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起起伏伏

  • 将行世忠
  • 鸢尾垃圾桶
  • 2437字
  • 2022-03-19 22:00:00

靖康之变、宋徽宗与宋钦宗父子被金兵虏走。徽宗的第九个儿子康王赵构在南京当了皇帝,是为宋高宗。赵构在南京登基之后,一路被金兵追击,最后逃去了杭州。

“爹爹,今天当真要带我去见官家?”彦直又是激动又是好奇,官家,多么神圣却遥远的人物啊。

“是……彦直可是要乖一些的。”韩世忠虽是一介武夫,却心中十分的有数,这一去,他是要为彦直铺个官路……当然了,也是在新皇那里,讨个保命符。嗯……其实他还有别的目的!

“那是自然,我娘说了,凭我的学识,官家定是喜欢的!”彦直十分自信的说着。

韩世忠宠溺的揉了揉彦直的小脑袋。

“你娘这是在说,彦直学的东西,看似没用,可都不白学~”

“哼,那诗文能有何用处?!还是耍枪来的实在些!”

韩世忠不由得苦笑起来。

“你可别乱说,你爹我啊,现在最后悔的事情,那可就是幼年时,没那机会从先生那里学得诗文啊……”

“哦?当真?”

“是啊……爹爹家中,一贫如洗的……那里能请得来那师傅呢?”单凭一刀一枪打下功名的,千古以来,或许唯有韩世忠一人吧……

“参见圣上!”

“参……参见圣上!”一见爹爹行礼问好,彦直也赶忙照猫画虎道。

“哈哈哈哈哈,好一个机灵小儿,可读了书?”高宗一见韩彦直,便十分的喜欢他,当真是长得标致!

“读了读了,家父时常教导孩儿,要通读圣贤之书,以便日后报销朝廷!”

“哈哈哈哈哈哈,韩将军果然是教子有方啊!”

“不敢当,不敢当,圣上过誉了!”

“哎~何必灭自家威风,彦直,可否写个字看看?”

“遵旨!”

韩彦直一接到命令,便立刻手下笔墨,跪了下来,写下“皇帝万岁”四字。

高宗十分的高兴,摸着他的背,说道:“他日长大之后,必定是个栋梁之材,韩将军当真是教子有方啊!”

“不敢不敢,韩某征战多年,不常归家,还是夫人教的好~”一想到玉儿,韩世忠的嘴角便不由得上扬起来。

“哈哈哈哈,韩将军果真是好福气!”高宗一边说着,一边解下了身边养子伯琮头上系帽子的带子,戴到了彦直的头上。

“伯琮啊,你可是要跟彦直多学学的~”

“是……皇……父皇……”伯琮仍旧是怯生生地,他刚想叫圣上,却立刻改口,叫父皇。

“呵,可真是个胆小的东西,当真是坏了朕的好兴致!”

一听到这,伯琮扑通一下跪倒在地。

“求父皇恕罪,求父皇恕罪!“

“圣上,伯琮还小,很多道理都还不太知晓,还望圣上不要怪罪。“韩世忠也帮忙求情道。

“是啊是啊,皇帝爷爷,不要怪罪那个哥哥了~“

“彦直!你说什么呢?!圣上岂是你随便叫的?!还不快谢罪!“韩世忠赶忙训斥道,他惊出了一身冷汗,这位皇帝,那可是出了名的冷血。

“哈哈哈哈哈,韩将军,不必怪罪,正如你说的,他们都还小,不懂礼也是情有可原的。来人啊,赐金器、笔砚、监书、鞍马!“

“多谢圣上厚爱!“

“多……多谢圣上厚爱!“彦直可是被吓得不轻。

“哈哈哈哈,快起身吧,不必多礼!“

“多谢圣上……圣上,韩某……还有些话想说……“韩世忠向韩彦直使了个颜色。

“啊……啊!圣上,爹爹,我也不懂什么国事,你们先聊,我跟伯琮哥哥去殿外候着便是了~“

“哈哈哈,好啊,准了!“

一到殿外,伯琮便松了一口气,整个人瘫软地依靠着殿门,蹲了下来。

“伯琮哥哥,你……很怕圣上?”彦直觉得有些好奇,按道理讲,他同圣上更加的陌生,伯琮倒是亲近了不知一星半点,怎么反过来……他倒是更怕皇上呢?

“唉……我只是他的养子……人们都说我幸运……可我却一丁点都没有感觉到……”是啊……作为宋太祖的七世孙,他本该平凡却快活的在封地过活一辈子,眼下却进了宫,被立为太子,那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旁的人,哪有不祝贺的呢?只是……这其中冷暖……还是只有自己才知晓啊……

彦直拍了拍伯琮的肩。

“放心啦,伯琮哥哥,你人这么好,一定会有福气的~等下一次再见,我给你带我娘种的枇杷果,可是清甜的,咬一口,烦恼便烟消云散了~“

“当真?先前,我就曾听闻韩府枇杷可是江南一绝!“

“哈哈哈哈,那还有假?伯琮哥哥,我相信,你以后一定会是个好皇帝!“

伯琮一听,吓了一大跳,赶忙捂住彦直的嘴。

“嘘……当朝圣上还未百年,你这样说,可是大不敬!“

“当真?!哎呀……我可真的是……“彦直有些懊恼。

“哈哈哈,无妨无妨,只有你我知晓此事,我若是尝到那枇杷果……肯定什么都不会说出去的!“伯琮假装勒索道,虽是皇子,可骨子里还是顽皮的孩子。

“哈哈哈哈哈好!一言为定!“

彦直说的不错,那伯琮,可便是日后的宋孝宗,为后世普遍认可的南宋最有作为的皇帝,他在位期间,平反岳飞冤案,锐意收复中原,开创了“乾淳之治“。

“韩将军,此处再无他人,有什么话……说便是了……“高宗有些不爽,事实上,他是最厌恶大臣向他提意的……

“圣上,韩某冒死进谏!“

“有话快说吧!“高宗有些不耐烦了。

“圣上,世忠请求圣上移都长安,下兵收两河!“

高宗并没有任何的回应,气氛降到了冰点,韩世忠赶忙跪下。

“请圣上移都长安,收复两河!“他大喊道。

“韩将军啊……“高宗缓缓开口,”你也不是不知道大宋这几年的情境,真的经不起这折腾了……再说了……就算是你同意了,我同意了……可是朝臣……不会同意啊……“

“圣上!若是您同意了,朝臣哪还有不认的啊,圣上!这可是关系到我大宋安危,如果我们……“

“够了!不等韩世忠说完,高宗便打断了他,“韩将军,今日之事不必再提了。朕听闻近日,那山东鱼台,又有贼寇作乱,我记得……讨贼之事……可一直是王渊王大人在掌管啊……”高宗似是若无其事的提点着韩世忠。

“圣上!此事与王大人一丁点关系都没有,还请圣上不要错怪了王大人的一片忠心啊,圣上!”

“害,我知道王大人是一直忠心护国的,只是……不知道是忠心的哪里啊~?”高宗似有似无的提起徽宗钦宗,自他登基以来,此事可是他一直介怀的……毕竟,岳飞可是时常提起收复失地,赢回二帝,眼下……这怎么又来了一个……

韩世忠吓了一跳,其实,他也没有想那么多,他只是想收回大宋领土,只是没领会到啊……这其中,竟也牵扯甚多……

“圣上,我与王大人一直拼死守护着大宋,不论谁是圣上,我们都会尽全力拥护!”

“哦~有了韩将军这句话……朕,可就放心了~”

“多谢圣上体恤!事不宜迟,韩某这便去山东讨伐贼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