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固守开封城

  • 将行世忠
  • 鸢尾垃圾桶
  • 3445字
  • 2022-03-14 22:00:00

“报!将军,金军连夜乘船,沿汴河攻到西水门了!!!”守卫的声音划开了本就不宁静的深夜。

事实上,这一夜本就无人入睡,前些时日,金军就已濒临开封城下,驻扎在开封西北郊的牟驼岗,而李纲,早已备战数日。

“好,传令下去,命二千死士一定要死守开封城!”

“是!”

按照先前的安排,宋军si士布列城下,待金军船只驶近时,宋军便用长钩将船只拖到岸边,用石块砸烂,并在河中打上木桩,使敌船不得行驶。一夜之间,金兵丧失百万,只得退兵,先后转战酸枣门,封丘门,通津门,景阳门,整整打了一整天,用尽浑身解数,却仍被李纲率兵一一破解。

“大人,金国使臣翰离不在外求见官家,说是要来商讨议和的事宜~“小宦官向童贯汇报着。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此事不宜声张,不然坏了官家的大事!“

“是,大人!“

“官家,金国使臣求见~”童贯唤着钦宗。

“哦?!快快有请!”

“宣金国使臣觐见!”

金国使臣大摇大摆地走上殿前,昂首阔步地,全然没有丝毫吃了败仗的迹象。

“见我大宋天子还不快快跪下!”童贯大喊道,自然是狐假虎威。

“哎~童大人不必拘泥于细枝末节,两国商谈,那自然是主随客便,不必多礼,不必多礼。”宋钦宗看似是心胸宽广,有容乃大,实则……是怕极了那金国铁骑。

“宋主说的极是,两国交战,自然是因为缺少了沟通,宋主可想听听我方的条件?……”

“将军,将军,不好了!”

“何事竟如此惊慌?!”

“将军,那金人,竟去官家那儿议和了!”

“尊贵的宋主,其实我们的条件也不大苛刻,也不过就是,黄金五百万两,白银五千万两,杂色缎一百万匹,绢帛一百万匹,牛马骡各一万头匹,驼一千峰;割让太原(今属山西)、中山、河间(今属河北)三镇;尊金为伯父,以宋皇室亲王、宰相作人质,护送金军北渡黄河……”

“你!”

“官家,官家,万不可气坏了身子~”

“圣上!万万不可答应!”这时,李纲想要冲进殿内,却被侍卫拦了下来。

“哦……还有,废了那李纲!”金国使臣补充道。

“尔等谁敢拦我!”

“我!”

“官家!”

“大……大胆李纲,你该当何罪!”

“圣上!万万不可答应了翰离不那老贼啊!”

“来人啊!传我指令,罢免李纲的所有职务!”

“是,官家~”童贯一边说着,一边白了李纲一眼,真是该si的人啊,差点坏了大事!

“圣上!!!你怎么就不明白那金贼的险恶呢!圣上,圣上!!!“不等李纲说完,侍卫便将他拖出了大殿。

“宋主果然明察~“

“翰……翰离不大人过奖了……“宋钦宗突然猛地发觉有些头晕。

“官家!“

“不……不碍事……翰离不大人,劳烦您回去知会金……不,伯父一声,那些金帛,过些时日便可送到……还请伯……伯父饶了我们……“宋钦宗恨得咬牙切齿,却也不得不将那些屈辱一一道来。

“哈哈哈哈哈,侄儿且放宽心,我们大王自然不会苛责你们,哈哈哈哈!“

“官家,太宰李邦彦求见~”童贯不行不忙的说道。

“这……”宋钦宗有些手足无措,他战战兢兢的看向翰离不。

“哈哈哈哈,侄儿无妨,刚好也让叔叔见识一下这些个人的德性哈哈哈哈!”

“好……”宋钦宗紧握着拳头,咬紧牙关,仿佛是从牙缝中发出的声音。

“宣太宰李大人觐见~”

一到殿前,李邦彦扑通一声便跪倒在地。

“官家!不好了!开封城大乱!太学书生陈东率领书生数百人到宣德门上书请愿恢复李纲的职位,情愿不成,还砸烂了登闻鼓,打死宦官数人啊!”

“快!快传韩将军前去镇压!”

韩世忠领命前往宣德门镇压书生起义,只是,到达宣德门之后,他只是默默地看着四处打砸的书生,却没有什么想要武力压制的念头。

“将军?将军?”刘宝焦急的喊着韩世忠。

“嗯?”

“将军为何还不下令捉拿这些泼皮?”

“他们手无寸铁,抓起来,那还不是不费吹灰之力?”

“那将军为何不抓?在等什么?”

“刘宝啊……”

“末将在!”刘宝以为韩世忠要下令了,赶忙绷紧了神经。

“你说……究竟是什么能让人变得如此这般的疯?”

“仇恨?”

“不……是无助……”他看向一个拿着木棍,掩面痛哭的书生,便径直走了过去。

“将军小心!”

“你……你是谁?!”看到韩世忠走来,那书生便举起了木棍。

“这位公子可就是太学书生陈东?”

“你怎可知?”

“胁天子可乎?胡不退?”

“以忠义胁天子,不愈于以奸佞胁之乎!”

“这便是了~”韩世忠露出了恶犬般的笑,竟有些得意。

“你!”

