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黄天荡之战(一)

  • 将行世忠
  • 鸢尾垃圾桶
  • 2520字
  • 2022-03-30 22:00:00

“将军,我们为何要在这破庙里埋伏着啊?那金贼说不定连这个地方都不知道啊?”韩世忠颇为赏识的小将解元问道。

“金军将领习惯于先行观察敌方地形,再做排兵布阵,而此地,位于高山之上,丛林密布,较为隐蔽,也刚好适合眺望我方阵营。”成闵解释道。

韩世忠颇有成就感的笑了笑,“不错的,此地地形复杂,金军又多是骑兵,金将定不会带太多人马前来。刚好适合将他们一举剿灭!“

“哎哎,将军,来人了!“解元喊道,声音很轻,却难掩激动之情。

“杀!“

只见,韩世忠一声令下,庙里一百,庙外一百,两百宋军精锐便冲上前来,将金军团团围住。

不过呢,这完颜宗弼也是一员名将,弓马娴熟。一见宋军如此阵仗,上马便跑。其余金军士兵为了保护主帅,拼死厮杀,毕竟,不能让主帅有失。

“不妙!“韩世忠眼看着完颜宗弼逃下山去,深知山下那一百兵将定是挡不住他。

如果,此时生擒或是直接杀死了完颜宗弼,历史会是有个一百八十度大反转吧。

只是,历史从来就没有,也不相信什么如果……

“元帅,您没事吧。“

完颜宗弼将手中的剑丢到一旁兵将的手中,抄起酒壶便是满满的灌了一大口,之后将酒壶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粉碎。

“元帅!“

“岂有此理,这些宋狗也是太狡猾了,竟胆敢伏击本元帅?!哼!韩世忠!这哪里像是个名将所为,有本事,堂堂正正地打一场啊!我一定让你瞧瞧我们大金武士的威风,真是卑鄙龌龊!“金国人最瞧不上宋朝人的,便是这一点,从来不跟我堂堂正正地打,我一来你就跑,最后都闹得搜山捡海捉赵构了。

兀术便派遣使臣,前往宋军大营,约定大战之日。

水战,宋军虽是有些许经验和把握,但是,毕竟金军十万,宋军八千,如此悬殊的差异,不可小觑。如何以少胜多,颇让韩世忠费心。

“将军,有人送来了些许糕点!“

“嗯?糕点?“

“是,将军您看。“

“奇怪……“那些糕,两头大,中间细,梁红玉感觉十分的蹊跷,便逐一掰开来,“世忠!你看!”

梁红玉发现了一字条。

“敌营如定榫,头大细腰身;当中一斩断,两头不成形……”

“世忠,莫不是有高人在暗献破敌之计?”

“这……是何意?”韩世忠有些不解。

“啊!就如这糕一般!直冲敌营中部,拦腰截之!”

“哦?”

“世忠,不如,我们连夜出兵,方可大获全胜!”

“好!传令下去,即可出兵!”

“是,将军!”

韩世忠刚要执剑离去,似是想起了什么,连忙走了回来,一把抱住了红玉。

“玉儿,一切保重!“

“嗯。“梁红玉轻声应着,不过呢,她好像还有别的什么想法……

“将军!宋军出兵了!“

“哼,好啊,前去应战!“

完颜宗弼自信满满的带着十万大军,浩浩荡荡的出兵,前去与宋军在那江中决一死战。

只是呢,一打起仗来,便出了问题……

“将军!将军!出事了!“

“何事?“大敌当前,完颜宗弼十分的不耐烦。

“将军!将士们,大多不适应乘船!“

原来,这骑兵,在岸上虽是奔驰如飞,可是毕竟不适应乘船,上船便吐。

“哼!一群废物!“完颜宗弼十分的愤怒。

“请将军恕罪,是小的们无能。“一见大元帅十分的愤怒,这小将吓得浑身发抖,如同筛糠一般。

完颜宗弼十分的焦虑,在帐中频频踱步。

终于,“这样!女真兵不要上,让汉兵上!”事实上,金军中的宋朝降兵,不在少数。

“将军英明!”

