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奋起抗辽

  • 将行世忠
  • 鸢尾垃圾桶
  • 2659字
  • 2022-03-08 22:00:00

这天,韩世忠仍旧像往常一样,从腰间取出明珠将那枇杷树上橙黄的果实弹落,树旁,红玉抱着小小的彦直不停的捡着。

“哎,我可真是搞不懂你这人,好好的枇杷果不摘,非要弹下来,岂不是给磕坏了。”梁红玉笑着抱怨道。

“哈哈哈,这可就是你不懂了,我这啊,可是在练眼神呢,就算是不上阵,我这功也不能荒废啊,有备无患,有备无患嘛~”韩世忠似是笑着,却难掩眉间的愁,只是,在红玉面前他不愿直说罢了。

“嘿,你可别胡说了,这几天你的准头可都不行嘞~”

“玉儿,你来。”

“怎么?”

“我有话同你说……我……唉……”韩世忠轻叹了一口气,终究还是没能将近在嘴边的话说出口。

梁红玉在桌旁坐了下来,似是无心的揉了揉彦直的小脑袋。

“可是那燕南的战事。“

“你都知道了……“

“这几日,府上的门槛可都是要被踏裂了,我再怎么不过问政事,可也不聋啊。再说了,现在这京中,还有谁没听到那战事吃紧的风声呢~“梁红玉淡淡的回着,她可是什么都知道了,就连韩世忠的苦恼,也已是猜透个七八分了。

“近日,辽帝病故,辽国守将又投降了我大宋,官家本以为这是进攻辽国的大好时机,便出兵攻打,与那辽军战于燕山南,却不料,我军几路兵马均被辽将打败。昨日还收到了刘将军寄来的书信,请求我前去征援,唉,刘将军本就不是个愿意麻烦别人的人啊,不到万不得已,定不会寄来那急函……“

“你啊你,可真是没什么做官的本事,你这也没少为朝廷卖命,战功也立了不少,到现在了,官家可是还不知道有你这么一号人物啊~“

“……玉儿跟着我,当真是受了不少苦……是我对不住你……“

“不,我觉得,你这样很好!我大宋的铁血男儿,什么时候还打着功名的算盘做事了?“

“玉儿……我……“

“你想啊,你在前线多斩杀个敌将,可不就是为我和彦直多保一份平安~?我现在啊,只想着彦直何时能快快长大?我好随你爹一同上阵啊?是不是呀,彦直?“梁红玉晃了晃怀中的彦直,小小的男孩也冲着妈妈甜甜的笑了起来。

韩世忠轻轻的将红玉搂在怀中,许久都没再说些什么,她懂我便足以。

“玉儿。“

“嗯?“

“待到来年开春,枇杷再次成熟之时,我一定回来。“

梁红玉撒娇的挣开韩世忠的怀抱,将彦直放在韩世忠的怀中,走到桌前拾起一颗枇杷果,简单的剥了剥便丢进嘴里,嗯,好甜。

“好,我等着你。“

“刘将军!“

“哎哎,千盼万盼,可算是把世忠兄弟给盼来了啊~“一见到韩世忠,刘延庆可是又惊又喜的。

“刘将军过誉了。“

“家里可还好啊?“

韩世忠一想到梁红玉,笑了笑,“一切安好。“

“哈哈哈,世忠兄弟这娶了媳妇可就是不一样了~“

“刘将军,现在战势如何?“韩世忠没有过多的与刘延庆叙旧,时间不等人。

“唉……难办啊……那辽军铁骑个个骁勇善战,光是那体型可就同我们这些中原人不同,打得我们是落花流水,军械装备与粮储尽失,只剩那五十骑败退到这滹沱河啊……“刘延庆有些垂头丧气的说道。

“刘将军,刘将军!“这时,一个气度不凡的小将士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

“哎哎,别急别急,我正与韩将军说话呢。韩将军见谅,这是我军中一名特别能干的将士,姓苏,单字一个格字。苏格,还不赶快向韩将军问好?”

