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碧剑山庄

  • 古楼烟雨
  • 或人之等
  • 3668字
  • 2022-03-05 20:00:26

三人借着夕阳余晖观瞧眼前这座偌大的山庄。好大的景色:只见南风吹绿水、白云抚青山,山水间这座庄院壁墙青瓦,更是娇宠于山水之间,相互交错成画尽显辉煌。

收目光看迎客方向,中央一座巨门拔起,上悬一块巨匾,题着“碧剑山庄”四个金色大字写的是苍劲有力。两侧院墙平地而起三丈三尺,向左右延伸过去一眼望不到尽头。

特别引人瞩目的是大门侧前方一块巨石竖立于此巍然不动,一把铁剑插在其上,幽冷剑光刺人心魄。

由于碧剑山庄广撒请帖,遍请江湖各路豪杰,所以此刻庄前来人接踵而至。

文华看着门前插于石上的铁剑良久,忽而摩拳擦掌嗤笑道:“这碧剑山庄真能摆阔,看我把这剑给拔下来!”

他这一语,引来不少人注目。大伙都心想,哪来的疯小子,敢来碧剑山庄撒野!

风行一把拽住文华,双眉倒竖,沉声喝道:“文华!休要放肆。咱们是客人,莫要丢了礼仪!”

文华嘿嘿笑道:“我知道,兄长。开个玩笑而已!”

这一路上,风行作为兄长,自然操了不少心。当下也提醒文华进庄之后别再胡言乱语惹是生非。一旁若烟,心中全然留意的是眼前这座碧剑山庄,或许父亲的下落能够在此知晓一二。

三人走向前,风行掏出请帖递给站立在门侧之人,那人一见这请帖乃是庄主亲笔而写,丝毫不敢怠慢,连忙将三人带入后院。

不得不说这碧剑山庄打造的的真是豪华,一路上高楼耸立、亭阁无数。文华边指着一处处美景,边与风行若烟二人连连称赞。

家仆将风行三人带入一座阁楼前,恭敬说道“此处是家主特意留给各位的,有何需要您再叫我,今夜请好好休息,明日我来请各位去见家主”

风行与那管家客气的道了声谢,推开门走了进去。正当文华也要跟着进去时,却被若烟一把拉住。文华一顿,顺着若烟的目光看去。

一个女子身后跟着众多随从走过门前,文华眼皮一抬,这女子非是旁人,正是晨间那绿衣女子谭芳!谭芳像是早就知道几人会来此,却没想到这三人会是碧剑山庄邀来的贵客。紧缩的眉头慢慢展开,向文华若烟点了点头。

若烟展颜礼貌一笑便回身进入房中,文华反而大大咧咧地打起招呼:“谭小姐!”他看谭芳一众人气势汹汹,身后随从都兵器在手。一时好奇心起,忍不住问道“您这是干嘛去?”

谭芳未答话,直径从文华身旁走过。而她身后随从瞥了一眼文华,嗤笑道“我们小姐做事轮得到你来问?有个不长眼的家伙惹到我家小姐了,我劝你莫要学那人讨得一顿打!”

文华听罢心中早已谩骂不止,嘿然准备上前理论。但没来由张口喊到:“姑娘若是要报仇去,还是请就此住手吧!”

他这一句话喊出,不禁谭芳顿住身形,就连风行、若烟都将目光聚到文华身上。风行没有想到从来散漫的文华竟有此举。而若烟却暗自怪着文华,那日在船上与文华说的,他显然没放在心上。

谭芳歪过脑袋忽而冷笑:“莫非你真以为救了我一次,就能对我指手画脚?”她今日确是准备去寻那船夫报落水之仇,因为长这么大谭芳没有受过如此欺辱!但谭芳做事一码归一码,你是救了我,但还不至于让我任凭你指手画脚。

但他偏偏赶上了文华。文华向来吃软不吃硬,听谭芳这么一说,也自强起口气:“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一个千金小姐之躯,何必与江湖草莽一般见识!再说昨日之事在下看的清清楚楚,你之所以落水,并非那人一己之过!”

文华一改往日拓落不羁的神情。这一番话讲出,仿佛将时光凝注。

谭芳将手搭在腰间剑柄之上,一双眼刺出寒光两道,似是要将文华看透。

好在风行感觉出来场中气氛不妙,何况他也没料到一向疯癫的文华,对此事竟然这般振振有词。风行忙将文华拉入屋内,同时向谭芳抱拳示歉。

在场所有人都等着谭芳下一刻会作何举动。谭芳若有所思,本来很生气,但又看文华一脸认真,心中一念‘这家伙与以往那些人有些不同’先前那班人对自己言听计从、百依百顺,从来不敢违背自己意愿,这么一想,顿感有趣。她忽然挑眉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风行瞧她小姐脾气甚重,暗自叹了口气,却也放下心来。文华听她喊自己,但却没有回头,只是气愤从嘴中挤出两个字:“文华!”

谭芳不知怎的心情突然大好,眼睛弯成月牙般,咯咯笑声清脆“我答应你啦,不再去找那人寻仇。”

只听见风行的关门声,及文华一丝含糊声音“如此甚好……”

且不说那谭芳怎想。

文华被风行拉入房间中,三人将行囊摆放完毕,便到楼下吃茶。风行着对两人说道:“明日便是这碧剑山庄盛会,到时候我带你们好好看看热闹!”

文华一听,便兴奋起来,这一路行走,他见过了不少名山大川,奇人趣事,内心不禁叹道“江湖没什么不好的!”

想起那谭芳,文华瞅着若烟,佩服说道“你猜的真没错,那谭芳果然是大家千金。光看她那一众狗腿子就知道,那丫头被家人娇养惯了!”

