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肝胆相照

  • 古楼烟雨
  • 或人之等
  • 3609字
  • 2022-05-10 10:30:00

曲心画坐倒在地,神色茫然。

方才他被文华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胸口之上,五脏六腑此时如翻江倒海一般,已经没有力气再站起来。不过最令他不解的是文华竟打倒了他!

本来他以为此次前来,用自己毕生所学的剑术和这一套苦苦钻研的掌法与风行一较高低,哪知这一套‘奇行掌’头一次使出便无功而败!极其深刻的挫败感袭上心头。

曲心画叹了一声,随后哈哈大笑:“好本领!谭天说的没错,我曲心画虽是一块练武的好料子,却终究成不了天下第一!你杀了我吧!”

方才交手一番,文华也已精疲力尽。他看着曲心画,想到那一日曲心画与兄长风行定下‘习得绝世武功便要一决’的约定,想他也不是居心叵测之人。

“你为何如此偏护龙寒,还是专门想与风行我二人作对?”

曲心画躺在地上,笑了笑:“我这一生唯好钻研武艺,除此之外别无他求。但曲某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呵呵!正因如此,龙寒杀了谭天,所以我拿了他半部祥云剑谱!也正因如此,龙寒在西北雪山救我一命,我也要救他一次不是?!……此番他来沈家堡万难活命了……”

文华神色颇为动容,想不到他与龙寒竟还有这段故事。一开始他本可以拔剑对战自己,如果那样的话,想来自己真的不是他的对手!若此刻杀掉他,并非英雄之举。

文华牵过白星,对着地上的曲心画说道:“你是条汉子,我不杀你!但你败在我手,就别再去沈家堡了,你与龙寒的恩怨已清……”

曲心画望着文华直挺的背影,大声喊道:“遇见风行,告诉他,我不去找他了!”

文华扬了扬手回到:“文华并没有见过你,你与风行之约依旧有效!”

空山阔野,风吹林木。曲心画突然站起身向城外走去,眼中开始涌现出一股赞意,此前风行是唯一的一个,而后的龙寒只能算是半个,方才的文华也算一个!

不是因为他的武功,而是因为他的为人!

……

沈家堡之中,龙寒掌中剑方出手片刻,路铁枪便败下阵来,此时再没有人敢贸然上前。

正当所有人都哑口无言时,人群分开,一人昂首走出,着青衣背古剑,笔直而立,尽显满身正气!

这世上也只有风行如此!

风行与万溪会合之后早就到了此处,尤其当他听到李松云死于太平山脚时,更是动容。至今为止,所有的事情真相大白,当初夜探百花村烟雨楼打伤师父陈万忠的也是龙寒,指使明法、明心两和尚陷害文华的也是龙寒。

风行走出百花村多年以来一直浪迹江湖,结识过许多人,也得罪过许多人,做过酣畅淋漓的快意事情,也为了除暴安良杀过不少魑魅魍魉。但有一件事始终使他耿耿于怀,便是百花村的惨事。这件事若没有个干脆的结果,风行心中意难平!

他平生第一次拔剑前面朝百花村的方向眺望一会,随后正了正衣冠。这说明他将生死已置之度外。

龙寒想了一会开口问道:“你是风行?”

风行缓缓上前,脸色铁青:“不必多说,今日你我之间,只有一人能够走出此处!”

天色更加阴沉,温度骤然又降了几分。风行拆下裹在剑上的布条,一柄古橙色宝剑出现在众人眼前。

路铁枪率先认出“这是初心剑?!”其他人也都不由自主地看向风行,他的名字众人倒都是听说过,因为风行仅凭一己之力剑扫十二魔窟,威名远扬!但他同时也是初心剑的传人倒是很少有人知晓。

两剑对立,使不少人回忆起往事。上一次两把剑比较高低时,还是在三十年前。

龙寒虽然目空一切,但对风行还是了解几分,也认可几分。

见到风行如此说,龙寒点了点头,表情也认真了几分回道:“正合我意!不然没人与我龙寒交手,倒是少了些兴致呢……”

再无人说话,再没有多余动作。

两柄剑同时出鞘,发出一声轻吟,随后撞在一处!祥云剑法乃是若长山的绝创,自然奥妙无穷,一招一式恰到好处。风行走江湖拜访不少剑术宗师,集百家所长,后来有得到谢玉壶的指点,手中‘初心’剑早已随心应手,所以毫不逊色。

这绝对是一场精彩的剑术对决!风行屏气凝神,抓着的像是一道橙光,龙寒同样紧绷心弦,祥云剑挥挥洒洒,寒气笼罩四方。风行第一次与龙寒交手,今日终于见到祥云剑法,才知果然名不虚传!龙寒心中更是诧异,他本以为自己已鲜有对手,哪知对方一开一阔之间,竟没有丝毫破绽。

他们两个都用尽全力,也不敢再留有后手。

风行下决心分生死,所以用剑疾风骤雨,龙寒同样不服输,所以用剑风驰电掣!二人越来越快,早已到达各自平生之巅峰。两人身上也都慢慢渗出殷红。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人能够做到毫发无伤。

眨眼间,两人你来我往上百回合,难分难解,仿佛真的不死不休。

这时候一个身影站在沈家堡门前,此人一身布衣,七尺有余,平凡的外表却有着不平凡的气魄,百花村最向往江湖的两兄弟此时都到了沈家堡!

跨入院内,文华终于见到始终蒙面示人的龙寒,在此之前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到身穿日月袍的神秘男子竟与那个在清河郡相识的文雅士子是同一人!