“苏格见过韩将军!将军将军,那辽军又来了!“苏格匆匆向韩世忠问好,还没看清韩世忠的长相,却又大惊失色的汇报着。

“来了多少?”韩世忠镇静自若的问道。

“两千!”苏格大喊着。

“两千?两千!两千?!”一听到两千这个数字,余下的宋军士卒纷纷惊慌失措,更有甚者,拔腿就要逃命去了。

“诸位,请诸位切勿慌乱,慌乱就等于死,不要乱动,一切听我安排。“韩世忠冷静而果断地说道。

韩世忠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刘将军,是世忠鲁莽了。”

“哈哈哈哈,韩将军不必在乎那些官阶礼数,你安排便是。”

“世忠谢过刘将军。苏格兄弟!”

“在……在!”

“还请苏格兄弟率部众抢占高坡,列阵其上,戒勿动。”

“是!但凭韩将军安排!”

韩世忠与苏格等人正从容地排列在高坡上,这时,苏格发现滹沱河边聚集了一大批舟船,差不多百十来号人。

“将军!你看!”

不等韩世忠说什么,苏格便立刻带了人马前去,只是,还没等苏格等人的马匹站稳,那帮人便一个接着一个的跪倒一片。

“求大爷饶命,求大爷饶命啊!”

“对对对,我们不是宋军,不是宋军!我们……我们是那边部的荒民!”

“对对对,不是,不是。“那些人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地用脸上的头巾遮挡着面部。

苏格一把便扯掉其中一人的头巾,便露出了那人脸上的字。

“哈哈哈,妙啊,妙啊!竟是我大宋男儿!“韩世忠骑着马,慢悠悠的寻了过来。

“韩将军,你看这些逃兵该如何处置?“

“将军饶命啊,我等都是伤重之人,好不容易得来条性命,还请将军手下留情啊!“其中一人哭喊着。

“不论你们是否受伤,既然是逃兵,可就是有罪之人。“

“将军!将军饶命啊啊啊……“哭喊声此起彼伏。

“咳咳,不过呢,你们若是能答应我,帮我个忙,我就可以替你们求个将功补过的情面。”

“答应!一定答应!”

“好!这样,你们在河边列好队候着,若是遇见那辽军奔逃而来,便击鼓呐喊,为我军鼓噪助声势!”

“尔等定当尽心竭力为将军效劳!”

“哈哈哈,好!”说罢,韩世忠便跳上马,一人单枪匹马冲向辽军,回旋如飞。

“将军,你看那是何人?“部将询问着辽军主将。

“不曾见过,哼,不过是一个小宋毛贼,没什么好怕的。“

“可是将军,他的行踪,确实有些诡异……“

“嗯,也是,传令下去,将队伍分为两部,据守高坡进行观望,切记,务必守住阵地,若有人出逃,格杀勿论!“

“是!将军!“

就在这时,韩世忠出其不意,突然击倒了两名辽军掌旗官,并趁着辽军大乱,奋勇砍击,苏格等人也赶忙前来助攻。舟船上,溃兵们一齐鼓噪喊杀,声浪动地,辽将见状,军心大乱,开始四散逃窜开来。

“将军!将军!他们宋军为何有如此众部,不是说不过百人吗?!”

“管不得那么多了,逃!”

“弟兄们!我们上!定要杀得那辽贼片甲不留!”韩世忠大喊道,并带着苏格等人乘胜追击,斩杀数众,所获颇多。

“延庆谢韩将军前来营救之恩!”一见到韩世忠,刘延庆便立刻跪了下来。

韩世忠赶忙将刘延庆扶了起来,“刘将军多礼了!这可是要折煞了韩某!”

“来人呐,搬银两上来!”

“是!”

“刘将军,这银子我不能收!”

“世忠兄弟,你要是不收,我便不起!”

听闻刘延庆这话,韩世忠也赶忙跪了下来。

“刘将军,你我都是为大宋卖命,保护自己的家国是你我职责所在!“

“世忠兄弟,你的大恩大德,刘某没齿难忘!“

“刘将军快快请起。“

“世忠兄弟,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多谢刘将军美意,只是,世忠答应了家人,还要急着赶回去~“

”哈哈哈,好啊,世忠兄弟果真是有情有义之人!“

“报!将军!有急函!”

“何处来报?”刘延庆不经意的问了一嘴。

“报告将军,是王渊王将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