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初生情愫

  • 将行世忠
  • 鸢尾垃圾桶
  • 2160字
  • 2022-03-01 00:43:06

“哟~这不是得到县令大人赏识的韩大侠嘛~”韩世忠正坐在摊前吃面,王磊这厮刚巧路过,上一次虽丢了面子,却仍旧趾高气昂的。毕竟这人呐,趋炎附势惯了,早就没了脸皮。

见韩世忠不搭理他,王磊蹬鼻子上脸,一掌便掀翻了桌上的面碗。

“啧啧啧,大人都赏了那么多银两,大侠怎么还在这儿吃面呐,这多穷酸还不快去品尝那山珍海味?哦~哎呀,忘了忘了,大侠不慕荣利,豪情万丈,那银子早就分没了,手里怕是连碎银渣子都没有留下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听到王磊的调侃,桌旁的人都不禁哄堂大笑起来,虽然其中不乏受过韩世忠恩惠的人。

“磊哥儿好口才啊~”

“哈哈哈,是啊是啊,日后必定是成大器之人啊!哎,对了,磊哥儿,你这行色匆匆的是要去何处啊?”

“害,我是要去北市买个马鞍鞯~近来西夏常常来犯,我也是要应征入伍,为国献身呐~我啊,虽是细皮嫩肉的不及韩大侠威武,不能同大侠一样不用那鞍鞯便能骑马,可是吧,战死沙场可比整日偷盗赌钱好多了吧~是不是啊,世忠大侠~?”

“哼,光说不做假把式。”韩世忠不屑却又有些含糊地说道,他注意到了一个过路的女孩。

“哎磊哥儿磊哥儿,那个不是梁都尉家的红玉小姐嘛?”王磊喜欢梁小姐那可是街坊邻居里人尽皆知的事,他丝毫不觉得自己农户的出身配不上梁家大小姐,反倒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大肆宣扬,这不,又一脚挡在了梁红玉的面前。

“玉儿~”

“对不起,这位公子,小女梁红玉,不是什么玉儿,公子冒失了。还有,公子姓甚名谁我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还请你多多自重!”梁家本就是军户出身,世代从军,梁红玉骨子里自然是飒爽的。

一旁,韩世忠一直注视着女孩的衣摆,哦~原来是这样,假装路过,趁擦肩时便掀开了女孩的裙摆,枇杷果滚落了一地。

“你!”

“姑娘竟是如此的爱这枇杷果,只是,偷,可就不好了~”

“红玉啊,可有此事?快些道歉,怎可如此无礼?”跟随红玉的乳母在一旁絮叨着。

韩世忠看着女孩,微笑着,露出了虎牙。

“姑娘,若日后能够相见,不如一同赏月吧。”

“哼!绝对不可能!”

红玉虽是生气,却红了脸,奇怪,难道是有些喜欢?那恶犬般的笑,怕不是撞乱了心弦啊!

这晚,一盗贼入了都尉府中,未取它物,仅盗走一玉簪……

夜晚,世忠将马拴在树上过后,便在一旁卧下准备休息,该死,这雨又将短衫浸透了。他看着空中的圆月,觉得有些恼了,果然是个不通人性的东西,关中大雨连绵,关外横尸遍野,你却仍旧明亮圆满啊!竟没了睡意,从口袋中摸出那玉簪,用指尖触碰着,细细地端详,不禁扶额,这么多年枕风宿雪,踏遍三江六岸,借刀光做船帆,与那大虫谋早餐,竟也逃不过这儿女情长啊!

第二日一早,韩世忠照例钓鱼,这时,先前的那位老者竟走了过来,一下子便用拐杖敲断了世忠的鱼竿,韩世忠二话不说,抄起余下的那节钓竿,就同老先生厮打了起来。二人大战多回却只是打了个平手。

“真晦气!”世忠说道,正要离开,老者挡在了他面前。

“少侠为何一身本领却甘愿做一个盗贼而不去报效国家?”

“在这官家有眼无珠的世道里,就算是卧龙先生又值几钱呢?”韩世忠反问道。

“少侠有此等好武功,该是去当兵为国效力才是啊,不然终究只是一介小毛贼。少侠不知,我曾占卜一挂,少侠之后定将官至三公啊!古人有言,‘天下安,注意相;天下危,注意将。’少侠勇略忠义,是天以资宋之兴复也!”

“承蒙先生厚爱,只是,先生怕是看错了人!”

“不,我敢以性命担保,天地为鉴。少侠就算是睥睨四野,也该关心国家安危才是啊!不以天下为忧,乃敢称真君子?!”

“我从来就不敢自称为君子,一介莽夫,何足先生挂齿呢?先行一步,先生有缘再见吧!”韩世忠上马便走。

“哈哈哈哈哈,天要亡我大宋,天要亡我大宋啊!”说罢,老者便一头撞死在树上。韩世忠没有停下,更加没有回头,只是,他眼眶中满是打着转的泪花,他一向坚信,软弱而又自大的渺小人儿怎么能够战胜天意呢?

之后日子,韩世忠仍旧是闲云野鹤一般的四处飘邈,以天为盖以地为庐,通往日一样的逍遥快活,只是,他每天都会去面摊,一边吃着面,一边四下张望着,终于有一天,等来了那个姑娘,他追了上去,女孩曾被大盗抓包过,不想理他,只管往前走。

韩世忠拿出一个红玉髓的簪子,故作不知地问道:“姑娘,这可是你的?”

“你!竟是偷盗之人!卑鄙!”由于梁红玉自幼随父兄四处征战,练就了一身的功夫,二人过招数式,还仅仅是打了个平手。

“姑娘好武艺啊!世忠佩服!”

“那是,我爹可是堂堂池州都尉,岂是你这一介小贼能媲美的!将玉簪还我!”

梁红玉夺过玉簪,不再理会他。

“姑娘,你我二人也算得上是不打不相识,可否给赏个光,陪小爷看看月亮?”

梁红玉不愿搭理韩世忠,“哼,就你,也配?”

“世忠不知何处得罪了姑娘?”

“如今,西夏屡屡进犯,战事连年吃紧,正当时大宋危亡之时,各家男儿纷纷奔赴沙场保家卫国。可唯独你!哼!凭着一身好武艺,净干些偷鸡摸狗的下贱勾当,只道是逍遥快活哟~我要是你啊,这脸,早就丢尽了~”梁红玉不愿同韩世忠多说什么,轻蔑地瞥了一眼,便转身离去,空留下韩世忠一人在原地独自凌乱。

“姑娘且慢!倘若世忠应征,姑娘可否答应留在池州待我归来?”韩世忠大喊道。

梁红玉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看韩世忠,许久才缓缓说道:“好!只要池州不被攻破,我便在这候着!”

这之后,红玉时常命人前去打听韩世忠的情况。只是,自那天后,他便音信全无,街坊只听闻韩世忠以敢勇应募乡州,隶赤籍,挽强驰射,再无其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