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少年泼韩五
  • 将行世忠
  • 鸢尾垃圾桶
  • 2460字
  • 2022-02-28 00:14:03

“哎哎,快去看看,快去看看,衙门又贴告示了~”县衙门前,满是过路的看客。

“哎,诸位,诸位,前些日子,二郎山跑来一匹野马,近来总是袭击过往的路人,我们大人说了,只要能降服这匹野马,定能得到重赏!”

“哎呦,这野马我可是见着了,野性十足,力大无穷,可是把我这武功盖世的儿子都给伤到了啊~”一老妇有些担忧的说道,当然了,话中不乏炫耀的意味。

“哎呀呀,这可怎么办呐,这磊哥儿可是城中最厉害的了,县太爷都看好的主儿,他都抓不到,谁还能降了那野畜生?”

“是啊是啊,这该如何是好啊。”有人应和道。

王磊瘸着一条腿,走到小吏身旁,作着揖,相当圆滑地说道:“官爷,实在是小的该死,这腿,偏偏瘸了,不然,定把那马耳朵割下来献给您嘞~”

“害,不打紧不打紧,我们都知道磊哥儿心系百姓,行侠仗义,上头不会亏待你哒~”

这时,一个戴着斗笠,书生摸样的男子走到告示前揭下了榜文。

“哎,小白脸,哎,说你呢!你揭榜作甚?就你这副模样,不可能会有法子对付那畜生!”小吏大喊道,话中满是轻蔑。

“泼韩五?!”

“磊哥儿,这可是你熟人?”小吏有些好奇。

“回官爷的话,这人姓韩名世忠,我们都叫他泼韩五,顾名思义,是我们村一泼皮,家贫无业,整日喝酒赌钱,与人打架斗殴。此人力大无穷,没人打得过他,就连那缠到他身上的巨蟒,都被他滚刀砍死了。官爷,这可不是个好对付的主啊~”

“哦,哈哈哈,还有你磊哥儿动不了的货色啊~”碰巧,县令出来了,他刚好听到了王磊对韩世忠的那番评价。

“是啊,大人。这榜文可不能被他揭了去,搞不好,这泼皮还要骑着那野畜生来祸害众生呐!”

“哼,说的比唱的好听,装病!诺夫!”韩世忠压低了帽檐,低声说道,他一向不愿与这巧言令色的王磊多言。

“你!大人,你可要给磊哥儿做主啊!”一听这人诋毁自己的儿子,老妇当即一下便磕头称冤。

“可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韩世忠不愿多看他们一眼,低头盘弄着手里用来弹山雀的明珠,刚要弹出手,突然,被一位老者给推了回来,二人暗地里手上周旋了几回合,韩世忠有些惊讶,竟有人能拦住自己?!

“老叟好武艺!”

老人只是冲他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作揖,转向县令。“大人,老朽以为,怎能随便否定别人呢?不如,给此人个机会可好啊~”

韩世忠有些吃惊的看着那位老者,竟是个帮自己的人?!

“嗯~先生说的是啊~这位小哥儿,你可知倘若揭了榜文还没能完成,可是杀头的大罪~?”县令问道。韩世忠点了点头。

“好!限你明日太阳落山前,提着那马头来县衙交差,若是没提来,明天掉脑袋的可就是你!知道了吗?!”

“不用,今天就行。”韩世忠冷冷的看了看县令,便赤手空拳的直奔二郎山而去。

“你这死老头,看我不一脚踢死你!”说罢,王磊便伸出瘸了的那条腿,想要踢老者,老者一个回身,王磊便扑了个空,大头朝下,啃了满嘴的泥,围观的人可都笑坏了,前仰后合的。

“磊哥儿是吧,你这腿,哈哈,可是庸医诊的?我看呐,没坏。”老者调侃道。

“你!”王磊刚想爬起来再打老者一拳,一把便被旁边的小吏按住了。

“磊哥儿啊磊哥儿,算了算了,你可知这先生是谁?”

