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收复张遇

  • 将行世忠
  • 鸢尾垃圾桶
  • 3729字
  • 2022-03-20 22:00:00

建炎二年,据前方谍报,金军准备南下,攻打江浙,宋高宗赵构为避战祸,乘船南巡。他表面上说是暂时停留东南,待捍御稍定后,即刻返回京城,实则已做好了偏安一隅的打算。由于高宗走得实在匆忙,护驾队伍十分混乱,韩世忠便接到圣令,带兵前往扬州护驾……

“你们都给我让开!今日我若是见不到那皇帝老儿,你们可都得为那昏君丧命!”这天,以孙琦为首的御营后军,在船上起兵作乱。

“你……你们!混账!”左正言卢臣中站在船舷上呵斥道。

“哼!究竟是谁混账?金兵都要打到我们头上来了,那皇帝竟跑的比那野兔崽子都快,如此这般的昏庸无能,你们竟还这样的护着他?!”孙琦也不甘示弱,对于大宋社稷,他早就失望透了。

“糊涂!皇帝乃国之根本,国,不可一日无主,我定要护得圣上周全!”卢臣中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啊,也不差你这一个了,弟兄们,给我杀!”只听孙琦一声令下,乱兵便纷纷一拥而上,卢臣中被乱兵所逼,坠水而死。

见高宗迟迟不出,船,被逼到了岸上。高宗身侧的护卫们都死死地抵住船门,双方僵持了许久,眼看着乱兵就要破门而入了,这是,韩世忠带着官兵及时赶到,斩杀了孙琦等人,平息了这场纷争。

“圣上,末将救驾来迟,还请圣上恕罪!”

“刘爱卿,快去找卢大人的尸首,定要厚葬!”高宗同身旁的中书舍人刘珏吩咐道,并没有理会韩世忠。

“是,圣上,卢大人如此的忠肝义胆,临危不屈,臣自会安抚好卢大人的家人,为他处理好后事~”刘珏十分殷勤的说道。

“这样便好,快去吧。”

“是,遵旨。”

刘珏离开时,路过韩世忠身边,白了他一眼,便趾高气昂的离开了,先前韩世忠的儿子受赏,大臣们可是没少妒恨,这下,总算是得了机会。

“圣上,虽然时世处于艰难之中,但是,不可不执行王法。臣以为,此次动乱,御营军师行无纪,士卒为变,需是追究御营主管韩世忠的责任。”殿中侍御史张浚弹劾道。

“嗯……甚好,责令韩将军罚俸一年吧。”高宗虽是正在气头上,想要寻人撒气,却又舍不得严惩韩世忠,毕竟,如今这大宋朝堂之中,真正会些拳脚,能够出兵打仗的,也就那几人罢了。

“圣上!臣以为,处罚不宜过轻,不然,难以服众啊!”张浚仍旧不依不饶。

“那张爱卿觉得,该是如何呢?”高宗有些不耐烦了,有些时候,这些个朝堂大臣倒真有几分姿色,婆婆妈妈的!

一听到这儿,张浚连忙跪了下来。

“臣,不敢造次。臣只是希望,圣上能够秉公处事,以儆效尤!”张浚虽是作退让状,言语中却仍旧不依不饶。

“好,也罢。将韩将军贬为观察使,并责令他追捕那些变乱的余党,由此,便可功过相抵!”

“皇上圣明!”

“韩将军,你可知罪了?”

