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情定终身

  • 将行世忠
  • 鸢尾垃圾桶
  • 1900字
  • 2022-03-07 22:00:00

韩世忠撩起那马车的帘子,打量了一番生着闷气的梁红玉,没有说什么,只是挤身坐在了梁红玉的旁边。

“让红玉姑娘坐在这狭小的马车里,实在是委屈了姑娘。只是,世忠没能找到合适姑娘的骑服,也不好让姑娘穿着襦裙随我骑马啊。”

“韩将军身为一名武将,坐在这里,恐怕更加的不合适吧。”

韩世忠沉默良久,“到了京中之后我便放你走,你脚边那盒子里装的都是值钱之物,你拿走便是,去当铺当了,在京城中寻个安身之处吧。”

“我梁红玉何曾是那贪财之人?谁稀罕你那破银子。”梁红玉生气的踹了一脚那木盒子。

“唉……世忠一介武夫,不懂得姑娘家的那些喜好,这样吧,红玉小姐想要什么,同世忠说便是,世忠一定满足。”韩世忠的眼神渐渐暗淡了下来,她的喜爱怕是奢求不来的了,但是,最起码,不能让她恨我。

“你欠我那么多,其实一些小物件就能打发的?”

“红玉小姐,可不要再为难世忠了。”韩世忠淡淡的透过窗帘的缝隙看着窗外的风沙,荒沙终究是荒沙,当真是一副没有转机的样子。

“好,那我可就直说了!”

“但请小姐明示!”

“韩世忠!”

“哎!”

“你欠我一辈子的枇杷果!”梁红玉看着睁大了双眼的韩世忠,甜甜的笑了,她终究还是想明白了,死要面子活受罪,何苦互相为难呢?

韩世忠激动的一把抱住了梁红玉。

“姑娘说的可是实话?!”

“哎!你抓疼我了!”

“抱歉抱歉,是世忠失礼了!那个……姑娘可否再说一遍?”韩世忠紧紧的抓着梁红玉的肩膀,有些期待的看着她。

“韩世忠,你欠我一辈子的枇杷果。”

这一回,韩世忠有意的控制了手上的力道,轻轻的抱住了梁红玉,红玉也闭上了眼睛,静静地听着韩世忠那火热的心跳声。

“只要姑娘不离,世忠便永远不弃。”

“大娘,来两碗面。”韩世忠喊道。

“哎,好嘞~二位坐在窗边便好~这杭州城虽是江南啊,可这深冬时节,也当真是冷的,来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面可是再好不过的了~”汤面铺子的大娘十分热情的说道着。

“夫人慢点,这边坐。”韩世忠小心翼翼地安排着梁红玉坐下,毕竟,红玉大了肚子,身子也是不大方便的。

“哎呦~看看这对儿哟~当真是绝配啊~“

“大娘过奖了,不过是互相包容罢了,我家这位爷啊,大意着呢~“梁红玉打趣道,也看了看韩世忠的反应。

“哈哈哈,姑娘说笑了,这世间哪有不犯过错地人嘞,真心实意的待你便是了,你说是不是呀,这位爷~?“

韩世忠没有说什么,只是笑吟吟地看着梁红玉。

“哼,卖乖!“

“玉儿又是为何而不开心啊~“韩世忠将梁红玉的手拉了过来,不停的暖着。

“你这个骗子!“

“世忠何曾骗过姑娘?“

“那你说说,我都怀了胎,为何那院中的枇杷树还不结果?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吃上枇杷果啊?你还说不骗人?”

“哈哈哈哈,我的傻玉儿啊,你只知那枇杷果好吃,却不知它何时才能成熟啊~玉儿不急,待来年开春,彦直诞下之时,玉儿便可看到那枇杷果丰收的样子了~到那时候,没人跟你抢,那些可都是你的,不要吃乏了便好~“

梁红玉一时语塞,她确实不曾看过那黄澄澄的枇杷果挂在树上时的情形,每次吃到的,可都是家仆买好的。

“暂……暂且信你一回……“

“玉儿,下雪了。“

在巷间吃着汤面,笑看窗边飞雪,还有会有什么烦恼呢?韩世忠想着。是啊,只是,这世事终究不会随人愿,就像这窗外的白雪,那般的美好,好像全然不知此时大宋的岌岌可危……

“唔……感觉还是池州的面更有味道些。“梁红玉小声念叨着。

“那,不如,明年夏天便带着彦直回去可好?”

梁红玉一听便急了,“你到底是有多愣啊?当初,你也是听了我随口说的一句,便没有留在京城,来了这苏杭驻守。我虽是高兴,可也真是气死我了,我就是说说而已,你怎就当真了呢?“

“玉儿说过的每一句话,世忠都细细的听着,并且谨记于心,这是世忠欠你的,世忠只是想着,怎么把这世间最美好的送给玉儿。“

“唉……你怎就不懂呢?“

“世忠真的不懂。“

“现如今,大宋内部动荡不安,那辽和金的虎狼之躯,也时时刻刻贪恋着这中原腹地的沃土,我们作为大宋的子民,岂能苟活于世?“

“是啊,没有国哪来的家呢?只是……苦了玉儿了……”

“何来苦一说呢?”

“如今,我一直是告假在家,只怕是免不了被宣召回边疆啊……”

“世忠,有你这份心便足以,前线,放心的去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不急不急,我可是要看着彦直出世才肯走。”

“哈哈,真是孩子气,但愿这孩子能够生活在富足的大宋时代啊……”梁红玉轻轻的将手放在了已经显怀的肚子上,眉头不禁微微皱紧,这大宋,再怎样挽回,也是难当衰微的气场啊……

“玉儿且放宽心,世忠定会护我大宋疆土!”

不久,子温诞下,取名为彦直,以期他能够德才兼备,为人正直。

一年后,韩世忠被官家补任为右承奉郎,官家为示尊宠,特赐他直秘一职,掌管秘阁事务。当然了,这些只是虚职罢了,他们真正能够预示的,却是金国的来犯与家人的分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