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贼乱四起

  • 将行世忠
  • 鸢尾垃圾桶
  • 3332字
  • 2022-03-09 22:00:00

“世忠兄弟,此去虽是镇压那冀鲁之盗贼。可是,他们多由土豪、溃兵、土匪等组成,攻城掠邑,且掩藏于山林幽谷之中,甚是险恶,世忠兄弟可是要多多保重啊!”

“多谢刘将军提醒……”韩世忠似是还有什么话想说,却没能说出口。

刘延庆已经猜出个大概,拍了拍韩世忠得肩膀。

“世忠兄弟且放宽心,家书我肯定尽快派人送回,定是要让那人交到夫人手上才肯作罢!”

“那韩某就先谢过刘将军了!”

“世忠兄弟多礼了,如此小义与世忠兄弟的功劳相比,不值一提!”

院中,梁红玉细细打理着掉落在地上的枇杷叶。

“快啊,真是快啊,已经入秋了……”

“夫人快别忙了,还是让老奴来吧。”

“不忙不忙,王妈还是抱着彦直到处溜达溜达吧,您腰身不好,这种事情还是我来吧。”

“夫人,你们可真是要折煞了老奴啊……老奴本以为这辈子就要在这红尘中度过了,没想到啊,韩将军竟替老奴也赎了身。进了府之后,夫人你还事事都不要我做,老奴这清闲的……可当真是心里发慌啊!”

“王妈,你能留下来陪红玉,才是红玉感激不禁啊!可不要再乱说了~”

“哎呀~夫人可是要多谢谢老爷才是啊~”

“哼,谁谢他啊……”

“哈哈哈,又嘴硬,过些日子,老爷可就要回来了,这入秋了,天也是凉的快,这江南的秋更是又湿又冷,叫人难受,等明天上街买些药材给老爷炖个汤补补吧~“

“哎,是呀,也好!“

“夫人,有军中的人送信来了~“看门小厮奔过来汇报着。

“哦?那,把信拿过来吧。“

“不行啊,夫人,那人说,定是要亲自送到你手里才行啊……“

“夫人……这……可是要小心啊……“王妈有些担忧的说道。

“王妈不必担心,世忠现在在朝里还不算个人物,那里会有人要害我呢?叫他进来吧。”

“是,夫人。”

“夫人,老奴还是得提醒一句,这世间最可怕的啊,还是那人啊……“

“知道啦王妈,红玉自幼习武,要是真有人杀过来,我还是躲得了的~“

“唉,你啊你,都是当妈的人了,还是这样的不听劝。“

“梁夫人,这是韩将军托我送过来的信。”

“他……”梁红玉颤抖着手接过那信函,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种不详的预感。

“梁夫人且放宽心,韩将军一切安好,还立了战功!只是……”

“只是什么?!可不能如此这般吞吞吐吐的!”梁红玉有些急了。

那送信的小将吓得赶忙跪地谢罪,“梁夫人恕罪,梁夫人恕罪!”

“哎呀,我也没要拿你怎样,你快把话说完,只是什么?”

“哦,是这样的,韩将军送这封家书回来,既是报平安,也是想知会您一声,他暂且还回不来。”

“可是那边塞又出了乱子?”

“啊,不是了不是了,韩将军是去捉盗贼去了~”

“此前就听说过冀鲁那边贼寇四起,竟还没平下来……”

“是啊,估计是那盗贼十分的凶恶,这一回可是那王渊王将军唤韩将军去的,这战功定是少不了的~”

“唉……我要的可是那战功……罢了罢了,你先回吧,代我谢过刘将军……”

梁红玉看了看枇杷树旁的落叶,可千万不要等到落叶才归根啊……

“世忠兄弟,你可见过那‘水盗’?”王渊问着骑马走在一旁的韩世忠。

“‘水盗’?!这又是那些盗贼的什么把戏?”

“他们像那鲶鱼精一般,气长得可怕,专门潜在水底,等着那商队路过便大开杀戒,他们密布在河网地带,井然有序,就好比……前面的这条河,前面的,停下!”

“将军怎么知道他们就在此地?”

“哼,再怎么气长,就连那鱼可都是要浮到水面吐几口气的,何况这些装神弄鬼之人呢?”

就在这时,河中果然冒出来一大批盗匪,虎视眈眈的,却不上岸来。

“哈哈哈哈哈,果然是鼎鼎大名的王渊将军啊~”水中,一人大喊道。

“哎,王某可不及杨天王勇莽啊,这杨天王的勾当,王某可做不了~”

