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再续情缘

  • 将行世忠
  • 鸢尾垃圾桶
  • 2995字
  • 2022-03-06 22:00:00

童贯平定方腊后,班师回朝,行到京口,召营妓侑酒。

“将士们~今天洒家招待,大家好吃好喝啊~千万不要客气了~来,快些来陪大爷们喝酒!”

“韩将军!有美人来了!”王权死死的盯着帐帘,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哦,不感兴趣。“谁又能比得过那女孩呢?

童贯一招呼,一群歌妓便花枝招展的进来了,梁红玉与诸妓一同入侍。

“哎,进来了,进来了!“王权咋呼着。

韩世忠本来对酒席没什么性质,歌妓们一进来,突然,他一眼认出了梁红玉,多年不见,梁红玉依旧英姿飒爽,不落俗媚。

众多将领大吹大擂的欢呼畅饮,梁红玉不得不侍奉着,一位喝醉酒的将士紧抓着她的手腕不放。

“小娘子可当真是不落俗套啊~小爷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快,跟了小爷吧~保证让你日日春宵美景哈哈哈哈哈~”此人上下其手,十分无礼,不多时,竟想要当众脱掉梁红玉的襦裙。

就在这时,韩世忠一把抓住了那人的腕子。

“快走!“韩世忠在红玉耳边低喃道。

梁红玉看了看韩世忠,赶忙捂着脸,走到了帐外。

“辛将军,不如我来同你喝一杯吧~”韩世忠冲着已然酩酊大醉的辛兴宗说道。

辛兴宗一把甩开了韩世忠,“不要,你可比得上那小娘子娇媚?”当真是个好色之徒。

走到帐外,不知是何人蜷在草垛旁浅唱弄弦,低声吟唱着终究还是诉不尽的苦痛肝肠,韩世忠看着那人的背影,彷徨不可前,不禁扶额,该死,竟一眼就看得出是玉儿的背影,明明只是草草见过几面罢了,果然……还是忘不掉她……

待到一曲终了,犹豫了半晌,韩世忠还是走了过去,轻轻地搭上了红玉的肩头,却看到她早已是泪流满面,红玉一转身,主动的抱住了他。他什么都没有问,只是静静地,静静地搂住她,以盼能够替她挡住这世间的刺骨苦寒……

韩世忠望了望空中的明月,淡淡的问道:“何许人也?”他想知道,她是否还认得他。

红玉答道:“奴家梁氏,小字红玉。占籍教坊,东京人也。”

“我们见过的。”

红玉仍旧答道:“奴家梁氏,小字红玉。占籍教坊,东京人也。”只是,梁红玉早已涨红了脸,握紧了拳头,虽早已踏入红尘多时,却仍磨不掉本来争强好胜的性子,她不愿被人怜悯,更何况,是韩世忠这样被她嘲讽过的人。

韩世忠不禁叹了口气,“我曾邀你赏月,不如,今日陪我看看吧……”

“全凭将军摆布……”

“玉儿……你先前可不是这样的……为何沦落至此?”韩世忠看着梁红玉现在这副任人宰割的样子,心中满是说不出的苦涩。

“没……没什么……”梁红玉死死的咬着嘴唇。

“可是梁都尉出了什么事?”韩世忠心中早已有了答案。

梁红玉再也忍不住了,虽然,她知道,这样将怒气转嫁到韩世忠的身上不好,可是呢,他现在是她的唯一,唯一能够放下戒备的人。

“我不要你怜悯!哼,这次平定方腊可是在仕途上助你迈开了一大步,可是,你知道吗?!你们的快活便是我的痛苦!!!我们梁家,世代替大宋南征北战,立下战功无数。可是,官家区区因平定方腊这一次的战败,便翻脸不认人,听信谗言,把那贻误战机的罪名嫁祸到了我父兄头上,杀了他们还不够,竟将我和母亲贬为娼妓。母亲不甘受辱,却害怕我跟了她自寻死路,便将我偷偷托付给了一位先前熟识的官妓嬷嬷,我们都叫她王妈。在王妈带我们来京口的路上,母亲她……跳车自尽了……”

梁红玉先是怒骂着,之后……便是无尽的哀痛,她无言的啜泣着,这人呐,再怎么坚强,也是需要依靠的。

韩世忠拉住梁红玉的手,轻声的安抚着,“玉儿,如果你愿意的话,明日我就去将你赎回,纳为正妻。”

梁红玉一把便甩开了韩世忠,“我不要,我不要你管!!!”梁红玉大喊着,喘着粗气,她已经失去了理智,梁红玉虽为女儿身,却有着一些男儿都不能比拟的气概,她最厌弃的,便是来自他人的怜悯。

