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苗刘兵变(五)

  • 将行世忠
  • 鸢尾垃圾桶
  • 2723字
  • 2022-03-26 22:00:00

“韩将军,有使者到!“

“传!“

“是,将军!“

“不知,韩大人近日可好啊~“使者假模假式的问道。

“哼,托苗大人的福,一切安好。“韩世忠不想多说什么。

“哦~那便可好啊~韩将军,这边有一封诏书,还请韩将军细细阅读~“

韩世忠接过那诏书,看了看,好啊竟是来通知他,年号改为“明受“了。

韩世忠大怒,一把便将那诏书撕毁。

“韩某愚钝,只知有建炎,不知有明受!来人啊,逐客!“

“是,将军!“

“韩将军,近日,你目中无人,明日,苗大人首先处置的,可就是你这狂妄之辈!“就算是被人赶走了,使者仍旧口出狂言,他不曾想,韩世忠不杀他,已是万幸了~。

这边,韩世忠仍旧生着闷气,在帐内不停的踱步。

“何事让将军如此烦恼啊~”帐外传来了无比轻柔且熟悉的声音,韩世忠吓了一跳,直接呆立在原处,不多会儿,便看到了红玉掀起帘子,走进帐内。

韩世忠快步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红玉。

当真是,好久不见了……

“玉儿,苗傅那狗贼,没有为难你吧……”上一次听到玉儿的消息,还是她被抓的那一次……

“说什么呢,这么大的火气,我都好,一切都好~”

韩世忠看着红玉,似乎还有话说。

“彦直也好~他跟王妈在宫中,而今,有太后护着,不打紧~”梁红玉看出了他的心思。

帐外的将士都有些惊了,韩将军可不曾提起过自己的家人。

“太后?”韩世忠有些疑惑。

“是呀,这一次,还是太后派我前来,告知你们宫中危难的~”

“唉……孟太后也是一把年纪了,本该是享清福的……”

“你们为何迟迟不起兵啊?”

“这……唉……刘将军先前就与我有嫌隙,这貌合神离的,如何能打胜仗呢……”

梁红玉用食指戳了戳韩世忠的胸口。

“你们啊,都是将军了,怎可还是如此幼稚~国难当头,该是抛却私人恩怨了。我的韩大将军,去找刘将军谈谈可好啊~”

韩世忠一把抓住梁红玉的手,吻了吻她的额角。

“都听你的。”

“这才对嘛~”

“玉儿,先前……可是要担心死我了……果然……你在我身边……我才能安心啊……”

“哈哈哈,堂堂韩将军,怎么跟个离不开娘的毛头小子似的,跟彦直一个德行。”梁红玉倒是被韩世忠的一番话给逗乐了。

“玉儿。”

“嗯?”

“答应我,以后,不论去哪,都一直在我身边好吗?”

“好,我答应你。”

正如韩世忠所言,刘光世一直与他跟张浚,有嫌隙与冲突,意见及其相左。苗、刘也不是不知,为了进一步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使得刘光世为自己所用,率先晋升刘光世为太尉,淮南制置使。刘光世确有犹豫,但此前,张浚曾三次致书,劝他勤王,并且,曾派遣参议军事的杨可辅到镇江催促,但他一直都不置可否。

“将军,韩将军求见。”

“韩世忠?不……韩将军,您怎么来了?”不等刘光世说完不见,韩世忠便不请自进了。

“刘将军,近来可好啊~”韩世忠寒暄道。

“啊……还好,还好……”刘光世有些尴尬的说着。

韩世忠再三思量,终究还是跪下了。刘光世可是被吓了一大跳。

“韩……韩将军,您……这是做什么啊?!”

“刘将军,我与张将军,向您赔不是了,先前我们的确是过于激进了!”

“这……这,韩将军,快快请起!有什么话,坐下好好说便是了!”

“刘将军,近日,您若是不答应,韩某便在这跪着了!”

“这……好,有什么事,您说便是了。”刘光世心里明镜似的,却还是问道。

“刘将军,而今,国家限于危难之中,刘将军可否以国家大局为重,克制住个人恩怨,与我们联手,共同对敌!”

