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苗刘兵变(一)

  • 将行世忠
  • 鸢尾垃圾桶
  • 2570字
  • 2022-03-22 22:00:00

建炎三年,金军统帅派拔离速奔袭扬州,一路上战无不胜,眼看着就要斌临扬州城下,官家早已开始准备移驾。

“圣上,臣以为,该往湖南一带才是啊!”张浚说道。

“不错的,圣上,湖南一带,自有天险庇佑,甚是安定!”辛企宗附和道。

“圣上,臣以为,闽南倒是个不错的选择!“时任御营右军副都统的刘正彦提议道。

“臣也如此以为!“苗傅附和道。

“这……王爱卿,你还有什么想法吗?”高宗有些信不过,转身问道王渊。

“启禀圣上!淮河江浙一带,地域富饶,是而今的根本重地,怎可舍而逃之?更何况,如今,民心不稳,一有官家您退避的消息传出,保不准会有不逞之徒乘机作乱,两湖、闽岭路途遥远,怎能保证道路无变乎?”韩世忠急切地说道。

“是啊,圣上。淮水长江是我方屏障,必须留兵守备。现在,近卫约十万人,一半守备江淮上下,只余五万守卫,当真可以保证防守无患乎?”王渊补充道。

“王爱卿所言甚是有理,这也正是朕所担忧的……”

“圣上,万万不可啊!江浙一代距离扬州不过百里,圣上的安全谁来担保?!”黄潜善大喊道,他自来就是贪生怕死之流。

“好了,不要再说了,就如王爱卿所言,朕,决定留在江浙,听士民从便避兵!”

“皇上圣明!”王渊和韩世忠喊道。

“皇上!皇上!为何如此鲁莽?!切莫受小人蛊惑啊!!!”汪伯彦大喊道。

“是啊,圣上!王大人的话,怎能全然相信?!”黄潜善同样喊道。

“黄大人,汪大人,你们竟还有脸面如是栽赃?!若不是你们大行屈膝投降之路,金军怎会如此这般的势如破竹?!”苗傅说道,见局势不可逆转,他便见风使舵,偏向王渊一派。

“没错!我大宋男儿岂能被如此这般的侮辱?!圣上,臣以为,该是罢免了汪、黄二人!立我大宋国威!“刘正彦大胆的提议道,他一向是这样的,谁都敢得罪。

“正是!圣上!“就连一向胆小怕事的张浚,也站出来提议道。

高宗一直看着这些臣子,听着他们仿佛利器一般的话语,迟迟没能打定主意。

半晌过后,眼见着讨伐附和的人越来越多,高宗缓缓说道:“就依那样办吧……传我旨意,罢免黄潜善、汪伯彦二人!“

“圣上英明!!!“苗傅大喊道。

“圣上!圣上我冤枉啊!!!“汪伯彦赶忙跪了下来。

“圣上!我黄某,一生心向大宋,不曾有过半点反叛之意,还请圣上明察!!!“黄潜善解释道。

高宗皱紧了眉头,这二人越是哭喊,他就越是觉得恼人,当真是令人厌弃!

“拉下去吧,朕不想看到他们!”高宗按着太阳穴,缓缓说道。

“是!圣上!”一听皇上如是说,侍卫赶忙拉起汪、黄二人走出大殿。

“皇上!皇上!”

“皇上!臣真的是冤枉的啊!!!皇上!!!”

“嘶……真是吵人……”高宗缓缓说道,不禁起了杀意,又耐了回去,毕竟,还是身边做过些事的人,还是放一命吧……

“你们,还有要为他们辩解的吗?嗯?!“高宗环顾了一下低头不语的众大臣,哼,看谁还敢多嘴多舌?!

“好,如此甚好!哼!现,令御营右军副都统刘正彦护送皇子后妃前往杭州,命江淮制置使刘光世前去淮河防堵。

“是,圣上!”

“是!”

