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初显将才

  • 将行世忠
  • 鸢尾垃圾桶
  • 2557字
  • 2022-03-03 22:00:00

不久,西夏人又在监军驸马兀移的率领下,出现在小路上,经过了之前同夏军的几次胶着痛苦的抗争,宋军开始有了畏怯之状。

“将军可有心事?”看到刘延庆一个人背对着坐在一旁,韩世忠走上前问了问。

“唉……这该如何是好啊……”刘延庆满面的愁容。

“将军!世忠请求出战!”韩世忠单膝跪地作揖请求为军效力。

“不不不,快快请起,快快请起……少侠有所不知啊……这领兵的夏人可是生性多疑,身经百战,况且,他这一次出逃所带兵马几多,不是我们光凭几人之力就可歼灭的……”

“那领兵的可是兀移?”

“正是!西夏监军驸马兀移!”

“将军!世忠请求出战!可否让世忠带领几名士卒突围?!”

“这可使不得啊……你这要是去了,可就是死路一条!”

“世忠宁可为大宋捐躯,也不愿垂头丧气的被困在此地!”

刘延庆看着韩世忠,无奈的笑了,自己堂堂七尺男儿,泪花竟在眼眶中打着转。

他拍了拍韩世忠的肩膀,说道:“好……一切小心!”

韩世忠率领队中几名敢死士卒,冲入敌阵,敌人惊慌失措,纷纷前来应战。

“报!将军!宋人来战!”一士兵急忙忙的向兀移禀报急情。

“哟!这大宋小儿竟如此勇猛。来了几人?!”

“回将军,不过十人!”

“哈哈哈哈哈哈,这是来送死的啊,快快备马!我倒是要看看这几只蝼蚁能杀出个什么名堂!”

韩世忠等人以少对多终究是难以胜出,正当胶着之时,他看见敌营中有一个穿着普通但非常勇猛的骑士,便夺过一马,上前应战。

“哼,大胆宋贼!拿命来!!!”兀移大喊,只是,或许是饱食终日,他终究不是韩世忠的对手,只见韩世忠避过兀移劈过来的刀,手起刀落,那兀移便被斩下首级。

“啊!将军!”一西夏士兵大喊道。见主帅身亡,再加上韩世忠那杀人不眨眼的长刀,士兵们纷纷四散逃窜,西夏军队大败溃散。

回到营中,诸将纷纷称赞韩世忠少年英勇,是个不可多得的将才,平日里瞧不惯他的那些纸老虎,也都纷纷闭口不言,避之不见。

“哈哈哈哈,好啊,好啊,世忠兄弟果然不同!”刘延庆高兴的说道,竟同韩世忠称兄道弟起来。

“将军过奖了,世忠年纪尚轻,还需同将军学习许多。”

“世忠兄弟言重了,这军中唯你一人独用铁胎弓,所射金石,无不贯穿,真乃骑射绝人类哉!日后定能成就一番事业!”

“世忠愿跟从将军,守我大宋江山!”

“好!如今的当务之急,便是那夏军的残余,这夏贼虽说失了主帅,可他们毕竟人多,还需我们乘胜追击!”

刘延庆带领大军驻扎在天降山砦,一边注视着敌军的动向,一边伺机而动。韩世忠夜登敌军城墙斩杀二人,割下护城毡以示达成。之后,宋军又在佛口砦遇到逃窜的夏贼,韩世忠又斩数级。宋军行到藏底河,韩世忠又斩三级,屡立战功。

“大人,我军中一位名叫韩世忠的小将,有勇有谋,是个可用之才。延庆恳请大人上表朝廷,为世忠兄弟谋个职衔,以资鼓励!”

“刘将军这立法还需学习啊,这才刚刚熟识,怎就和下级称兄道弟了呢~?过分的收拢人心可是要被童大人怪罪的~”经略使提示道。

“是!谢大人提点,刘某一心想着我大宋疆土,并无二心,只是,刘某不忍心看着一代将才就此埋没。”

“是是,刘将军爱才心切我自然是知道的,我这就给童大人上书,请求破格提拔!”