“这……”

“刘将军,若是刘将军同意,我与张将军便可保证大释前嫌!”

刘光世不说话了,面色凝重,他仍旧犹豫着。若是不同意,而今,在苗、刘手下,他便已是太尉一职,胆小如鼠的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因战功升到如此高位;可若是同意……以韩世忠等人的实力与迫气,定是能够受到高宗赏识,到时候,可还有他的位置了?

“刘将军,此次,太后破除千难万险,救出了内人,派她前来说服我们,刘将军切莫辜负了太后的一片心意啊!”

一听太后,刘光世的想法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

“好,韩将军,我答应你!快快请起吧!“

“多谢刘将军!“

“什么?!刘将军谢绝了太尉一职?!他们居然不听圣旨?!“苗傅大惊失色。

“是啊,诏书都被退回了……“刘正彦有些惶恐的说道。

“听闻……是被韩将军说服了。”吴湛淡淡的说道。

“这……“

苗傅怕极了,韩世忠与张浚大军,本就是极难对付的,这一下可了得?!

“吴大人,你还有什么妙计吗?快!快救救我们!”苗傅苦苦哀求着吴湛。

吴湛轻蔑地将苗傅甩开了,抖了抖袖子。他一向是及其看不起苗傅与刘正彦二人的,这两个草包,肚子里当真是一丁点墨水都没有啊……而今,他正想着要不要去投靠韩世忠……

“吴大人!你若是不说,我便去太后那里告发你!我们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若是深陷死地,你也别想好过!“

“你!“吴湛被气得浑身发抖,别的不说,他做的那些丑事,苗傅确实是知道不少,乱用私刑,祸乱朝纲,贪污纳贿,每一条可都是能掉脑袋的,当真是被人抓住了小辫子!

“吴大人莫要生气~我若是安然渡过此劫,以后啊,那荣华富贵可是享不尽的~”

“回苗大人的话,臣,确有一计!”

“速速说来!”

“大人,他们认为我等是叛军,不就是因为,我等逼的圣上退位了吗。干脆,我等先行拥戴太上皇复位,若是高宗复位,他们还有什么理由平叛呢?”吴湛建议道。

苗、刘二人一刻也不敢迟疑,赶忙前去寺庙,将高宗放了出来,准备复辟建炎。

“圣上,先前,我二人不懂的规矩,实在是让您受苦了。”苗傅说道。

“是呀是呀,圣上,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我们二人一马吧~这以后啊,您还做您的皇帝,我们呐,还如先前一样,用心侍奉着您~“刘正彦附和道。

“嗯~二位爱卿所言极是啊~“高宗表面上,和气地回道。

不过呢,还没等高宗说什么,苗傅又开始耍起心眼了。

“圣上,我们二人实在是粗鄙,不太适合在京师侍奉……”苗傅也是知道的,这一旦评判军进了城,没有他们什么好的。

“您看……”苗傅接着道,“能不能给我们二人一个赏赐,放个外差……”

“好好好,爱卿所言甚是,朕允准了!”高宗巴不得这两位赶紧离开。

“朱爱卿!”

“臣在!”朱胜非回应道。

“传朕的旨令,任命苗爱卿为淮西制置使,刘爱卿副职!”

“是,臣即刻去办!”

“皇上英明!”“谢主隆恩!”苗、刘二人赶忙谢恩道,转身便要离去。心里念叨着,可算是能离开这是非之地了……

结果,二人转念一想,又回来了。

“圣上……您看,能不能赐我们二人一道誓书?不过问我们二人的罪过?省得韩将军等人一到,斩杀了我们二人,圣上不也是失了忠良吗~“苗傅问道,不得不说,这人,当真是给自己一叶障目,脸皮贼厚。

“哈哈哈哈,这可太行了。“高宗满口的答应,只要你们能走,那可不是怎么着都行吗?!

于是,高宗朱笔写下誓书。

“谢皇上!“

苗傅与刘正彦二人,带着高宗亲笔书写的“免罪“誓书,逃之夭夭了,苗刘兵变,到此,也就算是结束了。

宋高宗回宫复辟,尊孟太后为“隆祐太后”,并宣布恢复建炎年号。

而朝堂之外的战争,仍旧继续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