平复了半晌,梁红玉恭敬地向韩世忠行着礼,“奴家身份低贱,怎能配得上韩将军的垂怜呢?早已是夜半三更,露重天寒的,韩将军请回吧!“

说罢,梁红玉便快步走回了寝帐,韩世忠看着梁红玉逐渐远去的背影,不禁摇了摇头,该拿这个极为自尊的女孩如何是好呢?真的是令人心疼啊……、

“哎呦喂~这一大早的,是什么风把韩将军给吹来了呀~“韩世忠的到来令王妈感到有些惊讶。

韩世忠毕恭毕敬的向王妈作揖,“王妈,韩某有一事相求。”

“哈哈哈,莫不是看上了我家的哪位姑娘?”王妈觉得有些好笑。

“也不算是,只是……想替人赎身。”韩世忠不想为梁红玉添麻烦,当然了,更重要的是,不想让她坏了自尊心。

“害,可是那梁家的红玉姑娘?昨儿个儿,我可是看你俩出去之后就没回来过啊~”

“还个人情罢了,王妈不必多想。”

“哎呦~可是韩将军多心了~老奴自然是知道你与梁都尉的一面之情呀~你与那红玉姑娘也算是半个同乡了,理解~理解~将军想赎什么人,拿些银两来便是了,我也好向上面交差~”

“多谢王妈提点!”韩世忠自知理由牵强,瞒不过旁人,但是这王妈也没有明面上拆穿,韩世忠自然是感谢的。

“韩将军多礼了~玉儿也是我一小看到大的,你这样光明正大的,岂不是要伤了她的心?”

“是,还请王妈替我隐瞒!”

“哈哈哈哈~韩将军以为能瞒得住嘛~放心,我自会同她解释的~等到玉儿出了这教坊,还请韩将军以后多照顾着~老奴……也是无憾了~”王妈强忍住啜泣。

“王妈放心,韩某定会护她周全!“

“玉儿啊,过来一下~“

“哎,王妈,有事嘛~?“

“玉儿啊~快些收拾东西吧,有人替你赎了身,以后啊,可是要好生伺候着~“

一听到这儿,梁红玉怒火中烧。

“王妈!可是那韩世忠?!我不走!”

“玉儿啊,凡事都要有个度,见好就收吧。“王妈语重心长的说道。

这时,韩世忠掀开了帐帘走了进来。

“军马差不多整顿就绪了,我们该启程了。”他轻声说道,语气中满是不确定,不知为何,平日里气焰极强的他,总是会莫名其妙的不自信起来,当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我说了,我不走!!!”

“红玉!再这样僵持下去,可就是不知好歹了!”王妈一边说着,一边向韩世忠递着眼色,韩世忠一看便知,拉起梁红玉的手便走出帐外。尽管,梁红玉用力的想要挣脱,奈何这韩世忠,当年可是凭着力大如牛颇得赏识的,他并没有费多大的力气,便将梁红玉拉到了马车前。

“可是要我抱你上去?”韩世忠的语气中有些戏弄的意味。

梁红玉环顾了一下四周,该死,满是忙忙碌碌的将士,窜来窜去的,自己可是最好面子的!

“哼!”梁红玉瞪了韩世忠一眼,不情不愿却又利落干脆地登上了马车。

韩世忠听着梁红玉满是怒气的脚步声,不禁笑着摇了摇头,再怎么飒爽,这骨子里还是个爱发脾气的小女孩啊。

“哎呦,世忠兄弟何事笑得这么开心啊~”看到韩世忠站在马车前傻乐,王渊便走了过来,他想要逗一逗这个满身情愫的八尺大汉。

“王……王大人!”韩世忠吓了一跳,但是礼数可不敢废。

“哎~世忠兄弟还是如此多礼。不过……世忠兄弟,这马车里是何人啊~?可是那令世忠兄弟牵肠挂肚的梁家大小姐?”

马车内,梁红玉也是装作漫不经心,却也竖起了耳朵,一听到牵肠挂肚,那脸可是羞红得像个熟透的苹果。

“王大人,这话可不能乱说啊,别人怎样说韩某都无所谓,可是……不能坏了梁小姐的清誉啊……只是韩某一厢情愿罢了,韩某替她赎身,只是还个人情。”

“哈哈哈,世忠兄弟果然是重情重义之人啊,我也只是开个玩笑,还请梁小姐不要多想啊,王某先向梁小姐赔罪了。”王渊看了看晃动着的窗帘,不禁笑了起来,虽说是两个习武多年的铁血青年,在这儿女情长面前,还不是优柔寡断的?当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女之耽兮不可说啊!

“王大人,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了!”

“害,好说好说,这要我大宋在一日,王某便在一日,世忠兄弟写信便是~”

“好!王大人保重!”

“世忠兄弟也是!我们今后再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