文华神情复杂,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龙寒!识得我否?”

龙寒用余光瞥了一眼,他与文华之间的恩怨比风行还要深,所以看见文华,龙寒想要跳出圈外答话。

风行同样看到了文华,他了解文华的脾气,也知道文华绝不是龙寒的对手,所以他不可能再让两人交手,也不可能让文华再有什么闪失。

因为百花村三兄弟中,他风行是兄长!

风行无所顾忌,突然使出一招自悟的清风剑法‘粘’字诀,‘初心’、‘祥云’两柄剑粘在一处同时从两人手中滑出,风行双拳快似流星击向龙寒,龙寒双掌扣住风行,只觉一股大力震的两臂发麻。论气力风行远胜龙寒。

多年以来龙寒屡屡想要置文华于死地,先是派七剑影在文华西北之行时伏杀,后来又在江天晓引诱文华进白马寺设计杀害,多亏有韩春江和易安出手相救。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更何况龙寒手中还拿着祥云剑。

文华也顾不得规矩,只是向前冲来。旁边吴笑迁挡住他的去路,吴笑迁一只手搭住文华肩膀,一只手准备抽剑,正要嘲讽。文华双臂一震,吴笑迁只觉得自己的手抓在石头上一般。文华又一只手抵住吴笑迁的剑柄,使得对方抽不出剑来,随后一脚扫过,吴笑迁跟着扑倒在地上。

吴笑迁到底小看了文华,若不然还不至于瞬间就倒下,等他反应过来文华已从他身上迈了过去。

文华身形移的极快,东不移和杨胜见状飞身拔起兵刃阻拦,却被智满方丈、泰山双雄挡住。

文华的身子突然一顿,身旁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小臂。洛颖一扭文华小臂,另一只手直取文华面门,显然是折梅手的功夫。文华一招‘蛟龙翻海’身子在半空翻过一圈化解了洛颖的攻势,索性用开了端相拳。

洛颖见拳势犀利,不敢硬拼,只好移脚步在文华周围游斗,文华一时却也摆脱不了洛颖。

而就在此时,风行龙寒二人已然见了分晓。风行脚尖点在落地的初心剑上,初心剑快若闪电弹向龙寒面门,龙寒堪堪躲过,面颊却被微微划过,一道浅浅的剑痕刻在龙寒脸上。龙寒噔噔后退两步,却心知风行此刻最为松懈眼,他中射出一道寒光,右手探向腰间,左手忽然挂住风行的胳膊,一把短刃凭空而出刺在风行左臂上,连同风行手臂一起狠狠钉在帮边木柱之上。

文华见此状发指眦裂,他亮出后背受了洛颖一掌,身子却就此飞出直奔龙寒。

风行长啸一声忍着刺痛,同样出手如电,举起一掌拍在龙寒空门左胸上。这一掌夹杂着多少的仇恨!。

龙寒飘着身子倒退数步,口中一口鲜血顿时喷出。这时候文华已出现在龙寒身后,瘟神一般满面怒容!龙寒再想躲,没有机会了,文华双手锁住龙寒身躯,右脚勾住龙寒小腿,顺势一带将龙寒摔倒在地。

唰的一声,手中剑已出鞘,快如奔雷!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文华手持剑正欲斩断所有的仇恨、所有的恩恩怨怨。在场的人惊呆了,都将心提到嗓子眼儿。

“别杀他!文华…别杀他”这一声带着哭腔的哀求,在文华的耳中犹如晴天霹雳。

文华的剑再快,在这道熟悉的声音之下也变得异常缓慢。

文华没有转过头去,因为哪怕没有转头,光听声音他就知道这是若烟!

若烟踉跄走到跟前,立在龙寒与文华的中间,哭着看向文华。文华颤抖着双手,脑海却一片空白,他万万没有想到过他与若烟会在此时此景为此相见!

倒在地上的龙寒嘴角流着鲜血,早已闭目等死。

他本一无所有,自幼父亲因被怀疑盗走‘垂天功’饮剑身亡,母亲也跟随于地下。龙寒流落街头八年,受尽欺辱,他的世界满是黑暗。在十五岁那年,伍齐天收他为徒,授其武功。然而龙寒早在少年已埋下天下皆负我的心,后来他偶然得到祥云剑与祥云剑法,龙寒发誓他要让所有人敬仰!

其实他并不在乎什么武林盟主,也不在乎什么天下第一,他在乎的是人们看他的眼光。到了此刻龙寒依旧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不愿低头的人可能总有无数的借口。

但若烟的到来,却蓦然睁开眼睛。

当初在清河郡龙寒遇到文华与重病的若烟,他明知道若烟就是若常山的女儿,却还是赠送了她一枚梨花胆。那时候他甚至忘却了自身的仇恨!

所以他嫉妒文华与若烟的相濡以沫、嫉妒二人的生死与共。因而他想要文华死。

龙寒看向那一袭紫衣,又看向龙寒,再看向七剑影东不移等人,神情恍惚……他这一生,得到了天下间所有的东西,唯独缺少真情与爱!

天空洒下丝丝的雪花,翩翩飞舞,最后落入地上瞬间融化,,晶莹剔透,点点寒芒。

若烟她既然来了,祥云剑举手可得,那么自己年少时对她许下的豪言壮志也算是实现了。

文华皱着眉头的不解表情也倏然放下,他扭过查看风行的伤势,风行对他点了点头,文华轻轻拔下风行胳膊上的短剑,扶他起身,而后默然不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