“我管他是谁呢,他帮韩世忠那泼皮说话,定不是什么好人!”

“大胆王磊!竟敢对县令大人这般无礼!”县令大喊道。

“县……县令?!大人,您可别说笑了,您不是县令吗?怎么又成这老头了?”王磊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老者冲着县令作了作揖,“嘿嘿,这可是大人说错喽~老朽早已致仕,致仕,嘿嘿~”

“不不不,比起先生您,我们可是差远了,要不是您不想做官,这位子理应是您的~”

王磊连忙磕头谢罪,“先生,不不不,大人,大人,是小的有眼无珠,不识泰山,多有得罪,还请大人见谅啊!”

“哈哈哈,果然怕死啊~”老者调侃道。

“是啊,先生,不然这整日行侠仗义的主儿,也不会装瘸呀,您说是不是~”县令回道,其实,县令早就看穿了王磊的把戏,只是吧,干嘛和这种无能的人计较呢?

“大人,我先去二郎山那看看情况,那野马可是不好对付!”

“好的,先生定要小心行事!”

韩世忠到后不多时,只听见山梁后长嘶一声,山梁上果然跃出一匹白鬃野马。野马一看见韩世忠,便直扑过来。韩世忠待那马冲下山坡,纵身一跃骑上了马背。野马见状前蹄腾空,想要把他掀下来。韩世忠两腿紧夹,双手抓住马鬃。野马狂奔乱跳,一直跑到了一道山崖前。眼看连人带马就要跌下深沟,韩世忠朝马背上连捶几拳,野马竟停在了离深沟只有一步的地方。而这一切都被刚刚到达的老者看在眼里。

“哈哈哈,好啊,好啊,不愧是我大宋的好男儿!”老者一边鼓着掌,一边说道。

韩世忠依旧冷冰冰的瞥了他一眼,“哼,谁是大宋的男儿了?我反正不是!”

“哦?那少侠之前做的那些是为了什么?”老者卖着关子。

“县令大人为何如是说。”韩世忠毕恭毕敬地说道。

“哈哈哈哈,好啊,你我二人都对彼此略知一二啊!”

“先生过奖。”

“时有盗者,取官济民,凡城中贪官,无一幸免,民咸敬之,却无人知其真面目。少侠为何如此这般的不慕功名?”

“先生又为何早早致仕?”韩世忠反问道。不等老者回答,韩世忠便驾马下山去了。

“啊啊啊啊,不好了,不好了,泼韩五竟驾着那野畜生回来了!!!“一见韩世忠驾野马归来,众人立刻四散逃窜开来,场面一度十分的混乱。

这时,王磊提着刀挡在了众人前面,“大家不要怕,我来!”

韩世忠下了马,一步一步的走到王磊面前。

“你……你不要过来啊,别以为我不敢砍你,啊啊啊,吃我一刀!!!”王磊话说的虽狠,只是嘴上功夫罢了,韩世忠一闪身,王磊又是摔了个狗吃屎。

韩世忠从趴着的王磊身边路过,走到了县令面前,毕恭毕敬的问道:“大人,若我能降伏,这马可否归我?”

“哈哈哈哈,好啊好啊,果然是先生看好的人,行,这马,你随意处置。来人啊,搬银子来!”

韩世忠看了看地上打开的银箱子,一脚便踢翻。

“大胆!这可是县太爷的赏赐!”小吏一边看着县令的脸色,一边惊慌失措的大喊道。

“大人,我一向不是贪恋财官之人,多有得罪了。”韩世忠转向围观的老百姓,“诸位,这银子大家随便拿,唯有一条,定要用来做好事才行,若是我发现谁用来赌钱,手起刀落绝不姑息!”说罢,韩世忠便上马疾驰而去,留下的,唯有目瞪口呆的一众人和马蹄下翻飞的黄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