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英勇攻夏

  • 将行世忠
  • 鸢尾垃圾桶
  • 2249字
  • 2022-03-02 22:00:00

“哎哎,你们听说了吗?军里来了个小白脸!”将士们窃窃私语着。

“又来个混饭吃的?”

“害,可不是吗,现在这各地动荡的,庄稼收不成,东西也卖不出去,就数这军营中补贴最高,福利最好了~”

“哎哎,他来了他来了……哼,果然,一看就不是能打仗的样!”

韩世忠从他们身旁经过,自然是听到了他们的议论,只是不想同他们一般见识罢了,小白脸是吧,以后有你们好看的。

这时,突然有人伸了一下脚想要绊倒韩世忠,世忠一回身,一脚踏在上面,疼得那人哇哇大叫。

“哎!小子,你才多大啊,竟如此欺人太甚!”由于年龄小,士兵们都看不起他。

“在这军中,岂是论年龄排的辈分?就知道窝内争斗,遇上那夏贼,还不是七上八下,四散逃窜?!”

说罢,韩世忠一把抽出腰间的长刀,“可有人来同我一决高下?!今日,世忠若输了,任凭各位处置,若是没输……还请刚才议论世忠的各位同我道歉!”

这些平时在军中混吃等死,倚老卖老的残兵败将何曾见过如此刚勇之人?一见韩世忠拔刀,虽没跪地求饶,但也是怕得颤抖不已,却仍旧牛气冲天的,来掩饰内心的恐惧,“我……我们可不跟你比!哼!你这厮,好自为之!以后见了我们,记得绕道走,不然……不然爷爷们非把你打趴下不可!”说罢,几人拔腿就跑。

韩世忠擦了擦刀刃,淡然的收了回去,他早就料到了会是这样,同时,他也感受到了满心的惆怅,大宋的劣根性,也便是这样吧,光凭一人之力,真的可以拯救这一切吗?这时,突然有一人从韩世忠身边经过,骑着马,飞奔向营中大帐,“急报,急报!西夏再次来犯!!!”

不久,郡中调兵前往前线捍御,韩世忠也在遣中,行军最终在蒿平岭驻扎下来。到了银州,夏人一向谨慎形式,便婴城自固,宋军久攻不下,死伤惨重,士气十分低沉。

“弟兄们,我们为何不去奋起突围?”韩世忠看着一个个垂头丧气的残兵败将,胸中满是愁闷。

“呵,要突围?你自己去吧,死了倒还好说,不死……那可是军法伺候!”

“害,就凭他这个小白脸,去了肯定是个死啊,那还用得着等军法,哈哈哈哈哈……”

“无能!”说罢,韩世忠便起身拿着长刀,孤身一人前去突围。

他一人爬过城墙冲了进去,斩杀了敌方一员大将,并将其武器扔出城外,宋军受到了鼓舞,一拥而上,攻下了城池。

帐中,韩世忠跪在地上听候发落。

“哼,无名小卒!你可知罪?!”军中领兵抗夏的刘延庆审问道。

“报告将军,世忠不知何罪之有,世忠只知,国难当前,无论如何都要歼灭敌人,保住我大宋江山!”韩世忠一字一句,不卑不亢的回道。

刘延庆拔出腰间的长剑,慢慢走到韩世忠的面前,韩世忠却没有任何退缩的反应,仍旧死死的瞪着刘延庆。

“哈哈哈哈哈哈,好啊,好啊!这可是我大宋的未来!我大宋的江山,有救了!!!少侠快快请起!”刘延庆一把便扔下了手中的剑,将韩世忠扶了起来。

“延庆多有得罪,实在是罪过罪过。不瞒少侠,自打你来到军中,我就十分的怀疑你,我不敢相信,如此那般重文轻武的大宋竟会有如此勇武之人?这一次你攻破夏的守卫,我就更加的担心你是夏军派来的习作。现在看来,不愧是我大宋的热血男儿!延庆实在是佩服!”

“将军过奖,世忠不过一介莽夫,空有一身的力气罢了,还是将军您智勇双全!”韩世忠作揖,毕恭毕敬的回道。

之后,韩世忠再次因作战勇敢由一个无名小卒晋升为了统管十几人的小队长,只是,大家仍旧不服他。

近来几日,队中频发偷窃事件,将士们的闲币碎银时常丢失,却也找不出个所以然来,大家纷纷怨声载道的。

“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队长都偷盗成瘾的,这将士还能是什么好种?!”

“哎呦,说不定啊,就是那韩世忠偷的嘞~之前听人总说他劫富济贫,我看呐,都是虚传,说不定,都进他腰包里了!”

“哎哎哎……你干嘛抓我啊,哎呀!”这时,队中的一刚入伍的男孩被韩世忠揪了出来。

“泼韩五,你要干什么?!随便抓了个替罪羊?!哼!果真是泼皮出身,如此这般的不讲道理!”

韩世忠也不说什么,只是将男孩袖中的一个荷包掏了出来,一倒,满是碎银。

“竟是你小子?!”

“弟兄们,上!打死这小偷!”

“打死他打死他!”

韩世忠见势不妙,赶忙挡在那男孩的身前,“众将士还请多听世忠一言。这孩子尚未成年,谁还不曾犯过错呢?不知者不罪便是此理。更何况,如今,我们的敌人该是那夏贼,这孩子虽爱小偷小摸,但是,罪不致伤天害理,且孺子可教,不如原谅他可好?”

“你说原谅就原谅?!我要报到刘统领那里,这种祸害,必须军法处置!”

“对对!军法处置!”

“哎哎,诸位且慢,听我说完可好?那些细碎银两,我双倍奉还给!”

先前的话,这群武夫不打听,当然也没大听懂,只是,一听这双倍奉还,便纷纷眼冒金光。

“哼!你可说好了!双倍!”

“自然,世忠不是那言而无信之人!”

“罢了罢了,弟兄们,都散了吧!”

劝散诸将,韩世忠便慢慢走到男孩面前,男孩仍旧是怯懦懦的跪在原地,浑身颤抖着。

“哈哈哈哈,既然没那胆量,又为何行偷盗之事?”看着狗仔般的男孩,韩世忠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回……回小队的话,我娘病重在家……我想替她多攒些银两治病……”

“你可知偷盗的罪在军中足以让你掉脑袋?”

“我……我知道!只是,用我一命来报家母的养育之恩,足矣!”男孩不卑不亢的说道。

“叫什么名字?”

“姓王,单字一个胜。”

“哈哈哈,好啊,王胜,王胜,将来可是个将帅之才,世忠赞许你的孝顺。来日,若是有什么困难,找世忠便好!这些银两,你先拿去!”

韩世忠丢过去一个钱袋,王胜一打开,顿时十分的感激,一下一下的磕着响头,“他日定会报答少侠之恩!”

“哈哈哈哈哈,不必了,同我一起保全这大宋江山便好啊!”

由于韩世忠的处事公道正派,说话正直在理,大家也都听他的话了,他在军中也是十分的有威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