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纷纷扰扰

  • 将行世忠
  • 鸢尾垃圾桶
  • 2640字
  • 2022-04-04 22:00:00

“恭喜圣上,贺喜圣上!”

“哈哈哈哈,众爱卿不必多礼,世忠忠勇,朕知其必能成功!”

“圣上!”大臣沈与求说道,“自建炎以来,将士未尝与金人迎敌一战,今韩将军连捷以挫其锋,厥功不细,韩将军实为中兴武功第一人啊!”

“哈哈哈,那自然是的。”高宗的眉眼中难掩喜悦,“朕定当重重赏他!”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将军韩世忠,忠心为国,体恤良民,英勇抗敌,实乃我中兴第一武将。现进官少保,加授武宁、安化二镇节度使及京东、淮东路宣抚处置使,特命其于楚州开置官署。钦此!韩将军,快快领旨叭~”

“臣韩世忠,谢过圣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韩将军,官家希望您能够尽快去楚州,维护当地百姓安危,还请韩将军择日启程吧~”事实上,淮甸一派残敝景象,朝廷议论均视之为畏途,表面上是圣上恩宠,实为一个苦差事。

“好的好的,多谢康公公提点。”

“这是哪里的话,韩将军英明神武,这是韩将军应得的~”康营说道。

“只是眼下,挞辣屯泗州,兀术屯竹塾镇,此二人皆以以书币约战,我也应允了……处理完此事,我便即刻启程前往楚州!”

“好的好的,行军打仗之事,咱家也是不太懂的,韩将军一切保重便好~“

“是,多谢康公公体恤,还劳烦康公公代我向官家请罪才是呢。“

“那自然是的,韩将军且放心,咱家自认会交代妥当。“

“世忠谢过康公公!“

“哼,我堂堂金国元帅,竟然能被一小小宋贼所扼,真是岂有此理!“完颜兀术看着手中的橘子,气不打一处来。早先,韩世忠曾派两伶人,以橘、茗分别到兀术、挞辣处报聘,以示应允。一收到这橘子,完颜兀术那可真的是被气坏了:让一伶人前来,这是明里暗里的损我啊!

“元帅不必动怒,以将军的雄才伟略,那宋贼定不是将军的对手~“

“切,说得比唱的好听!“

兀术看着窗外的雨夹雪,要说不担忧……肯定是不可能的。眼下,四处馈道不通,野无所掠,军中粮草殆尽,将士们开始杀马而食,军中皆怨……他其实早就有退兵的打算了……只是,不服气。已经攻到这儿了,不想就此罢休……

有些时候,压垮骆驼,只需要那最后一根稻草……

“元帅!国中来信了!“一将士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中途,还绊倒在地。

完颜兀术有些不祥的预感了……因为他知道,金国不同于宋国,一旦国中来信,那便不是什么好事情……

“何事?说来听听。“他努力的压低自己的声音,尽量让它听起来平稳些。

“元帅!国主病重,夫人恐国中有变,请元帅速速回去协助秉持朝政!“事实上,金国国政混乱,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好,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元帅,夫人说,情况紧急,望元帅速速定夺!”

“我知道了!”兀术被念叨的有些恼了。

“元帅饶命元帅饶命!”将士知道自己热闹了元帅,便赶紧跪地求饶,“那,臣先行告退了……”说罢,他便连滚带爬地跑掉了。

兀术不由得叹了口气,此行,的确是他大意了……等着瞧吧,来日再战!

“来人啊!”

“是,元帅请讲!”

“我们连夜撤军!”

