。高长仁的三个堂弟帮衬了点,高有寿又跟村民借了好多债,听说有一大半是两三分的高利贷。那回也跟我家借了一千,到现在一直没还上。这两回大祸,让他家彻底熄火,旧债没还完,新债又叠加上去。前几年,时常有人上门要债,哀求的、挖苦的、辱骂的、威胁的甚至要动手的、拆房的都有。无奈他家就那情况,家有瘫痪的老母需要服药、需要照顾,高有寿又不能离家赚钱,这么多年都没能还清,债主们慢慢地都死了心。现在高有寿四处打零工,应付两个人的生活和药费,每年零零散散还点,但到底还欠多少,或许连他自己都没准数。这半年来,看着他像是有点不对头,咳得不像样,像狗在叫,搞不好要走他爹的老路。”

“唉,一场祸就让人承受不起,更何况连着来两场!”何主任唏嘘不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