“末将知罪,多谢圣上厚爱。“韩世忠并未说什么,欣然接受了,一来,他本就不在乎什么官职俸禄,二来,他也不愿像那帮文臣一样,整日勾心斗角的,爽直便是了。

韩世忠虽是没有计较,只是,不久后,御营军受罚一众便起兵作乱,聚众为盗,领头的便是张遇,绰号“一窝蜂”。张遇原是真定府军马,后得王渊赏识便跟从韩世忠归到了御营军编下。张遇此人,有胆有识,一直勤勤恳恳,为大宋效力,只是不曾想,自己这真刀真枪的厮杀,竟还不如文臣的那一张伶牙俐齿来得厉害,心有不甘,便领兵作乱。张遇一军,可谓是打得那刘光世屁滚尿流,便是一战成名了。

时任两浙制置使的王渊,一听闻此事,便即刻带领几百骑兵,赶往扬州的张遇营寨招降。这张遇,也算是个会做人的,不是死脑筋,一见王渊,便谦恭迎拜,同意投降。

只是,张遇军进至扬州城郊时,却道是来势汹汹,不肯卸甲弃械啊!

“遇哥儿,我跟你说啊,咱们可都走到这一步了,没有回头路,你只管上便是了!”一见张遇犹豫不决,一旁的刘彦赶忙敲击道。

事实上,张遇只是被刘彦当枪使了,忠义这东西,那可是骨子里的,怎可能一时间便倒伏呢?

“……嗯,我知道的,刘叔。”

“不,你不知道!现如今,没有谁是比大宋那狗皇帝更卑鄙的了!这大宋,不该是他的!”刘彦一直是这样的,痴人说梦。

“嗯……”张遇看着紧闭的城门,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滋味,究竟是该忠于当朝圣上,还是该忠于大宋江山呢?

城楼上,户部侍郎兼扬州知州的吕颐浩不停地踱着步子,当真是愁啊!

“唉……韩将军,你说,这该如何是好啊?!若是这扬州城失守了,以官家的脾性,定是要将你我满门抄斩啊!”吕颐浩并不担心扬州城千万万的百姓,而是忧虑自身的生死福祸。

韩世忠倒是不怎么焦虑,仿佛胸有成竹一般。

“吕大人莫要担心,派李民去招降便是,用不上过多兵卒。”

“李……李民?!”吕大人吓了一跳。

“正是。”

“韩将军可是疯魔了?!那李民,先前可也是那乱将出身,曾用兵数以万计!”

“是,吕大人英明。正是这样,派李民去,再合适不过了。”

“不妥!韩将军可曾听说这狗改不了吃屎?”

“吕大人,李民同那张遇经历,性情,皆相仿。派他去,他自会说明这归安的益处。”

“哼,武夫,还嘴硬!罢了,暂且信你一回!”事到如今,懦弱无能的吕颐浩也别无他法了,只得死马当活马医,但是,嘴上功夫,还是要占到上风的。

“李民兄弟?怎会是你?!”一见到李民,张遇那便是又惊又喜,二人自小便是旧相识。

“哈哈哈,当真是巧啊~”李民一早便知要来见张遇,事实上,他心中已经打起了算盘……他看向一旁的刘彦,暗暗的递过去一个眼神。刘彦很快便知晓了,微微一笑。

“来来来,李民兄弟,快些坐下!”张遇仍旧是什么也不知。

“张遇兄弟,如今可好啊~”李民殷勤的递着话。

“哈哈哈,好那自然是好的,只是……先不说了,来来来,喝酒喝酒。快!上酒来!”

二人虽是表面一团和气的,却暗地里较着劲,一杯接着一杯的,很快便“酒过三巡”。

“来……来人啊!快……快把这李民给我绑起来!”张遇命令道。他虽是酒量极佳,却也挡不住如此这般的猛烈。

他晃悠悠的走到被看似五花大绑的李民眼前,吐了一口口水。

“我呸!还假惺惺的要来替大宋招安呢……我……我看啊……你也是想反了啊!哎!绑我干什么啊!我……我可是你们的头头!谁敢绑我!“不等张遇说完,身旁的乱兵便蜂拥而至。

“我!”刘彦得意的说道。

“哈哈哈哈,当然了,还有我!”李民一站起身,身上的绳子便散落一地。

“你……你们……耍我?!你……你不也喝了吗?!”张遇虽是惊讶,却醉的连话都说不清了。

“哈哈哈哈哈,张遇老弟,这白开水……怎能和那闷倒驴相媲美呢?哈哈哈哈哈哈哈~”李民笑道。

“还……还有刘……刘叔你……干什么呢……快……快过来!”

