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福兮祸兮(一)

  • 将行世忠
  • 鸢尾垃圾桶
  • 2365字
  • 2022-03-10 22:00:00

“来,杨天王,同我喝一杯吧~”透手滑将酒杯递到了杨天王的手中,杨天王不大情愿的接了过去,细细的端详着。

“怎么,杨天王有何烦恼啊,快说与兄弟听听~”

“你这……可是官制的白金酒器?”

“哈哈哈,兄弟好眼力啊,正是!这可是那胆小如鼠的尉氏巡抚的求饶之物,我一看,这可是个好东西啊,便在杀了他之后给收了回来~”

杨天王满满的斟了一杯,叹了一口气,又一饮而尽。

“杨兄弟可是被那宋贼所苦恼~?“

“唉……不知为何,最近几天总是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哼,那宋贼有何可怕的,还不是一个个屁滚尿流?!”

“那韩世忠,绝非平凡人等……”

“哼,那又怎样,杨兄你等着,我定取了那韩贼首级回来!”

“梁将军,那‘滑手透’诡计多端,切不可大意啊!”帐内,韩世忠努力的规劝着,可是,梁方平自以为是惯了,也是左耳入右耳出。

“哎呀,世忠兄弟,我自有分寸~”

“梁将军!时至今日,将士们大多体力已是消耗大半,万不可如此频繁的前去剿贼!”

“传令下去,如今正是那贼寇休养生息之时,我们即刻出战!”梁方平没有理会韩世忠,径直的从他身边擦身而过。

“报!大王,那宋军攻来了!!!”一小贼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哈,好啊,竟然送上门了,杨天王,走,取那韩贼首级去!”

杨天王赶忙拉住“透手滑”。

“兄弟,切莫轻敌啊,那韩世忠绝非等闲人等!”

“天王且放宽心,兄弟这就替你报仇去!”

杨天王看着“透手滑”的背影,眼神中满是空洞……

“大胆毛贼,竟敢在我大宋国土上撒野,拿命来!”梁方平大喊道。

“阵前的可是那世忠小儿?!”

“我不是,可我兄弟是!”梁方平转向身旁的偏将韩世忠,“哈哈哈,没想到啊,世忠兄弟竟是如此的声名远扬!”

韩世忠看了看梁方平,没有理会他,便驾马向前走了几步。

“我就是!韩某不胜受恩,竟被如此熟知,当真是感激!”

“哼!大宋的走狗!你别嘴贫,快来与我决一死战,今天,我定是要取了你的首级!”透手滑喊道,也骑着马,向前走了几步。

“韩将军!万万不可啊,此去甚是凶险!!!切莫信了那贼狗的鬼话!”军中同韩世忠交好的小将岳超大喊道,他刚想上前同韩世忠一道过去,却被梁方平拦了下来。

“哎~你没听那人说嘛~这是要与韩将军单挑啊~你去掺和什么?!”梁方平瞪了一眼岳超。

“将军!您这是要让韩将军去送死啊!!!”

“大胆岳超!你竟是如此的目光短浅,我的良苦用心你岂能参透?!”

“岳超!快回去!不用担心我!”韩世忠紧盯着敌方大喊道。

“将军!”

“哈哈哈哈,哎呀~当真是胆小如鼠欺软怕硬的宋狗啊~婆妈婆妈,我堂堂‘透手滑’,岂能骗了你们不成?”

“毛贼,少废话,吃我一刀!”

韩世忠冲了上去,在马上与那‘透手滑’混战了数个回合。韩世忠出手极快,打得那“透手滑”防不胜防。只是,那“透手滑”也绝非等闲之辈,用那长刀几下便刮断了韩世忠的马鞍鞯。他本想着韩世忠这下可是没办法骑马同他扭打了,可他万万没想到,韩世忠扔了那破烂的马鞍鞯,竟接着骑上了马。

“韩将军当真是威武!“

“哼,小毛贼,拿命来!“

趁着“透手滑“不留神,韩世忠将他踹下了马,并用长刀抵着他的脖颈。

“放心,我不会现在杀了你,我要等着官家来处置你!“

“韩将军可是与那梁贼交恶吧~“

“与你何干?命都握在我手里了,还敢胡搅蛮缠?!“韩世忠有些奇怪的看着刀下的”透手滑“。

“哈哈哈哈,我命由我~“说罢,”透手滑“便狠狠的撞到了韩世忠的刀上,颈项上满是鲜血的躺在了地上。

“你!“韩世忠有些震惊,这贼寇,竟是如此的有血性。

“大王!!!大王!!!”“宋贼拿命来!“一见大王倒在了那血泊之中,贼匪竟是出离的团结,一拥而上便与宋军拼命的厮杀起来,只是,终究还是以卵击石,不过半时便被消灭殆尽。

梁方平赶忙前去准备捉拿杨天王,不过,临走前,走过韩世忠身边时,还是白了他一眼。

“哼!”

大军与马蹄的脚下,扬起了千千尘土,韩世忠便站在那飞尘之中,呆呆地看着地上死不瞑目的“透手滑“。

“将军,将军,您没受伤吧?”岳超赶忙上前询问道。

韩世忠没有回答,只是慢慢的蹲了下来,轻轻的用手掌合上了“透手滑“的眼睛,”好汉当真是生不逢时,来世,可万不要生在这乱世之中……“

生在乱世,谁人不是身不由己呢?

“天王!天王!您快逃吧!!!宋军……宋军杀了大王!!!”一盗竟跑回去给杨天王报了信,只是,不等杨天王抬脚离开,梁方平便带着人来了。杨天王并没有要跑的意思,当然,也没有要活的意思。一宋兵走到了他的身侧,正要绑了他,他迅速地抽出了那人腰间的长剑,自刎而亡……

“将军!将军饶命啊!!!“梁方平刚回到大营之中,便叫人押了那小兵来。

“哼,你还有什么话可说?今天绝对是要军法处置你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梁将军何苦为难这个小兄弟呢?“韩世忠慢悠悠的走了进来,当然,脸色相当沉重。

“哈哈哈,韩将军当真是大义凛然,自己都要命不久矣了,可还要保这小卒?“梁方平嘲讽道。

“韩某请求梁将军手下留情!”

“哼,来人啊,把这同那贼寇沆瀣一气的罪人韩氏也给绑起来!”

“将军!将军!岳超请求与韩将军同罪!”

“岳超!你快退下!这里没你什么事!”韩世忠怒吼道。

“将军,我也愿与韩将军同罪!”“我也是!”“我也!”无数的将士都前来替韩世忠求情,一时间,梁方平面前竟跪倒了一片。

“你们!你们!军法处置!!!”梁方平怒吼道。

“梁将军,王将军到帐外了!”不等梁方平反应过来,王禀便走了进来。

“哈哈哈哈,韩将军,怎么就跪在这里了?梁将军为何如此动怒啊~“王禀虽是笑着的,心里却明镜似的,凛冽了瞥了一眼梁将军。

“王将军说笑了……只是在谈些正事罢了……“梁方平心虚的说道,赶忙将韩世忠扶了起来。

“梁将军应当分得清何为正理才是啊~“王禀话里有话。

“是,王将军说教的是……不知……王将军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啊,韩将军,我是来求你随我前去剿灭那悍匪徐进啊!“王禀没有理会梁方平。

“但凭将军安排!“

“哈哈哈,好啊,世忠兄弟当真是胆识过人!时间紧迫,我们即刻启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