“你!大胆宋贼,你这可是在侮辱我们天王!”一水盗呵斥着。

“哈哈哈,好啊,说得像你们不是大宋子民似的!晦气!”一旁的韩世忠霸气的回怼道。

“哪来的小毛贼?!胆敢这么说我们?“杨天王大喊道。

“哎呦~杨天王如此的鼠目寸光,今后可如何办大事呢~这可是我军先锋,韩世忠韩将军。”王渊挑衅着。

“哼,世忠世忠,怕是忠错了主!“

“大胆杨贼,竟拿韩某的名讳打趣,当真是个没有教养的主!来啊,吃我一刀!“说罢,韩世忠便要冲过去砍杀杨天王,王渊见状,赶忙拉住了韩世忠。

“王将军这是作甚?“韩世忠有些奇怪的问道。

“韩将军,切莫急功近利,虽说韩将军勇猛过人,少有人能及,但是,十之八九分之人还是有的,他们都未能灭了那‘水盗’,定是这‘水盗’有过人之处啊~“王渊规劝道。

“过人之处?“

“是,只要进了水,我们可就不是他们的对手,他们就像那水蟒一般,能将水中之人缠入水底,直至淹死,且这一招式,屡试不爽啊!“

“这……“

“不慌,我已有破解之术,就差这韩将军的一臂之力啊~“

“好,但凭王将军指挥!“

“杨天王~我们做个交易可好啊~“

“哼,没得商量!“

“哎,其实啊,我们此行并不是来剿灭你们的,官家真正的眼中钉啊,可是那盗魁‘透手滑’,我也知道那人时常同你们抢‘生意’,不如这样,今日我赠与你们些许银两,你们便放我们过去,就当是个买路财可好~?“

“哈哈哈,你真当我杨天王是那无情无义之人了?‘透手滑’忘恩负义,我可与他不同!“

“天王天王,银子,银子啊!”

“是啊天王,杨村都被我们夺遍了,我们可是许久都没有收获了,这兄弟们一个个的,可都饿瘦了,再这样下去,该是有怨言了。”杨天王身旁的小贼们顾着眼前的利益,一遍遍的旁敲侧击着。

“……好,你拿来吧!”

“哎,好嘞,这水盗的东西啊,可是要送到这水里,来人啊,把那些银箱子整齐的列在水里~”

“是!将军!”

“不好!”杨天王突然知道了王渊要做什么,只是,为时已晚。

“兄弟们,冲啊!!!”韩世忠奔在最前方,骑马踏在那些银箱子上,同那些水中的“水盗”对抗。

“天王,我们快逃吧,那宋贼的长戈甚是好用啊!”王渊早就命宋军备好长戈,就是要在马上对付那手无缚鸡之力的“水盗”的。

杨天王还没有打好主意,只是,身旁的人一个二个都被刺死落入河中,瞬间,河流便被“水盗“们的鲜血给染红了,极为惨烈。杨天王赶忙拼命地逃到岸上,疯狂的跑着跑着,他的脑中一片空白,双腿只是机械的不停运动着……

“走,弟兄们,我们去杨村端了那‘水盗’的老巢!“韩世忠大喊道。

当天,在大名境内,王渊韩世忠等人把活动在河网地带的“水盗“杀得几乎精光,又前去杨村端了那强盗的老巢,此战告捷。

“哈哈哈,世忠兄弟果然勇猛过人啊!“回到营中,王渊十分的高兴,这眼中钉肉中刺当真是拔净了一个啊!

“王将军过奖了,还是王将军有勇有谋啊~“

王渊拍了拍韩世忠的肩膀,“世忠兄弟谦虚了,等回去了,王某定要替世忠兄弟向官家求个功名!“

“功名都是小事……只是……世忠已是大半年未归家……“

“报!梁将军求见!“

“哦?快请进!“

“梁某见过王将军!“梁方平虽是行色匆匆,却也不敢乱了礼数。

“哎,方平兄弟多礼了,说到底,这一次带兵歼鲁匪,方平兄弟可是主帅呢~“

“王将军,梁某有一事相求!“梁方平一边说着,一边瞄着韩世忠,韩世忠有些奇怪的看着他,他不曾见过梁将军,可梁将军却是一副认识他的样子。

“梁将军请讲!“

“可否让世忠兄弟以偏将的身份,随我一同去经略鲁地一带的剿盗事宜?“

“嗯?鲁地盗贼不是一早就灭净了?“

“王将军有所不知,那杨天王死灰复燃,竟同那“透手滑”携手准备进攻尉氏!“

“这……我可是做不了韩将军的主啊……“王渊有些担忧的看了看韩世忠。

韩世忠轻轻的叹了口气,“回王将军,世忠愿往!”

“梁某谢过世忠兄弟!”

“梁将军多礼了,这样,梁将军先去营外等我一会儿吧,我同王将军说几句话便去。”

“好!”

韩世忠看着梁方平出帐的背影,眼神竟有些呆呆地。

“哈哈哈,世忠兄弟可是担心那红玉姑娘啊~“

“王将军……我……“

“唉,世忠兄弟当真是得了那一心人啊,只是……咱们身为大宋男儿,又生在这乱世,切不可沉溺与那儿女情长之中啊~“

“是,王将军,这些我都明白……“

“放心,梁夫人那里,我自会去报个平安的~“

“世忠多谢王将军体恤!“

“唉,咱们呐,可不是什么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这自古啊,忠孝难两全,有舍才有得嘛~“

“是啊,只要能保住这大宋江山,韩某死不足惜啊~“

“哎,呸呸呸,世忠兄弟万不可说这丧气话,世忠兄弟吉人自有天相,日后定是那享尽荣华富贵之人啊~“

“韩某不想要什么大富大贵,韩某只想……“多陪陪玉儿……韩世忠终究还是没能说下去。

“只想什么?“

“没什么,王将军多保重,他日,我们杭州再聚!“

“好!到时候也要叫上那王禀将军,杭州再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