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福兮祸兮(二)

  • 将行世忠
  • 鸢尾垃圾桶
  • 2807字
  • 2022-03-11 22:00:00

“世忠兄弟近来可好啊?”营帐中,早已安顿下来的王禀和韩世忠正闲聊着。

“托将军的福,世忠特别好,有劳将军挂念了。”

“害,同我客气什么啊~世忠兄弟离家几日了?”王禀无意的问着。

一想到家中的人,韩世忠便不禁叹了口气,“唉……今年春天离开的,如今……已是深冬时节了……”不知道来年的春天能否归家兑现诺言?

“哎,也是,我们行伍之人啊,南征北战的,就是不能时常着家啊……不过也没关系,那俸禄定是能送到家里的,家人能沾上世忠兄弟的光也便是享福了~”

韩世忠没有说什么,他不大认同,比起相隔万里,他还是更愿意无所事事的陪在玉儿身边。

过了半晌,韩世忠才开口说道:“也罢,心里念着便好啊……“心心念念却终不敌日日相见。

“咳咳,对了,世忠兄弟,你可知那徐进一帮有多么凶悍?”二人许久未见,本想一起谈天说地,却终究还是绕不开剿匪这个话题。

“听闻是不费吹灰之力,便打得那辛将军的几万大军落花流水,四散逃窜,溃不成军啊……”

“正是,这徐贼相当的有威望,在沂州一带拥兵十万,声势浩大……这定是块难啃的骨头啊……”

“将军!将军!前方有敌情!”王禀大军正在赶往沂州的途中,路过韩王店之时,却不料遇上了又一伙悍匪……嗯……应该是兵众数万的匪寇。

“来者何人?快快报上名来!”王禀大喊道。

“哈哈哈,大宋小儿,我可是你武胡爷爷!!!”

“大胆武贼,你可认得出我身边的这位兄弟是谁?!”

“哈哈哈,在这大宋,除了那韩世忠,我还没听过几人的名讳!”

“我正是韩世忠!小贼拿命来!”说罢,韩世忠便首当其冲,带兵冲了过去。

韩世忠带军虽是勇猛,可那武胡大军,称悍已久,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货色。不过,官军终究还是训练有素,韩世忠带兵迅速打败了武胡大军,并当场斩杀了那武胡。

只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等到了那沂州,前去清剿的官军已不足五千。

午夜时分,宋军行至徐进驻扎地附近的山岗上,停下了脚步,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因为王禀和韩世忠还没有想好究竟如何才能如此以少胜多。王禀透过茂密的丛林俯视着徐进的大寨,当真是繁荣富足……

“世忠兄弟……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可这十万终究不是个小数目啊……”

“将军且放宽心,世忠就算是硬着头皮也要将这徐进攻灭!弟兄们!”

“在!”韩世忠的亲军衙兵应道。

“我们上!”韩世忠便带着不足五十余人,前去冲击贼人,誓死也要为官军拼出个血路来。

韩世忠首当其冲,英勇杀敌,不等守卫的小贼前去报信,韩世忠便已将那徐进的寨门攻破。

“大宋的男儿们!我们也速去征援!”王禀见韩世忠已经强攻进寨,担心他后劲不足,便赶忙带领官兵下山加入血战之中。

双方厮杀了许久,直至贼匪几乎全部杀光,那徐进来不及发号施令,却也被斩杀于睡梦之中……

也算是完成了剿匪的任务,宋军便动身前往济南整顿军队,准备凯旋回京。在回程的途中,却也不乏贼人来扰。青社贼人张先、水鼓山贼人刘大郎、望仙山贼人高托山、集路山贼人贾进、莒县贼人徐靖大郎,还有东海贼人张夔。他们之中,大的跨州连邑,小的亦有万人以上,都被王禀和韩世忠率军一一歼灭。每次作战,韩世忠都身先士卒,勇敢异常,因而获得将士的拥护。

只是,这韩世忠再怎么神勇无敌,也终究是人不是神,行到郓城,韩世忠终究还是病倒了。

“王将军……”

“哎哎!世忠兄弟快些躺下!那郎中不都说了,世忠兄弟需卧床静养才是啊!”王禀急忙奔到床边搀扶着韩世忠。

“不碍事……区区风寒罢了……”

“世忠兄弟万不可大意,那郎中说,世忠兄弟因为那无数的刀剑伤,内气依然不足,极易染上大病,还需谨慎些才是啊~”

“有劳将军费心了……只是……这点小事,还是不要知会家里人才是啊……”

“这那里是小事?!你可是已经昏睡十日有余了!”不等韩世忠说完,帐外便传来了一个斥责的女声。

“玉儿?!玉儿,是你吗?!”

