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浦城捉贼

  • 将行世忠
  • 鸢尾垃圾桶
  • 2371字
  • 2022-03-27 22:00:00

自顺劝刘光世之后,韩世忠早已赶到了临平,严阵以待。

四月初一,吕颐浩到达临平,韩世忠与张浚等人到郊外迎接,礼仪十分的隆重。

“吕将军,当真是许久未见了~”

“韩将军客气了……只是……而今,与贼对垒,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贼人依靠兵势,胁持众人,又胁迫皇上,手握免死铁券,自以为可以不死,盲目乐观。此次可胜而战之,不会有什么意外,吕将军不必过分忧心。”韩世忠回道。

“我军可以必胜?”吕颐浩仍旧心存疑虑。

“以众敌寡,以顺讨贼,我方可以必胜!”韩世忠十分的有底气。

两天后,韩世忠等人到达了临平前线。叛军将领苗翊与马柔吉,利用山河之险布下阵地,中流植鹿角,以阻拦水中行舟,埋伏了下来。

韩世忠率领将士,率先冲锋力战。

“苗翊,你这个乳臭小儿,逞什么凶?!“韩世忠高呼道,紧接着,张浚与刘光世率军压至。

由于道路过分泥泞,马匹不能驰骋,韩世忠便舍马操戈而前。

贼军设置了数千神臂弓,在山上拉弦待发。

“将士们!今日,我们当以死报国,脸面上没有箭伤者,皆斩!“韩世忠瞋目大呼。

“是!!将军!!!“听到这话,韩世忠的部下也纷纷跟随着韩世忠,冒死前行。

贼军见状,纷纷躲避,根本来不及发箭,落荒而逃。

韩世忠率部,一路的所向披靡,就连苗傅、刘正彦派出的精锐部队,都也只是稍作抵挡,便迅速败退了。

各路讨逆军纷纷进入城中,韩世忠率先到达,赶忙前去拜见高宗。、

韩世忠一见到高总,倒头便拜,“圣上,臣救驾来迟!”

高宗搀起韩世忠,紧握着他的手,失声痛哭,“爱卿你可算是来了啊啊啊!”

“臣罪该万死!“

这时,宋高宗看了看宫门口,小声的对韩世忠说道:“那中军吴湛,佐逆为最,尚留朕肘腋,爱卿可否为朕除害?“

“陛下且放宽心!“

韩世忠便走出门去,一见到吴湛,便恭敬地作揖,“吴统制!“

吴湛刚要与韩世忠握手,韩世忠便死死的攥住了他的手,一下便将吴湛撂倒在地。韩世忠的亲兵纷纷上前,一刀便将吴湛砍死。

“圣上,逆贼无道,使得主上受辱,按理,臣本该一死谢罪,只是,而今,逆贼尚未除尽,臣愿为圣上追讨逆贼!“

“韩将军多虑了,朕不会怪罪韩将军的~“

“多谢圣上!“

当日,高宗允准韩世忠处置逆贼,清理余党。

第二天,韩世忠便逮捕了苗刘兵变的另一幕后主要策动人,工部侍郎王世修。王世修由刘光世审讯,供出阴谋始末后,便被斩首于市。

另一边,高宗也发出榜文:查察贼臣苗傅、刘正彦图谋不轨,诸路勤王军马在杭州临平镇与贼军作战,取得大捷。县,高宗已复位,而苗傅、刘正彦及其同某人王钧甫、马柔吉、苗翊、苗瑀等王严州路遁逃,如若擒获上述人犯,给予官职或赏银万两!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大将军韩世忠,勤王有功,且擒贼得力,乃忠勇之士,不可多得,擢封为武胜军节度使,御前左军都统制,钦此!“

“谢主隆恩!“

“韩将军快快请起,不必多礼。“

“圣上,而今,贼拥精兵,其所据之地在福建江浙一带,一旦傥成巢窟,将很难扑灭,臣请讨之!“

“哈哈哈,韩将军果真英明,准了!“

“多谢圣上!“

“将军,帐外有人求见!”

“哦?何人?”王德有些疑惑,要说这王德,虽是大宋一员猛将,勇猛过人,只是,这人呐,性格孤僻倨傲,脾气极为暴躁,很少有人愿意主动与其交好。

“将军,那人说,自己是韩将军营下的。”

“韩将军?好吧,那我就尚且见见吧!“事实上,王德对于韩世忠,早就积怨已深了……

“陈彦章拜见将军!“一见到王德,陈彦章便毕恭毕敬的行着礼。

“哦。“王德并没有抬眼看陈彦章,仍旧低头把玩着手里的那把剑。

“将军。“陈彦章仍旧笑着,恭敬地笑着,“将军,陈某此次前来,是受韩将军之托。韩将军希望能够将王将军招致麾下。”派自己的心腹爱将陈彦章前来,足以见得韩世忠是有多么的赏识王德了。

“哼,那韩世忠算是个什么东西。”

“这!王将军,话可不能这么说啊!”陈彦章明显有些怒了。

“哈哈哈,不能这么说?我等那可都是官学出身,那韩世忠,不过是个山野村夫罢了!”韩世忠的身世,一向是饱受朝中人唾弃的。

“你!”陈彦章忍无可忍,拔出刀来,刺向王德未中。王德一把夺过刀,却反而将陈彦章杀害了……

“岂有此理!我与那王德,不共戴天!”得知消息,韩世忠震怒,竟有些发晕。“唉……记得安抚好彦章的老母吧……”韩世忠也有些无奈了……

“将军,将军!”

“何事?!”

“将军,不好了,那王德,要与我们开战!!”

“什么!?”

“将军,就在帐外不远处!我们赶快前去应战吧!”

“等一下!我们不要前去,赶快收拾东西,准备转移!“韩世忠眼眶中含着泪花,却下着这样令部下垂头丧气的命令。

“将军?!那王德杀了我们一个兄弟,与我们可是有着血海深仇啊!凭着我们的实力,怎可能打不过?为何要逃?!“

“唉……而今,苗、刘余部还未平定,如若与那王德作战,就是又增添了一个敌人,倒不如避开……“

将士们想了想,也没有再反驳什么了,便赶忙张罗起来,从反方向出发,继续赶往蒲城……

另一边,苗、刘残部一路逃窜,最终进入浦城,自以为如此偏远之地,不会再有官军前来,便放心的驻扎了下来。

不过呢,这也正是韩世忠所料想到的。

“杀!!!“部将李忠信与赵竭节首当其冲,只是,那苗、刘也绝非饭桶之货色,早就设下了伏兵,李、赵二人深陷敌军阵中,不得出来。

“将军,马统制、李将军与赵将军……阵亡了!“部将向韩世忠汇报着

“什么?!“韩世忠大吃一惊。

“李、赵二位将军率兵攻入贼营,谁料,他们竟早已设下埋伏,二位将军陷入其中。马统制骑马前去营救,不曾想,三位竟然都被杀害了!!而今,叛贼乘胜追击,直冲着咱们中军大营就来了!!“部将十分悲愤的说道。

“随我来!!!!“

韩世忠已经是出离的愤怒了,他顾不得什么了,怒目圆睁,大声呼叫,持矛向前,直冲出大营,与贼军正面相遇。

“我的天!我还以为是那王德,竟是韩世忠?!!!!“一见韩世忠,刘正彦大惊失色,竟从马上摔了下去,被韩军活捉。

苗翊成了降伏,叛军也都在朝散郎刘晏的带领下,悉数投降。

唯独那苗傅,从马上坠下,弃军逃遁而去,不知所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