只是呢,他还忽略了一点,这些汉兵,大多也都是北方人,不习水战,况且,降兵,心中本就有愧。

更何况,金国没有水军,宋军部队所用的,是战船,艨艟巨舰,而金军确是临时抓来的一些个小船,甚至连渔船都有,劣势太多。

果然,双方一交战,胜负便立刻分明。

金军士兵落水淹死者甚众,而那些小船,一见那庞然大物,自然是往前划的少,往后逃的占了大多数了。

完颜兀术却不想放弃,双方死战十合,仍旧难分胜负。

这时,江面上传来了一阵阵擂鼓的声音,响彻天际。

“弟兄们,你们看!”“看呐!”“快看呐!”

“何事?是何人在擂鼓?”韩世忠有些纳闷地问道。

“将军!是夫人!“

“夫人?!“

原来,梁红玉早已上到金山寺,亲执桴鼓。

自古打仗,排兵布阵都是极为重要的,水师战船之间的抗争更是这样,如何保持队形的严整,与主帅座船保持一致,不致于溃散,可以算得上是战役胜利的先决条件了。在江面上,很难辨别方向,有时甚至可能会出现大雾弥漫的情况,不易观察敌人。而梁红玉所做的,正是以擂鼓警示,再加上通过红旗指示目标,可以说,韩世忠此次能够打败金军,梁红玉当是首功!

此时,金军处于长江以南,就算是想要逃亡江北,也是被宋军死死禁锢着。

“将军,眼下,该是如何啊?!“金军大营之中,将士们都是十分的焦虑。

“该死……“

“将军,好汉不吃眼前亏!不如,我们前去服个软算了。“

一听到服软一词,完颜宗弼震怒,一把便狠狠的掐住了那人的脖子。

“你胆敢再说一遍吗?!“

“将军!只要将军不再执迷不悟,小的死而无憾!”

“你!”

“将军!”“请将军深虑!”“请将军深虑!“

眼看着,前来求情请命的将士越来越多,完颜宗弼一时间竟有些下不来台了。

他环顾着四周,看着眼前一个个伤痕累累且疲惫不堪的将士们,这一仗,当真是要输了吗……?

“哼!等回来再收拾你!“完颜宗弼松开了手,那金将便瘫软在地,瑟瑟发抖,他知道大元帅是个多么自负的人……

“将军,金军阵营大开,那完颜兀术带着骑兵出来了!“

“哦?何事啊?“

“将军,金军那边,请您前去答话。“

“哈哈哈,好啊,那我就前去会一会!“

“金兀术,何事啊!“

“哼!我此次南下,孤军深入,确实有些对不住贵国的地方,不过呢,大家各自为主,希望您能原谅。望韩将军放我一条归路!“

“哈哈哈,可是,若是如此,我们,也没什么好处啊~“韩世忠紧紧咬住,不肯松口。

“只要将军肯放我一条生路,我这一路拿来的金银珠宝,全部归将军所有!“完颜兀术也是知道的,而今宋朝这状况,宋军军饷也是极为吃紧的,他希望以此来打动韩世忠。

“不可能!我在此放下这话了,今日,有你无我,有我无你!我定是要将你擒杀!“

“尽归所掠假道!“

“不可!“

“献以名马!“完颜宗弼不断地在加大筹码。

“绝不可能!“

“那好!韩将军请讲!“

韩世忠掷地有声地说道:“复我疆土,还我两宫,则可以相全!”

一时间,兀术语塞。

“哈哈哈,宋狗的皇帝都给我上了降书顺表,哀哀乞怜。你一介武夫,竟敢跟我争这些?!你有什么筹码可争呢?!”

韩世忠一听,解下弓箭,一箭便朝着完颜兀术射去。见箭来,完颜兀术赶忙拨马就跑。

回到营中,完颜兀术十分的郁闷,这究竟该是如何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