兀术撤军后,待到规整好一切,韩世忠便携夫人梁氏,率大军自镇江出发,全师过江,进屯楚州(今江苏淮安)。由于条件恶劣,韩世忠于楚州“披草莱,立军府”,与士卒同甘共苦;梁红玉也亲自“织薄为屋”,这才得以安顿下来。

此后,韩世中又招抚流散之徒,发展商业,通商惠工,使得楚州摇身一变,成为一座重镇。

当然了,抗敌自然是少不了的,韩世忠进屯楚州之时,金军,伪齐镇淮军曾屡次派兵入侵,均被韩世忠击败。

当时身为右相的张浚,北上视师,要求诸将发起对金、齐的攻势,韩世忠奉命自承州、楚州谋取淮阳。而此时,伪齐刘豫方聚兵淮阳,韩世忠便即刻引军渡淮,沿符离而北,直至淮阳城下。

战中,由于一些宋军的倒戈,韩世忠为贼所围,他奋戈一跃,溃围而出,不遗一镞,毫发未损。

韩世忠的部将呼延通,与金将牙合孛堇单挑数回,搏战激烈,最终,呼延通将金将生擒,宋军乘锐掩击,金人败去。

“呼延通,今日设宴,将王德也找过来吧。”自上次诬陷韩世忠,王德便被高宗以一个莫须有的罪名降职至韩世忠麾下,苟延残喘着。

“嗯?将军不是一向不与那王德交好?”

“我自有妙计。”韩世忠狡黠的笑了笑。

看了那笑容,呼延通立刻便懂了,“是将军,我这就去安排!“

“王德兄弟,你来。“宴会开始前,韩世忠便叫来了王德。

“这……将军,小的多有得罪,还请将军恕罪!“王德看着韩世忠的眼神,心中不由得发颤。

“哈哈哈哈,哪里的事,本将军,只是想赏你些东西~夫人~拿来吧。“

“是,将军。“

梁红玉缓步走来,手上捧着个盖着红布的什么东西。

“来,看看本王赏你的~“韩世忠一把掀开红布,之间红布下面的,是一套巾帼服饰,宴会上顿时一片的哄堂大笑。

“将军……将军的美意,臣心领了……“

“哎,心领了哪里够呢,夫人,快令人为王德兄弟梳妆打扮吧~“

“好的,将军~王德兄弟,随我来吧~“

王德不由得捏紧了拳头。

“将军……这就……过分了吧……“

“过分?弟兄们,你们说,过分吗?!“

“不过分,不过分!“将士们的起哄声此起彼伏。

“王德,你消极应战,今日若不是呼延通生擒金将,搏出一线生机,我军便是惨败!这是你罪有应得!将士们,你们中若是有人胆敢怯战,便是此等待遇!都听明白了吗?!“

“是,将军!“

“拉下去吧!“

“是,将军!“两三个将士三下五除二的便将王德拖了下去。

“韩世忠,你这个混蛋,你会遭报应的!!!“

随后,韩世忠率军包围淮阳,久攻不下……

“主上,那宋军,已经在外包围多日了……我们……“

刘豫紧皱着眉头,却没有什么办法,“早先,元帅曾告知我,受围一日,便举一烽……可能……他有办法,来救我们吧……“

“主上,可是……今天若是再点烽火,那便是第六个了……“

“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了……点上吧……“

“是,主上……“

“将军,刘贼那边,除了点烽火,迟迟每个动静,不如,我们强攻吧!“呼延通说道。

“……不可……此处易守难攻,我军若是强夺,定会死伤惨重。断然不可!“

“可是……“

“张浚将军那边有回信了吗?“先前,韩世忠曾向张浚求援。

“回是回了……只是……“

“只是什么?别吞吞吐吐的!“对于此事,韩世忠真的很焦急,而今,宋军虽说是占了上风,可是,刘豫那边,毕竟是在自己的老巢里,物资丰富,宋军这边,粮饷早已不足……

“将军,张将军那边以您过于冒进为由,回绝了……“

“可恶!事到如今怎么连张将军都这样了?!”

“将军……而今朝堂之上,除了您和岳将军……其他的都是主和派……”大敌当前,还是怕死的人为众。

“将军!将军!”一将士慌慌张张的前来。

“何事如此焦急?”

“将军!金将完颜宗弼和刘猊率领伪齐剩余兵力前来援助了!”

“将军,大势不妙啊……”呼延通有些无奈的说道……

“事已至此,只能靠我们自己了!传令下去,出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