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黄天荡之战(二)

  • 将行世忠
  • 鸢尾垃圾桶
  • 2311字
  • 2022-04-01 22:00:00

“宋军使船欲如使马,奈何?”回到军营中,完颜宗弼十分的懊恼,也确实是黔驴技穷了。

“元帅,不如我们这样。”完颜宗弼手下的一谋士说道,“我们之所以被困于黄天荡之中,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地形不熟,不如我们贴出榜文,询问当地之民,有何脱困之计~”

“嗯……此计甚好!传令下去,募人献破海舟策,必有重赏!”

果然,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闽人王某者,揭榜而来。

“郎主,您待的这个地方,有一故道,是为死河道。沿此道而行,可进往长江之处,凿大渠接江口,则在世忠上。况且,宋军的船只,船体较大,不能划桨,一定要鼓风而行。不如就选择无风之日,刚好也可缓解战士眩晕之困。”

“哈哈哈哈,好啊,果然是智勇之士,赏!”

此计一得,完颜兀术赶忙下令开始挖掘这条河道,并将两岸百姓都召集到此地,日夜施工,一夕便已潜凿渠三十里。

另一边,由于人数差距悬殊,见金军迟迟没有动静,韩世忠也是按兵不动,韩世忠觉得,反正,早晚能将金军活活困死在此处,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令韩世忠没有想到的是,金军竟将那河道连夜挖通了……

这一日,天气晴朗,江上无风的,金军出击了。

“将军!金军出兵了!”

“应战!”韩世忠并没有多想什么。

“是,将军!“

“世忠!“梁红玉急忙叫住韩世忠,”敌人多日未出,提防有变!“

“哈哈哈哈,都是煮熟的鸭子了,还能飞了不成?能有何变?以卵击石罢了。“韩世忠显然有些轻敌了。

只是,韩世忠看着如此这般风平浪静的江面,心中暗暗叫着不妙。却见,金军的小船只,连成了一片,上面铺上了木板,也克服了将士们,在船上容易感到眩晕的这一问题。

“糟糕,中计了!”

宋军帆弱不能运,而金人以小舟纵火,矢下如雨。

战船一艘接着一艘的燃烧殆尽,火焰连天,无数的宋将战死于此地,金军乘机得以渡江遁去,完颜兀术得以全身而退。

数日之计,毁于一旦,功亏一篑……

这一仗,虽然在从战术上来说韩世忠此战败的很惨。但是从战略上来说,韩世忠以绝对弱势兵力而能阻击金兵达四十八日,而且金兵北去后不敢南顾,已经达到了击退金兵的战略目的,这对于宋金两国的关系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奠定了南宋一百多年的偏安之居。

自此,宋金对峙将近百年……

高宗率文武百官,还都杭州,将杭州更名为临安府,建都于此,却并没有大肆营建宫室,时刻宣称着终有一日要夺回东京,不忘中原故土。实际上呢,真正的历史是不会欺骗的……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大将韩世忠,忠心为国,英勇抗敌,实为国之栋梁,擢封为检校少保、武成感德军节度使,神武左军都统制,赐六札,厚褒奖,钦此!”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哈哈哈哈,不愧是韩将军啊,谁说朕朝中无人了!哈哈哈哈~”

自金军退兵后,高宗便一直是这样快活着的,毕竟,终于可以偏安一隅了,不再时刻为着那生死而胆战心惊,谁不快活呢?

“在为何事而烦忧啊?”自下了朝,韩世忠便一直是闷闷不乐的。

“嗯……不清楚……”自收集残部,返还杭州后,韩世忠总是觉得心里不太痛快,却也说不清为着什么。

“害,那就是无妨……”

“定胜糕,定胜糕,这位夫人,来一块定胜糕吧~”梁红玉并未说完,却被这吆喝声吸引过去了。

“定胜糕?”梁红玉有些奇怪的问道,“为何会叫这名字?”

“哎呀,夫人,这你就不懂了吧,多亏了这糕啊,那韩将军才不至于在同那金军抵抗时,失了气力,顶饿得很呢~”

梁红玉无奈的笑了笑,看了看那糕的形状,“哦,确实有那么几分相似。”

“哎呦,夫人哟,这,你又没见过那真正的定胜糕,怎能说只有几分相似呢~要我说啊,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这位小哥,难不成,您见过?”梁红玉刨根问底的逼问道。

“这……这……我……”

“玉儿,走吧。”不等那人说完,韩世忠便挽着玉儿的手,向别处走去。

从韩世忠的眉目中,不难看出那更深一层的皱眉痕。

“我想,你该是为这那一战而自责。”

“哎……难说……”韩世忠知道的,是他轻敌了。

“十分之事,你已做到了九分,有何忧心的呢?”

“不不不……在国家之事上……一分未到便是前功尽弃……”

“世忠……你……”

“好了玉儿。”不等梁红玉说完,韩世忠便打断了她,“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这件事,我还是要再缓和几日,放心。”

“嗯,好。”

“哎呀!忠爷和夫人回来了!”看门小厮激动的喊道。

“哎哎,恭喜韩将军凯旋!”王妈一遍贺道,一遍拍了一巴掌小厮的头。

“啊,王妈,我又没说错话,你打我做什么?”

“你啊你!当真是不学无术。嘿嘿,韩将军可千万不要同他一般见识啊~”

“嗯?他……说错什么了吗?”王妈的反应弄得韩世忠一头雾水的。

王妈赶忙跪下来,一边磕着头,一边说道:“求韩将军大人不记小人过!刚刚这小厮不小心玷污了将军名讳,还请将军恕罪!快,还快求将军恕罪!“王妈一把将那小厮拉过来。

“求将军开恩,求将军开恩!“其实,小厮也是一头雾水的,却也不明就里的一遍遍磕着响头。

“嗯?“韩世忠仍然不明白。

“莫不是……就因为他叫了世忠一声忠爷?“梁红玉试探的问着。

“求夫人开恩啊!”

“这是为何?“

“哦,是这样的,官家有一不成文的规定,有功之臣,一律不得直呼其名讳,就连名字中的字眼,都不得出现,必须叫尊称~“

“是是是,夫人说的没错!“

“王妈,您快快请起!“韩世忠皱了皱眉头。

“求将军开恩!“

“王妈,吾名世忠,汝曹毋讳‘忠’字,讳而不言,才是忘忠也~咱们家没那么些规矩,快起来吧~“韩世忠向梁红玉递了个眼神。

“哎呀,王妈~“梁红玉赶忙上前将王妈扶起来,”王妈,你这可就是见外了啊~我和世忠,都是没礼数惯了的,哪有那么些的讲究啊~“

“夫人,将军立下汗马功劳,这种时候,人人都会眼红。不小心些,若是将来被人抓到把柄,那才是毁了将军啊!”

“嗯?!王妈可是听到了些什么?”

“这……这……”

“王妈,您就放心说吧!”梁红玉虽是轻柔的安抚着王妈,却满是担忧的看着韩世忠,看来……情况不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