“刘叔当真是好计策~”李民装模做样的行礼道。

“哈哈哈哈,李将军过奖了,还是李将军深藏不漏啊~”这二人,就是在互相挖苦啊。

“什……什么?!”张遇有些看不透这二人了。

“哼,亏得你还叫我一句叔,你爸可算是白死了!我一早便看出你要归降大宋了!你难道忘了是谁当年追杀我们吗?忘了是谁杀了你爹吗?!”

“那……那这也是那徽宗因着那花石纲的事,同当今圣上有何瓜葛啊?!”

一听到这,刘彦狠狠的抽了张遇一巴掌。

“混账!你懂不懂那劣根性?!这大宋,可是完了!!!”

“报!宋军大将韩世忠和杨州知州吕颐浩带兵包围了大营!!!”一小将急忙忙的赶来报信,跑得那简直是屁滚尿流的。

“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遇突然大笑起来。

“你!”刘彦气得不知该说些什么。

“哈哈哈哈,好啊好啊,局中局啊,叔,你不曾想,也能被我摆上一道吧~”

“你没喝醉?!”李民震惊。

“哈哈哈哈,李民兄弟,我啊,不仅没醉,还派人去扬州陈报了信!你当真是卑鄙小人啊!“

“张遇兄弟说的不错,正是!“这时,韩世忠走了进来。

“韩将军,好久不见啊~“

“哈哈哈,当真是好久不见了,王大人托我问问,张遇兄弟可还好啊~“

“回王大人的话,那自然是好极了!“

“来人啊!把这两个狗贼给我绑起来!“韩世忠呵道。

“韩将军,冤枉啊,我是被刘彦那狗贼给迷惑的,请韩将军明查啊!“事到临头了,李民仍旧在为自己脱罪。

“哼,李民,究竟谁才是狗贼,你心里还没点数吗?!你难道到现在都没有想清楚,为何韩将军会派你前来?”吕颐浩冷冷的说道。

“哈哈哈哈哈,好啊,好啊,韩将军果真是聪慧过人呐!怕不是从未信过人吧!“

“并非,李民,我一早便知你意图卷土重来,只是我念在你先前真心实意的投靠我,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等待你自己悔过,没想到啊……这么一点小考验,你都要漏出马脚!“

说罢,韩世忠手起刀落,一下便杀了那李民,李民死相极惨,死不瞑目的……不过也算是死有余辜了吧……

韩世忠转向刘彦,将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刘彦,一人做事一人当!”

“哈哈哈,好啊,有气魄!只是……先前你来投靠我之时,可不曾吐露过你还有挑唆谋反之意啊~?!”韩世忠怒目而视,他十分的生气,要不是这刘彦挑唆,收复张遇还需要这么的大费周章?!

“哼,韩将军,亏得你还是一世英名,怎么就当了大宋皇帝的狗呢?”

“你!”

“哈哈哈哈,这大宋,怕是要亡了!”刘彦仰天大笑,一下便撞死在韩世忠的刀上。

“等一下!韩将军!刘叔他找过你?!”

“是啊,他不曾跟你说过?!”

“刘叔从未提起过!”

韩世忠突然间想明白了什么……他沉默了。

“他……这是要护你周全啊……”

“韩将军,这话有何意味?”吕颐浩问道。

“刘彦……他这是做好了两手打算啊……要么反叛成功……要么……表面上同李民联手,实则将你置身事外……”

“刘叔!!!”张遇突然间懂了,刘彦……这是在还他父亲的救命之恩……

“唉……这……当真是仁人义士……”韩世忠不由得感叹。

这,当真是,吃人的时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