“大人,经略使上书来了~”不同于前线的惨烈,京城中满是太平盛世的景象,令人迷惑。

“什么事啊~哎呦!你这死丫头,这是要把老奴给捏死啊!按摩都不会吗?按摩?!退下吧!要是再有一次,当心点你的脑袋!哼!”

“大人,大人~”

“哎哎,经略使上书来什么是?说来我听听。”

“害,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一个叫韩世忠的士兵,斩杀数名夏贼,屡立战功,军中想要为他求个功名~”

“哦~?那人是何时应征入伍的?”

“回大人的话,是才的事~”

“哼!一帮喜爱增饰的粗人!老臣主持边事多年,怎么可能?提一级吧,你写,洒家可懒得动笔!歇了歇了~”

看完诏令,刘延庆一把便拍在了桌上,“这厮岂不是有眼无珠?!”

“刘将军且息怒~童大人可是你能得罪的~?”经略使缓缓说道。

“倘若赏罚不明,怎么激励将士?怎么鼓舞军士奋勇杀敌,血洒阵前?!”

“刘将军~是金子便总会发光,童大人又不是不赏,这不是升了一级嘛~慢慢来呗~”

“多谢经略使提点。”嘴上虽说着感谢,刘延庆还是愤愤不平的离开了。

“将军,您找我。”进到帐中,韩世忠毕恭毕敬的作揖行礼。

“世忠……我对不住你……还是没有办法为你讨得更多……”刘延庆觉得自己愧对于韩世忠。

“将军言重了,世忠从来就不是那贪图功名之人,世忠觉得,只要能够跟着将军上阵杀敌便好!”

“唉……世忠啊……你还是太年轻了……不懂这官场的险恶……若是你品级不高还十分能干的话……迟早会遭人妒恨,落不得一个好下场的……”

“将军,世忠不怕,作为大宋子民,拼尽全力,上阵英勇杀敌,本就是应该,何苦要被官衔束缚住呢?”

多年之后,当韩世忠亲眼见证着岳飞被“莫须有”的罪名杀害时,再次回想起这一段,不由得叹惋自己的年幼无知,自己当年真可谓是不惧生死的愣头青啊!岳飞这样的大将遭人妒恨是都尚不得保全性命,自己当时又是何来的勇气呢?或许,这便是不知者无畏吧……当然了,这都是后话了……

当晚小队中的战友们同韩世忠一同饮酒,为他庆贺。

“天呐~这么多银两都分与我们?!”看着眼前整块的银元宝,将士们都震惊了。

“是,大家平时也是辛苦了,多拿些寄回去孝敬爹娘吧……”

“世忠哥哥,你先前给过我碎银了,这些我不能拿。”王胜软软弱弱的说道。

韩世忠无奈的拍了一下王胜的头,“你这小子,让你拿你就拿,哪来那么多的废话!”

“世忠兄,你就不留一丁点吗?!”

“不了,我爹娘早已过世,我还没有什么家事……不必了……”突然想到了她……

“世忠哥哥,你就没有喜欢的姑娘?”王胜八卦道。

“嗯……算是有……也算是没有……哎不对,你小子,竟关心起我的大事了!”

“哈哈哈哈,是啊是啊,小王胜,快些长大吧,拿这银子讨个好媳妇哈哈哈哈……”将士们打趣道。

“世忠兄,你这一次立了这么大的功,才升了一级,不觉得心寒吗?”

“害,我一向不在乎这些,只要能跟着刘将军,为大宋建功立业,足矣!”

“世忠兄好气魄!来!我们敬你!”

虽然空气中满是烽烟留下的味道,但是这一点都不会打散众人的兴致,大家都是喝得酩酊大醉,倒头就睡。大醉过后,韩世忠半夜惊醒,发觉自己竟然连盔甲都还没脱下,觉得这铁甲寒意凛冽,便走出营帐,想要到火堆旁取暖。一出门,看到了天上的圆月,一下子便想到了她。朝着故乡的方向望去,仿佛那夙愿只隔一箭,这故乡竟然近似天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