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平定胜捷军

  • 将行世忠
  • 鸢尾垃圾桶
  • 2282字
  • 2022-03-15 22:00:00

“弥大兄弟,你这是作何啊?!来,快起来,快起来。”李纲慌忙地想要将李弥大扶起来,怎料那李弥大仍旧是死死的跪在地上,不肯起身。

“大人,您要是不答应,我今天可是就不能起来了……”李弥大看着虽是可怜,可这言语中满是令人厌烦的不讲道理。站在一旁的韩世忠冷眼瞧着,无奈的轻笑了两声,当真是死皮赖脸。

“哎呀,弥大兄弟这究竟是受了什么苦啊,竟是如此委屈,你先起来,定要细细讲与我听呀~”李纲仿佛哄着幼童一般。

“大人这是答应了?”李弥大更加过分的紧紧相逼。

“这位大人,李大人可不曾如此说过,万不可曲解了李大人的好意啊!”韩世忠实在是耐不住了。

一听到韩世忠说这话,李弥大不服了,立刻站起身指着韩世忠的鼻子呵斥道。

“你?!是何人?!竟同我这样说话,反了你了?!”

“哎,别吵别吵嘛。弥大兄弟,终究还是我的不是,忘记同你介绍了。这位是武节大夫,韩世忠,韩将军。弥大兄弟万不可错怪了韩将军啊~”

“走着瞧!”李纲虽是详尽的解释了,可这李弥大仍旧计较这,哼,要不是我今日所求他人,还能给你这厮情面不成?

“大人,不好了,胜捷军……胜捷军反了啊啊啊啊……”李弥大这脸色仿佛六月里的天,说变就变了。

“胜捷军反了?怎么可能?胜捷军可是童贯童大人从各军中挑择出来的忠义勇猛之士,断然不会!“李纲不愿相信,胜捷军的将士们都是体格魁伟,武艺骑术超群绝伦的人,他们若是怀有反叛之心,那必定是来势汹汹,后果不堪设想。

一听这话,李弥大再一次跪倒在李纲脚边,不停的磕着响头,硬是把脑门子磕得血肉模糊。

“求李大人饶命啊,先前在太原,有个叫张师正的胜捷军统制,他违反节度使,吃了败仗,我也就是想树立个威信,便杀了他,向全军宣告,以儆效尤,可谁曾想啊……大人,求求你了,救救河北百姓吧!”李弥大一边说着,一边死死抓住李纲的脚不放。

一旁的韩世忠不禁摇了摇头,当真是不懂军事,就算是偏将,又怎能随便杀之?

李纲气急了,一脚便将那李弥大甩开。

“求我?哼,你这是想要求我出兵救济河北苍生,还是救救你那岌岌可危的官位啊?!”李纲一语道破。

“大人,大人!他们一路烧杀抢掠,所到之处都是不留活口的啊,大人!”

“你!”

“大人,算我求你了大人,出兵吧!”李弥大跪倒在地,埋着头,却咬着牙,好啊你李纲,我倒要看看,谁才能笑到最后!

李纲紧握着拳头,迟迟未能发声。

“大人,末将愿往!”韩世忠突然说道。

李纲有些惊讶的看着他,实在是没有意料到。

“世忠兄弟,这……“

“大人,河北虽不在您的治下,可这河北若是失弥,哪一个大宋官民又能脱得了干系?况且,如今那河北军民仍旧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还请大人允准!“

“……好!韩将军听令!“

“末将在。”

“我命你即刻带领我所部的五百人,随弥大兄弟一同前去征伐!”

“是!末将定不负大人所托!”

到了临淄河,韩世忠将不满千人的队伍,分为四队,并派人放置铁蒺藜堵塞住归途。

“将士们!进则胜,退则死,若是前队有胆怯逃跑的,允许后队剿杀立功!”

于是,将士们都拼死作战,没有一个回头的,打得那胜捷军措手不及,纷纷弃了营寨,四散逃窜开来。

“弟兄们,给我追!”韩世忠并没有多想,一见敌方颓势,便立刻下令追赶。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胜捷军岂是平凡的大宋军队?

“哈哈哈哈哈,姓韩的,中计了吧~”魁首李复有些得意地说道。

原来,李复早就带人埋伏在暗处,不费吹灰之力便拦住了韩世忠等人。

“放箭!”

箭雨一般的射来,韩世忠顾不得什么了,迅速掰断了身上的箭头,戴上头盔,上马应战,他长戈一挥,便打断了敌人整整一排的弓,并杀死了为首的这六人。正当李复要逃之时,他看准了,将手中的长戈投了过去,一下子便将那李复刺死。胜捷军的余部见李复死了,疯狂的逃窜开来,虽是有死伤,可那大部队,却是不见了踪影……

胜捷军逃到了宿迁,同韩世忠的这一仗,虽是死伤惨重,也失了首领,但是,余部尚且万余人,兵力充足,便用着抢来的貌美女子们,喝酒吃肉。这一切,都被埋伏着的宋军看在眼里。

“将军,敌人竟是如此的猖狂,我们为何不速去歼灭?”小将成闵有些疑惑。

见韩世忠没有回应,成闵立刻起身准备冲进敌营。

“将军,若是将军有什么顾虑,我去便是!”

韩世忠一把将成闵拉了下来。

“哎,为何如此心急啊?我们现在不足500人,硬拼,岂能拼过那万人之众啊?”

“那,将军就没有任何作为吗?!”成闵有些生气,在他心目中,韩世忠不应该是这样怯懦的人。

韩世忠缓缓站起身,整理了一下战甲,“哈哈哈,那自然不可能,我只是没有盘算清楚罢了,待我去去就回~”

说罢,韩世忠便跨上马,朝着敌方大营飞驰而去。

“大军已到,尔等速速放下武器,我便可保全你们的性命,共创功名!”一到敌方大营,韩世忠便高声大呼道。

贼人一见韩世忠,立刻吓破了胆,纷纷长跪在地,“求韩爷饶命啊,我们都是山西一带的良家子弟,要不是李弥大狂妄无礼,杀了我们的张将军,我们岂会落草求活啊!”

说罢,赶忙供上了方才的吃食和一杯酒。

韩世忠下马解鞍,将酒一饮而尽,便牵着马,头也不回的缓缓走开了。贼众动都不敢动一下,束手就擒。

黎明时分,贼人见韩世忠的队伍没有到,这才明白,原来是诈降,虽是悔不当初,却早已放下了防备,收缴了武器,没有任何办法。

过了许久,韩世忠才带着那不到500人的宋军前来。

“哈哈哈哈哈,众将士快快请起,随我回朝复命吧~”

胜捷军无人起身,毕竟,此时,他们的命还握在韩世忠的手里,是死是活,全是他的一句话了。

“怎么,为何无人起身?好歹都是胜捷之军,为何如此怯懦?“

“回……回韩爷的话,我们的命……不还悬着吗……当真……不敢起……“一将士颤抖着声音说道,虽是堂堂七尺男儿,可成王败寇的道理,他们自然是怕着的。

“哈哈哈哈哈哈,我都说了,随我回朝复命,可有杀你们的道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