“啊,另外,王渊此次提意有功,擢升为同签书枢密院事。刘正彦赏金百两。”

“谢皇上隆恩。”王渊说道。

“谢……圣上……”刘正彦并不是很满意,如此这般,赏赐甚微,皇上难道是看不起我?!

“好了,都退下吧,朕乏了,改日再议!”

“恭送皇上!”

一路上,苗、刘二人一直念念不休。

“你我二人,都是武将,最早追随官家且屡立战功,怎可能比不上那王渊?!”苗傅怨怨道。

“家父于西夏殉国,家中两代将门,功劳根本不在那王渊之下!”刘正彦说道。其父于西夏战争中壮烈殉国,朝中却没有任何封赏,这是刘正彦一直心存怨念的痛处。

“二位大人,不知,二位大人是否知晓汪大人与那些个宦官的事?”这时,中军统制吴湛走到二人身边,说道。

“吴大人?!”

“吴大人好!“苗、刘二人赶忙问好。话说这吴湛,为人一向谨慎低调,颇有见识和头脑,且不愿与朝中官员过多交涉,随不得皇帝赏识,却也是大臣们所认可的一个人物。

“哎呦,吴大人,今儿个,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啊~?“苗傅赶忙殷切的问道,这可真的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话说,那宦官康履,可是当今圣上宠幸的第一人。那王大人……可是一向与他私交甚好的~“吴湛慢悠悠的说道。

“交结内侍?!这可是死罪!“刘正彦惊到了。

“哼,王大人与那阉人私交甚好,这可就不难解释官家有罪不问了……“苗傅若有所思地说道。

“哦?有罪?苗大人可否详细说来?“吴湛微微一笑。

“哦,不瞒吴大人说,那王渊,家底颇丰。前不久,朝中有人举报他贪赃枉法,私藏银两。证据确凿,圣上却没有说什么,就连训斥都没有半分!“苗傅愤愤不平地说道。

“哦~竟有此事啊~“吴湛有些得意,果真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吴大人,不如,我们反了吧?!!!“刘正彦说道。

“反了?“吴湛表面上做出惊讶状,实则,内心狂喜,心想,正有此意。

“是!刚好近些日子,军中官兵总是在抱怨,若是官家一味南逃,岂不就离家甚远了!“

“哦~也是,军中多为北方人,而今已到江浙一带,他们思乡深切,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了~“吴湛心中早已有数了。

军营中,事情一点一点的在按照吴湛计划的那样,发展着……

“将士们!你们可知那王渊为什么没被处罚吗?”苗傅大喊道。

“他交结内侍,结党营私!哼,他倒是十几船财宝在囊,可我们呢?吃了上顿没下顿!”刘正彦补充道。

“将士们,我们军鞋破了,弓弦松了,就连战刀也早已上锈。单凭这些,怎能与那金贼抗衡?!更何况,而今,我们父母高堂尚在,妻子儿女沦陷敌手,我们这样一路的跟随圣上逃命,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故土?这辈子,还能见到家人了吗?!”吴湛慷慨激昂的诉说着。

“那我们反了吧!”一将士喊道。

“反了!反了!”“杀了那王渊狗贼!!!”“杀了他,杀了他!!”

战士们的喊声,应和声,此起彼伏。此时,他们不满的情绪,已经被激化到了顶点。

第二日,在苗傅与刘正彦的带领下,士兵们在王渊上朝的地方,埋伏了起来。等到王渊上朝之时,乱军一哄而上,不等王渊反应过来,便将他揪出了轿子,拳打脚踢,一边打,一边骂着。

“王渊狗贼!!!”“误国殃民!!”“贪鄙无能,死有余辜!!!”

王渊十分的不知所措,看到这些发狂一般的乱兵,只好抱头逃窜。王渊跑着,后面便有无数乱兵追赶。

就在这时,王渊看到了站在一旁的刘正彦。

“刘统制,救我!!”话说这刘正彦,可还是王渊一手提拔起来的武将。

刘正彦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用事实报答了王渊,一刀毙命,直戳王渊胸膛。

王渊还没能说出最后一句话,便已消失殆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