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槛俘归朝

  • 将行世忠
  • 鸢尾垃圾桶
  • 2227字
  • 2022-03-28 22:00:00

“韩将军,在这闽南,可定时要与林某说的~”福建提点刑狱公事林杞殷勤的说道,自打见了韩世忠,他便一直是这样积极趋炎附势的,毕竟,而今的韩世忠,可是朝中大热,是个人人艳羡的角色。

“林大人不必过分的客气了,我们只需抓那贼人回朝,共同向圣上尽忠便是了。”韩世忠淡淡的说着,他一向是不吃假惺惺的这一套的。

“是是是,韩将军所言甚是,林某早已下令各州县扼守冲要之地,防止那苗贼逃窜。若是将军觉得还不足,我这就命人到处张贴榜文,以重金购求苗贼!”

韩世忠没有说什么,就当是默许了吧……

而这边,苗傅与爱将张政,一路向南逃窜,待到建阳县,便扮作商人,改了姓名,潜伏了下来,住在一所破庙中。

这天,二人正从庙山上奔下来,不巧,正被当地的土豪承节郎詹标拦截。

不得不说,这苗傅,还是相当的有经商头脑的,这才来到村子不足半月,便已经抢了那詹标的生意,差一点坏了他的财路。

“哼,你这个狗东西,竟敢抢小爷我的生意!”

“对不起,对不起,詹爷,是苗某愚钝了!”

“哼,还算是有点眼力见……嗯?苗某?!你怕不是那苗傅?!”詹标转眼一想,有些不对劲。

苗傅一听,立刻方寸大乱。

“不不不,詹爷詹爷,您认错了人,小的苗二,与苗傅那贼人一个姓,那可真的是小的祖祖辈辈的不幸啊!“这人呐,一焦急,竟连自己的祖辈都要咒骂,当真是可笑了。

“哈哈哈哈,好啊好啊,既然这样,你就随了爷的姓,叫詹二吧!“

“哎呦,多谢詹爷赐姓!“苗傅可算是松了一口气。

“大人,大人,不要听信谗言呐!此人正是苗傅!“一旁的张政叫嚷道,他知道免不掉被抓的下场,不如将计就计,出卖了苗傅,自己尚且得活。

“你!“苗傅万万没想到,这一次坏了自己的,竟是平日里最最信任的人。

“哦?“詹标又提起了兴趣。

张政连滚带爬地扒拉到詹标的脚边,拼了命的磕着头。

“詹爷,詹爷,此人根本不叫什么苗二,此人正是那苗傅!”

“哼,你有什么证据啊?”

“詹爷,我是苗傅手下的张政,我以性命担保,此人就是苗傅!”

“哈哈哈哈,好啊好啊,竟是个背信弃义的狗东西,有点意思~“

“詹爷,这苗贼平日里没少责罚我们,就连那掠得的银子,也不曾分过我们半毫!“

“你!张政,你可不要睁着眼睛说瞎话!“此时的苗傅,愤怒远远大过了惊恐,当真是,自己识错了人啊!

“詹爷,我早就看苗贼不顺眼了,赶快斩了他吧!”张政不停苗傅说什么,变本加厉的煽动着。

“哈哈哈哈,不急不急,我们这就去林大人那!”

“哎呦,是哪股风,把詹爷给吹来了~”虽说这林杞比詹标职位高,但是吧,终究是比不上这詹标的财大气粗啊~

“林大人,我可是把那苗傅给抓来了~”

“哦?哈哈哈,詹爷可真是立了大功了~快,把人带上来给我瞧瞧。”

“来人啊,给带上来!”

“哦,这个是~?”林杞看着张政,他虽是认得那苗傅,却不知道还有张政这么一号人。

“大人,大人,冤枉啊!!我是出首告发的人,我可以以性命担保,我身旁这人,就是苗傅!”

林杞看了看一旁闭目养神的苗傅,可不想多看那张政一眼。

“我知道了,我怎会不认识苗傅?多嘴!”林杞明显的有些气恼,这个人,多嘴多舌的,这要是带回去,岂不是要被抢了功劳?

林杞走到了苗傅的身边,得意洋洋的,这苗傅,原本那可真的是看不起他的。

“苗大人,好久不见啊~”

“哼,狗东西!”苗傅一向是看不起林杞的趋炎附势。

詹标走了过来,狠狠的将苗傅踹翻在地。

“居然还敢冲林大人翻白眼?不想活了!”

“哎,詹爷不必生气,自由圣上制裁他~”

“林大人所言甚是!”

“好了,不耽搁时辰了,我们即刻启程,去韩大人那领功吧!”

“是,大人!”

见人都向着堂外走去,林杞悄悄地冲着押送的护兵邱万、严景使着眼色,示意他们过来。

“大人。”

“你们说,那门槛,能不能令那张贼,摔得头破血流?”林杞微微一笑。

“是,大人,小的们明白了!”

不得不说,这邱万和严景,当真是灵光的人,林杞话音刚落,他们便快步走到张政跟前,狠狠的推了他一把。

好巧不巧,那张振果真像是被门槛绊了一样,踉跄了一下之后,还十分点背的大头朝下,重重的磕到了门口的石阶上,头破血流,一下子便一命呜呼了。

“哎呀,你们看看,果然,不能跟大宋作对啊,快快,来人来人,赶紧抬走,当真是晦气!”林杞一脸唾弃的说道。

“是,大人!”

“哎,韩将军,好久不见呐~”一见到韩世忠,林杞又是一段趋炎附势。

“是,林大人,这些日子,没少为着公务费心吧~”

“公务倒是没什么,都是臣子的本分。话说……韩将军,您看看我抓来了谁?”

林杞亲自押送苗傅到了韩世忠的眼前,一见到苗傅,韩世忠那可真的是喜出望外。

“林大人果真是朝中股肱之臣!今后,回到朝廷,韩某定是要先为林大人请功的!”

“哎~韩将军过誉了,这苗贼只是我无意中抓住的,要不是太尉您打败贼人,追赶到此地,我怎能抓获这苗傅呢?我仅仅是借着太尉的威风,使用了一个匹夫的力量,因此当真是没有什么功劳可说啊~”

苗傅跪在地上,看着林杞惺惺作态,当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啊……

建炎三年七月十五日,韩世忠率军凯旋归来,献俘于行宫,将苗傅、刘正彦、苗翊送达都堂审讯。在验明正身后,押至建康市上磔杀,并枭首示众。

“圣上,臣誓生获贼,为社稷刷耻,乞殿前二虎贲护俘来献。”

“爱卿,余杭之难,卿首奋忠勇,已破凶逆。朕之复辟,惟卿之功!”

高宗当廷赐予韩世忠金盒茶药,亲书“忠勇”二字,加以表彰。并授检校少保、武胜昭庆军节度使,这算是一种特殊的荣誉了。

朝廷又封其夫人梁氏为“护国夫人”,在封爵的制文中提到,“智略之优,无愧前史”。并为梁氏发“内中俸”,以示赞誉,这是先前不曾有过的。而宋朝为功臣之妻发俸禄之规,也是从梁氏开始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