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名震四方

  • 将行世忠
  • 鸢尾垃圾桶
  • 2235字
  • 2022-03-18 22:00:00

“哈哈哈哈,韩将军可是来迟了啊~罚酒三杯!”王渊看着风尘仆仆的韩世忠,打趣道。

韩世忠想起早上的事,不由得扶额,这彦直,一老大不小的男孩了,竟还缠着大人陪他射箭打靶子,看来……是时候再添一个了……唉……会苦了玉儿……罢了罢了……

想到这,韩世忠不禁叹了口气。

“世忠兄弟?”王渊看着韩世忠,满面的笑,却还叹着气,幸福的烦恼?当真是出奇。

“啊……?啊!哎呀!王大人,这……当真是没得罚了。来得匆忙,没带什么好酒,听闻,用这杭州的清泉冲泡龙井,口味极佳,就取了些来。”

“哈哈哈哈,我也就是过过嘴瘾罢了。无妨无妨,以茶代酒吧!你我,知交对饮,这茶,可是也能变成千金佳酿啊~”

“嗯嗯,也是也是……”

韩世忠品了一口杯中刚刚冲泡好的茶,嗯,当真是甜香中夹杂着苦涩……

“世忠兄弟。”

“嗯?”

“你是不是也觉得……少了点什么……”王渊将手中的茶杯旋转着,竟是那桃园三结义的彩绘,这彩绘……精妙的有些令人心寒……

“唉……王禀将军……当真是走的惨烈……”韩世忠不由得慨叹,回想起那次大破郓城,二人可是相约不醉不归,可是现在……人……当真是脆弱的……

“不过……我们行伍之人,在战场上为国捐躯……或许就是最好的归宿了吧……”

“是啊……最起码……不用面对这官场的勾心斗角……”

“哦?世忠兄弟可是有什么不适应?”

韩世忠微笑着,摇了摇头,他也说不清,就是总觉得,很难很难……

“害!“王渊笑道,“过些时日就习惯了,无妨无妨。世忠兄弟,不如这样,官家派我去河北赵州镇守,过些时日便去,你也随我同去吧。我去官家那求个话便好,省得你被安排在京城任职,那乌烟瘴气的文臣们,可是要让你头大的~”

“好啊……”韩世忠若有所思,王渊自然是明白的,家里可是有挂念的人儿的。

“哈哈哈哈哈哈,韩将军的顾虑我是清楚的,如今正是深冬,金贼也不会有什么大行动,韩将军待到来年夏天再去便可啊~”

“多谢王大人!”

“哎,你我客气什么啊,喝茶喝茶哈哈哈哈~”

“娘,你快让爹来陪我练剑呀!”彦直冲着坐在凉亭中的梁红玉喊道。

“呵,你爹可就坐在我旁边,要叫你自己叫,我可不替你代劳!”

“……爹爹刚陪我练过,我怕……我怕他不同意嘛……娘,爹爹那,你说话最好用了!”

“哼,你也知道啊,让你爹歇歇吧,这么大的人了,还就知道累人,自己挥去!”梁红玉呛道。

“哎,小少爷,我来陪你,我来陪你~”守门小厮想要打破这僵局。

“你的水平哪能赶得上我爹啊……”守门小厮尴尬的站在了原地。

“小……小少爷,你爹可是大将军……我……我哪能比啊……”

“唉……罢了罢了,你来就你来吧……”彦直只好无奈的妥协了。

“哈哈哈,玉儿,同小孩子家置什么气啊~”韩世忠搂了搂身侧的梁红玉。

梁红玉白了他一眼,

“你不嫌累?!”

“嫌,嫌~谢谢夫人关怀~”

“切,蹬鼻上脸,心疼你还心疼出毛病了,居然还教训我,你……!”

韩世忠轻轻的吻上了梁红玉。

梁红玉吓了一跳,一把将韩世忠推开,一边用帕子捂着嘴,一边小声骂道。

“你干什么啊!!!被孩子看见了可不好!”

“有什么不好~”韩世忠又笑出了犬牙。

梁红玉一时语塞,便背过身去,不再理会韩世忠,韩世忠赶忙抱了抱梁红玉。

“哎呦,我的好玉儿~”

“世忠……”

“嗯?”

“你说……彦直是不是太孤单了啊……”

“嗯……是有点……怎么了?”

梁红玉不禁扶额,这人,直男癌,怎么就不明白呢,非要我说?!

“哎呀……就是……就是……我们要不要再要一个……”梁红玉转过身去,十分真挚的看着韩世忠。

韩世忠坏坏的笑了笑。

“要……什么?”

“你!”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韩世忠仍旧打着趣。

梁红玉攥紧了拳头,捶了一下韩世忠。

“孩子!孩子……再要一个给彦直做个伴啊!”梁红玉红着脸。

韩世忠笑得更大了,抱了抱梁红玉,却眼神暗淡的看着她。

“嗯?怎么了?再要一个给彦直作伴不是蛮好的嘛~”

“罢了,我不常归家,你会太辛苦。”韩世忠虽是行军之人,却满是似水的柔情。

“唉……昨日,我可是又见你收到急函了……”梁红玉虽是理解,却难以习以为常。

“嗯,前些日子,金兵攻了进来,真定失守了……王大人那边……”韩世忠言简意赅,对于战事吃紧,他不愿多说什么,梁红玉却什么都懂了。

“何时走?”

“……明日……”

“这一走……何时能归啊……?”

韩世忠先是顿了顿,思来想去,终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知道,如今,四方未平,最早……也要来年三月了吧……“

“嗯~来年开春,又该是枇杷成熟的时日了,我等你!“梁红玉的声音中,竟多了些欢快,还好还好,枇杷和你,总是能够一同归来。

韩世忠满是心疼的看着梁红玉,一把便抱紧了她。

“待我凯旋!”

虽然,韩世忠知道,对于心上人来说,等待,又意味着漫长的分别。等,无比的苍白,可是,又能怎样呢?

既别之后……再苍茫……

“大人,大人,那金军的攻势愈发的猛烈了!”赵州城内,一小将急急忙忙的前来汇报敌情。

“哦?莫不是知道世忠兄弟也在此处?”王渊笑了笑,看着一旁的韩世忠。

“王大人,可别拿韩某打趣了。”韩世忠淡定的挪动了一下地形沙盘上的棋子。

“王大人,韩将军!金兵一路杀来,赵州城内也是粮尽援绝,不如我们快突围吧!”小将十分的不解,这战事可都火烧眉毛了,二位爷为何如此淡定?!

韩世忠抬起头,看一眼王渊。

“王大人,您意下如何呢?”二人心照不宣。

“哈哈哈,不急,不急~”

这晚,虽说是入春了,竟出奇的下起雪来了,市井与山野,一片的银白,虽是美的,却也令人感到可怖。

夜半,韩世忠带领着三百死士,直捣敌营。

瞬间,金军陷入极度的混乱之中,互相攻击,却不知道正刺杀的,是自己人。

也是在这场混乱中,金军将领被刺身亡,金军遂大败而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