“哼,若不是王禀将军派人传话于我,你还要瞒我到几时?!之前还会传个信回来,现在可倒好,竟还特意叮嘱不要知会与我!”梁红玉一下便撩开了帐帘,走了进来,她越说越气愤,当然了,更多的是心疼。

一看到梁红玉的身影,韩世忠不禁笑了起来。

“哈哈哈,好啊好啊,王某同世忠兄弟共事多时,可不曾见过你笑啊。看来,还是王某不够可人啊~罢了罢了,你们聊吧,我要去处理公务了~”说罢,王禀便脸上带着笑,急忙忙的走出了大帐。

“将军,我这门……还看嘛~?”负责看守大帐的小将士打哈哈的问道。

王禀打了一下他的脑袋,“长不长点眼色啊,人家夫妻俩好久不见了~”

“是!将军!我还有些事,今天先告假一天!”

“哈哈哈哈,快去快去吧!”

“玉儿,玉儿~”韩世忠温柔的唤着,当然了,声音中满是病重的虚弱。

“哼,你还好意思叫我!连自己都没照顾好!”

“玉儿,你来……咳咳咳……”

“何事?”梁红玉表面上撅着嘴,其实一听到韩世忠咳嗽便立刻走了过去,坐到了榻边,不愿再让他多费力。

韩世忠一把握住了红玉的手,塞进了被子里。

“你可别犯傻,再让我这寒气凉到,你还要不要活命了?”梁红玉刚要把手挣脱出来,却被韩世忠一把按住。

“玉儿,你也不对自己好一点……这手这么凉……”

“……你可对自己好了?半斤八两……”二人都有说不出的体谅。

“你……一得到消息就骑马赶来了?赶了几日?”

“也没几日,毕竟杭州离这郓城还是极近的。”梁红玉淡淡的说着。

“哼,没几日不也是几日……同我躺一会儿吧……”

“嗯……”梁红玉将大褂脱了下去,便掀开了被子,躺在韩世忠的身边,韩世忠一把便将她搂到了怀中。

“彦直可好啊?”

“放心,他快活的很啊,性子同你一样,这手上的力道也是相当足,日后定是个好男儿。”

“嗯嗯,有你和王妈在,彦直定是被照顾的很好。”

“来之前我也将他托付给了王妈,一切放心!”

“放心是肯定的,唉……只是……我也是对不起彦直啊……“彦直总是韩世忠心里的一个坎,他总觉得,自己虽然战场得意,却不是个好父亲。

“还是那一句,有国才有家,彦直定会以他的父亲为荣的!”

“还有你啊,玉儿……这一次……我恐怕是要食言了……”

“切,你不回来,那枇杷果还不都是我的?我都可以吃双份了,谁稀罕你啊~”梁红玉打趣道,她尽力说得轻松些,因为她不想让韩世忠自责。

“你啊~你稀罕我啊~”韩世忠笑着,同第一次见时一样,露出了虎牙。

梁红玉一看到韩世忠恶犬一般的笑,一下子便红了脸,推了一把韩世忠,便背过身去。韩世忠从红玉的身后环住了她。

“你……你别这样笑……当真是乱了我的心弦……”梁红玉越说越小声,害羞的紧紧闭上眼睛。

“你说什么?我没有听得太清楚~“韩世忠笑道。

“哎呀!乱了乱了!乱了我的心弦!“

“哈哈哈哈,我的傻玉儿~“

“切,你该死!“

“玉儿……“

“嗯?“

“其实……我第一次见你……便认定了你……“

“嗯……我也是……“梁红玉转过身去,紧紧的吻上了韩世忠,眼角却滑过一滴泪花。她想要留住他,她想让他一直在她身边陪着她,陪她一同吃枇杷果,陪她偶尔去吃上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面,陪她看那云卷云舒,陪她看着彦直一天天的长大。可是她不能,他的使命是要为大宋做点什么的,而不是这些儿女情长,她有千般的不称心,可他,也有那万般的不得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