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十】 现代故事

  • 荒生荒死
  • 郭水明
  • 1550字
  • 2022-03-13 18:11:37

村支书停下来,猛吸了一大口烟,连着吐着烟圈,接着说道:“后来,老蒋的部队败逃台湾,经过了横村。村里人害怕被抓兵,早就都跑光了。那时高善本已经死了好几年,老二也跑了,屋里很多家当来不及收拾,将光头的军队一来,不是被他们毁了就是被他们抢走,好多房子过了火,有倒塌的,有被拆掉的,就剩下现在看到的这两进了。那‘陶园’更是被将光头的军队糟蹋得不成样子,坦克、卡车、人马就这样开过去。后来,村里将陶园的大湖改成了鱼塘。现在也就屋后那片竹林算是遗迹,原来还一丛一丛的,竹荫下有弯弯曲曲的小石子路,没人管了就乱长成一片,挖鱼塘那会儿还铲掉了一大半,已经看不出当年的模样了。”

“唉……”谢所长长叹一声。

。老二高慕轩负责城里的产业,眼看形势紧急,赶紧先一步回村里收拾金银细软,等三个儿子都回来再一块儿离开。没想到很快跟省城也失去联系,三个儿子被困住出不来。老二等三个儿子不及,带着大小老婆,说要跑出国,从此再没音信。他要是还在的话,该有九十多岁了。当时,他苦劝过老大一块儿走,但老大舍不得故土和先人,觉得自己没做过亏心事,也没刻薄过任何一个下人,就没走。后来,他家的大部分房子被征用了,集市里的小洋楼被改为村里的杂货店和仓库。”

“再后来呢?”何主任问道。

“老大有个独苗,叫高长仁,也就是高有寿的爹;老二有三个儿子,叫长义、长礼和长智。高长仁在县城里上完高中后,就回村里帮忙打理田产。高长义在BJ上过大学,毕业后在省城教书,直到当了县一中的副校长才退的,现在已经不在了;高长礼在省城上过医科学校,毕业后在省医院当医生,后来也被弄到外省好几年,也是等政策好了才到县中医院,后来还当了院长,五六年前也死了。这两兄弟分别有两个和三个子女,但都在外地,从没回过村里,听说还有在国外的。高长智在省城上学,初中没上完赶上了打仗,就停学回村了,一辈子务农,今年六十五岁了,只有个儿子叫高有明,也在村里。高长仁原先有个大儿子,九岁多落水夭折了,后来陆续又有了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村会计走了出去,一会儿又进来,在村主任耳边细语。村主任说道:“各位领导,都弄好了,咱们上桌吧。”

“好好,我就不说了。何主任、谢所长,各位领导,请吧,咱们边吃边聊。”

“高长仁的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怎么样了?老书记,您接着讲吧,完了咱们再上桌,行吧?”

“啊?这样啊,文清啊,你说吧。我歇会儿,再抽根烟。”村支书说着,掏出一包“红塔山”,一一递过去。

“老书记,您还是接着说吧,我不行。”

“你说吧,你是他们那一组的组长,情况你比我清楚。后面我参军去了,很多事情都是回来后才听说的。”

“文清,你就快说吧,别废话了,都等着呢。”村主任催促道。

“唉,好的,老书记,我说的不对,请给我纠正。”

高文清接着说:“老书记刚说的大都是比较早的事。后来,他家的成分被定为地主,经历了好多次的事,屋里的家当都被搞空了。听说,当年村里的那几个外姓最积极、对他家下手最狠了。”

“你娘的,文清,怎么说话的呢?闭上你得臭嘴!出去!”村主任厉声喝止。

“对……对不起,对不起,老书记。我讲错了,真该死。应该是……是姓姚的、姓周的和姓黄的……那几个……”

“建国,别大惊小怪的。事情都过去了,没啥见不得人的。这么多领导在,我就明着说了吧,当年高敬轩挨斗时,我三叔在别人的鼓动下带头动手,狠抽了他几个大耳光,鼻口和嘴角流出血,我亲眼见到的,也是村里公认的事实。多少年过去了,提起这事,我也是一肚子的难过。文清,没事,你接着说。”

高文清窘得满脸通红,一直没能再开口,很长时间没人出声。

“老书记,那边早就弄好了,要不咱们请何主任、谢所长和各位专家上桌吧,咱们边吃边聊,行吧?”村主任打破冷场。

“好好好,何主任、谢所长,各位,咱们都上桌吧,边吃边聊。巧女,你也一起来哈,女同志,陪着何主任。”村支书应和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