若烟掩嘴笑着打断文华:“呦!你还知道娇养这二字呢?你那少爷秉性可不比她差”若烟借此狠狠嘲笑文华一番。“不止是大家千金,更是这碧剑山庄庄主之女呢!”她又说道。

文华更是惊讶:“你咋知道她是此处庄主女儿?!”

若烟娓娓道来,她先向风行问道“碧剑山庄庄主叫什么?”风行回答“谭天”

“年方几何?”

“五十将过”

她又问文华“谭芳姓什么?”文华答“当然姓谭了!”

“她既姓谭,武功又高强、性格又乖张,又能在后院带着随从随意走动。一定是谭天的女儿了!”若烟仰头含笑,得意说道。

这么一说不禁文华恍然,就连风行也是暗自赞叹若烟之聪明伶俐。

若烟一摆头,俏丽俊逸“那我们就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去见识见识那些武林侠士!”

翌日东升,将山谷中的青雾驱散,碧剑山庄之内更显得清爽。

风行早早起来,将陈万忠写的信揣在腰间,此时正饮茶等候。而文华此刻还在呼呼大睡。不一会,昨日接待三人的家仆轻轻敲了敲门,随后进来说道“哪一位是风少侠,家主在后堂请您过去”

风行闻言站起身,大步随那人前去。

途中风行也暗自在想“师父常说谭天剑术了得,天下间少有对手,希望有机会可以讨教一番!”

走了不一会,便到了一处房前,家仆退去,风行昂首挺胸,推门而入。

且不说这屋子内香烟缭绕,富丽堂皇。只见一张紫檀木桌旁坐着两人,一人皮肤黝黑,端茶的手满是粗茧,两臂硕壮,圆脸短须,颇有威严。风行暗想“此人定是扬波神剑手谭天!”而另一人,白须粗眉,一身黑色道袍,面上笑容儒雅,眼神却如剑锋般锐利。

风行抱拳施礼,双眼闪烁非凡神采,郎朗开口:“晚辈风行,奉师之命前来送信!”他看向黝黑的巨掌汉子一笑:“前辈想必就是这碧剑山庄的庄主,谭大侠了?”

在风行进屋看向谭天和那道人的时候,二人也在同时打量风行。黑袍道人双眉下压,目光自上而下扫过这推门而入的青年,皂青褂、牛角靴、头束英雄巾,玉面方口长的一表人才,双目无怒自威,身形挺拔、说话铿锵有力,尤其携满身正气。谭天更是微微吸了一口冷气,心中暗暗称奇,风行的那双手掌虽不粗壮,却格外平直,虎口处饱满无缺。此人用剑确是清风派无疑!

谭天颔首答道:“不错,本人正是谭天,这位便是武当派掌门道长古北庭。”他与风行介绍身旁坐着的道衣老者。

风行话不多说,再施晚辈礼,随后将怀中那信掏出递给谭天。

谭天看过信罢,面色渐转凝重。他把信又交给古北庭,随后便问向风行:“你是陈万忠的弟子?”

风行笑答:“不才,正是!”

谭天与古北庭再次将风行打量一番,眼中俱是欣赏。古北庭叹道:“陈万忠有言一世只收两个徒弟,想来你便是他的关门弟子了。”

风行心中生疑,因为自己跟随师父多年,听古北庭这口气似乎还有一位师兄。但又无法细问,只得说道:“晚辈愚钝,恐辱恩师。”

谭天哈哈一笑,将信收了起来。“贤侄一路劳苦,今早又专等候我二人。一会我便叫我那仆人带你去用饭食。正好我碧剑山庄举行开剑盛会,趁此机会多住几日。回去对你师父讲,信我已收到,若需援手,我谭天一定不负所托!”

古北庭也是手捻长须,点头附和“古某也是如此!”

两位武林中最顶流的高手,同时作出承诺。风行觉得事已了却,便告辞而退,回到住处与文华若烟汇合。

而屋内的谭天与古北庭却同时皱起眉头,陷入了沉思。

文华和若烟早已等候多时,见风行回来,几人又闲谈一番。直到日上三丈,有人来请他们,遂前去观赏那开剑盛会。

可能是晨间刚刚下过一场小雨,只见长虹横空,色彩全然未褪。道路两侧青翠大理石一尘不染,蓝如碧练。三人顺着小桥流水来到碧剑山庄这处最有名的地方—“耀剑亭”。

风行向身旁两人解释道:“这耀剑亭便是碧剑山庄历来接待参加开剑盛会的场地,每次碧剑山庄锻出好剑,便会先在这碧剑亭中悬挂三个月。”

若烟眼神闪动,好奇问道:“这开剑盛会每年举行一次?”

风行摇了摇头:“不然,碧剑山庄在武林之中地位甚高,不轻易与世人接触。每次举行开剑盛会,不是锻出绝世好剑便是门中出了旷世奇才!”

谈话间风行三人跟随人流步行至耀剑亭前,此刻这亭前早已云集各路豪杰。文华看向亭内自言自语:“呦呵!这碧剑张庄真是阔气!就连个亭子也造的这般庞大!”

若烟顺眼瞧去,这亭子之大实属罕见,亭子四角圆柱前后左右相隔将近二十丈远!顶部内方外圆如巨大穹庐,遮出一片庄严。但她仍是将目光停留在亭中央那把红色宝剑之上:“想必那把剑就是此次盛会所亮之剑吧”

风行一只手拍了拍文华肩膀,尽量让其少说话,一边点头低声回答若烟“应该就是了”

亭内亭外皆有座位,座位置上皆有茶水点心,不得不说碧剑山庄待客之道还是很讲究的。风行看了看亭内数座,将文华若烟二人带到亭外不远处,寻了一个位置坐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