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苗刘兵变(三)

  • 将行世忠
  • 鸢尾垃圾桶
  • 2414字
  • 2022-03-24 22:00:00

“陛下的帝位来路不正!!!!若他日渊圣归来(宋钦宗),陛下何以自处啊?!!!!“苗傅大喊道。

高宗当即便呆立当场,这可是高宗最忌讳的,谁都能如此想,却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大张旗鼓地说出来。高宗气得浑身发抖,却又没有什么办法。一旁的宰相朱胜非,也不敢说什么了。

苗、刘二人一看,竟有些高兴,“苗兄,你看,我们可是把官家震住了!!!“刘正彦快活地说道。

“哼,圣上,按道理说,此时,您应该是提兵收复中原,迎回二圣啊~“苗傅接着说道,颇有些许得意,甚至,得意旺盛了,接连补刀。

“圣上,如今,这孟太后在朝,该是把她请出,主持国政。您如徽宗那般,退位自居太上皇,令皇太子承继大统,由孟太后垂帘。“吴湛补充道,不得不说,这吴湛当真是个狠角色。

“吴大人,这实在是不合时宜,而今,皇太子不过三岁,实在是难以把持国政啊!“朱胜非说道。

“……快……快去请孟太后!“朱胜非虽是仍旧争取着,高宗却似乎已经妥协,向内侍们吩咐着,请孟太后驾临,再做定夺。

高宗出行匆忙,并未来得及披上披风,衣衫单薄,更何况,坐在那藤条椅子上,简直是如同筛糠一般,瑟瑟发抖,一下子便苍老了许多啊……

不多一会儿,孟太后便赶来了。

高宗赶忙站起身来,“太后,您坐。”高宗站在太后身边,仍旧发着抖。

“卿等因何而来啊?”太后问着乱军。

乱军七嘴八舌的说道:“主上昏庸,宠信奸佞,国家有难,二圣未回,主上不思进取,故尔等建议,主上退位!!!”

孟太后思索了一番,缓缓说道:“这可不行啊~”

一听这话,乱军的刀纷纷拔出。

“太后,您问问将士们同不同意?!”刘正彦喊道。

“太后,此意已决,请太后遵从勿议!!!”吴湛说道。

孟太后一听,十分恼怒,一拍竹椅便站起身来,“国家危难之际,主幼国仪,尔等觉得,合适吗?!哀家已是老朽,而皇上春秋正盛,此时退位就太上皇,历朝历代,何曾有过此种先例?!”

“我们行伍出身,一心为国,也没有别的解决方式,全靠战刀说话。只一句,您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苗傅喊道。

“真是一群无知之辈!”太后一气之下,拂袖而去,转身便离开了城楼,不再理会此事。

此时,场面一度十分的尴尬。

“圣上,您看……此事该如何啊……”宰相朱胜非战兢兢的问了问高宗。

高宗略有沉吟,“卿等所奏甚是,朕确实不德,上干天谴,致使百姓涂炭,臣民离散,对不起列祖列宗,不配坐这皇位。好!尔等所奏,朕,批准了!朕,退位。”说罢,高宗便转身离去。这场兵变闹剧,到这里,看似就结束了……

当夜,高宗被囚禁在一所寺庙中,三岁的皇太子,被立为皇帝,孟太后垂帘听政,改年号为明受。

“圣上,圣上!!!”守卫一开门,朱胜非便立刻跑到了高宗的身侧,毕竟,这些日子,实在是太痛苦了。

“朱爱卿?我已不是圣上,还是不要这么称呼了~”看见朱胜非,高宗喜出望外。

“不,圣上,您还是圣上!苗、刘二人,胸无点墨,极易对付,陛下耐心,他日必有远图!”

高宗沉思一会儿后,点了点头,“嗯……依卿所奏。”

自此,高宗也算是安心的在庙中住下了……

苗、刘在兵变期间,利用明受天子,连发数道圣旨,而这第一道圣旨,便发到了张浚军中……

“大人!!有一封太后临朝的敕令!”

“嗯?!快拿过来我瞧瞧!”

“是!”

张浚急不可耐的打开圣旨,一看,哼?!贬为黄州团练副使?!

“哈哈哈,我本是节度一级的高官,岂有此理!“将圣旨揉作一团,狠狠的摔到了地上。

“大人,发生什么事了?“部将问道。

“朝中有变故,有国贼,圣上调我们出兵平叛!“此前,江淮制置使吕颐浩就曾致信张浚,劝其起兵勤王,他早已开始谋划着要除掉苗、刘,这下可好,不会再等了!!!

先前时候,韩世忠受命到苏北地区,收集流散部众,已得数千人。他听闻高宗已至钱塘(杭州),便由海道,乘船赶赴江南,哪知,正碰上苗、刘作乱,得知了高宗被俘的消息。

不久后,韩世忠的兵船到达了常熟。此时,张浚等人正在平江议讨乱,得知世忠将至,喜跃不自持,赶忙带兵前去为韩世忠接风。

“将军,张浚将军率军前来联络,想要见将军一面。”

韩世忠思虑良久,虽是先前与张浚交好,对他的为人,也是略知一二的,只是……

“……如今这情境,谁都不可信……传我令下去,所有人,披上铠甲,手持大刀,在船上防备,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允许松懈防御!”

“是!”

本是满心欢喜,心中有无限宏图大业的张浚,见韩世忠的军船戒备森严,不由得心凉了半截。

“韩将军!可否借一步说话!“张浚大喊道。

“张将军,如今这境况,你也是知道的,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韩世忠这样一说,张浚竟一时间没了办法。

“韩将军!你可知,那苗、刘乱贼将王大人残害了!”

“什么?!”韩世忠出离的震惊了,“王大人?!”

“正是,王渊大人,王渊大人在上朝的途中,被害了……”不等说完,张浚便是泪如雨下了,他一向是十分敬重王渊的……

韩世忠一个踉跄,若不是用剑支撑住身体,只怕是要倒下了。

要知道,韩世忠最是尊敬王渊,说来,王渊可算得上是他的伯乐了……

“誓不与此贼共戴天!!!!!”韩世忠一边痛哭,一边大喊道,这也是他这辈子哭得最凶之二了……另一次……是夫人的离去……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士兵们听了,也都奋起欲战。

“张将军,今日大事,世忠愿与张浚身任之,将军无需忧虑。”韩世忠上岸后,与张浚攀谈了几句,有些想要即刻出兵的想法。

“韩将军,眼下,官家在他们手里,投鼠忌器,事不可急,急则恐有不测。我已派遣冯轓前去巧言诱贼了。现在,我们先多说好话,佯装服从,叫那苗、刘二人不起疑心。“

终于,二十日,韩世忠与张浚将要出发讨伐逆贼苗傅、刘正彦,张浚在军中设宴,打算临行前,犒劳诸位将士。

酒过五巡后,张浚避退侍臣,问道:“今日之事,诸位将士以为,到底孰逆孰顺?“

“我方为顺,彼方为逆!“众将士一致回答道。

“哈哈哈哈,好!如果,此举为欺天瞒地、违背道德之举,我愿意将头颅献给贼人,以兑换巨万赏金,归于你们。否则,谁都不许退缩不前,背反者,一律军法从事!“

“是!!!“

张浚考虑到韩世忠自溃散后,部曲分散,便将刘宝兵二千借之。韩世忠的军队,作为先遣部队,从平江出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