“请愿虽好,可那数十内侍何罪之有啊?”韩世忠此言正中陈东要害。

“我们本是反对使用暴力的,只是,这事态的发展实在是出乎了我们的预料,覆水难收了……”

“事实如此,奈何?盖且逃死乎?”韩世忠笑着看了看泪流满面的陈东,颇有些打趣的意味。

陈东一听这话,赶忙抹掉了脸颊上的泪花,硬气的说道。

“荒谬!吾去,则君等戮矣,顾君等何罪?吾今至是头已在地矣!“

“兄弟好气魄!其实,我也正有向官家劝谏之意,罢免李大人简直不可理喻!这样,刘宝!”

“末将在!”

“协助维护好宣德门的秩序,我即刻启程,回宫面见圣上!”

“是!”

“哦,还有啊……“韩世忠小心的吩咐着什么……

“官家!官家!”

“是何人在外大喊呐……”宋钦宗有气无力的问道,翰离不离开后,他就一直觉得脑仁疼……当真是费神周旋了啊……

“回官家,是韩将军~”

“韩将军?!还不快请进来!”

“是,官家~宣韩将军觐见!”

一见到韩世忠,宋钦宗便十分急切地询问着宣德门的情况。

“韩将军,动乱可否镇压得有起色?!”

“回禀圣上,起色倒是有的,只是……”

“只是什么?”

“这……难以服众啊……”

“难以服众?为何?”

韩世忠一下子便跪倒在地。

“官家,恕末将无能。但且听末将一句劝,李大人官职一日不复,百姓便一日难服啊!官家,恢复李大人的官位吧!大宋社稷需要他!“

“这……“宋钦宗还在犹豫。

“官家!再不决定,这乱民可就要打到朝廷来了!“

“报!官家!急报!这这这,陈东带着那伙太学乱贼冲破了宣德门,朝着宫里来了!“童贯急切地汇报着。

“这……“

“官家,恢复李大人官位吧!“韩世忠紧紧相逼。

“快!快!随便去个人,快去宣旨!“史官耿南仲便立刻前往宣德门宣召。

“李纲用兵失利,朕不得已罢之,而今金人稍退,特令其复职!“

“我们凭什么相信?“”是啊是啊,李大人他人呢?“”让他亲自来同我们说!“百姓七嘴八舌的起哄着。

“官家!快宣李大人进宫吧!”耿南仲急忙跑回宫中。

“什么?”

“宣李大人进宫领旨吧!单凭我一人白纸黑字的宣召,难以服众啊!”

“是啊,官家,还是需要请李大人进宫领旨才是啊~”韩世忠补充着。

“好,好!宣李大人进宫!!!”

虽是听了史官的宣召,百姓们还是难以放心,仍旧在宣德门附近围堵着,这时,来了一辆马车,陈东赶忙追了过去,掀开车帘。

“是李大人!”“啊啊啊啊!李大人,李大人回来了!”“李大人,李大人!”人群中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

“诸位,多谢诸位相救,李某感激不尽,定会为了我大宋社稷尽心竭力!”李纲的声音因为哽咽显得有些许沙哑,他感谢他们,却也心疼,陈东……当真知道自己的未来吗?

李纲平反了,陈东在群臣的激烈庇护下,也未遭到惩处,反而被赐予了一官半职。后来啊,靖康之变,二帝被俘,宋高宗即位,对于李纲恢复中原,迎回二帝的主张十分的反感,又暗地里同黄潜善、汪伯颜等小人盘算着逃亡东南,不久便找了茬,罢免了刚刚担任宰相七十七天的李纲。陈东再次舍命替李纲平反,请求罢免黄潜善等人,可是这一次,他就没有那么好命了,黄潜善借机将皇帝激怒,宋高宗为了一己私利,下令将陈东斩杀于集市。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将军,你为何要帮李大人?“刘宝好奇的问着。

“仁人志士,为何不帮?“

“那……为何又帮的这么不明显?几个书生罢了,我们三刀两刀便可除尽,何必如此麻烦?”

“首先,他们既然能够斩杀宦官,说明他们是要拼命的,强硬对付,我们的将士恐有死伤。此外……这世道,不拉帮结派,不同人结怨,才是长久之计啊……”

这便是韩世忠的智慧,在那个群臣相互残食的朝代,既能忠孝两全,又可善始善终的,又有几人呢?

“韩将军且慢!”刚一出大殿,李纲便叫住了韩世忠。

“哦?李大人有何事?”

“韩将军,这一次,多谢韩将军出手相救!”

“哈哈哈哈哈,李大人多礼了,韩某,何时相救过啊~?”韩世忠淡淡的笑了笑,露出了那颗虎牙。

“韩将军,我知道,但凭几个太学书生是不会弄出这么大阵仗的。”李纲话中有话。

“哈哈哈,果然是李大人,只是,李大人可要记得,那些个宦官,当真不是我的人斩杀的。”

“这……”李纲有些纳闷。

“李大人,既然是民心所向,造势便足矣~”

李纲恍然大悟,妙哉,只是领兵造势,既没有伤及无辜,也达成了虚张声势的目的。

“韩将军果然名不虚传!“

“我?哈哈哈哈,没有名没有名~“

“李大人,李大人!可让我好找啊李大人!”宣抚副使李弥大一看到李纲,便拼命的奔了过来,扑通一下跪倒在李纲的脚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