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太平山顶
  • 古楼烟雨
  • 或人之等
  • 3938字
  • 2022-04-28 10:00:15

六月初六,长安城外太平山上人山人海,来自五湖四海的各宗派掌门及德高望重的侠客甚至还有武林中出了名的宗师,此刻已然汇聚一堂。

十几年前武林名宿若长山于江湖上销声匿迹,那把被称为‘天下第一剑’的祥云剑一并不知去向,为稳固江湖秩序,各派掌门盟写武林帖。六年前,掌管武林帖的清风派掌门陈万忠死于毒手,武林帖不知去向,零零散散多年的江湖重选盟主古北庭。可是好景不长,武当掌门古北庭前不久又死于非命,江湖之上隐隐不安。所以这次六月初六,各门派齐聚太平山重推武林盟主。

因为众人都得知了一个一致的消息--祥云剑!

太平山山顶安心坪,此处正是若长山早年习剑之地。不少人围坐一处,场上此时鸦雀无声。

场上有坐着的有站着的,皆按尊卑排序。为首端坐一位高大的僧人,正是少林寺主持智和;他的下垂手坐着一位中年汉子,一把宝剑横于膝上,这人便是碧剑山庄庄主谭天;谭天身旁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粗犷老者,乃是雪山派掌门吴飞谷;再往旁是东正派掌门东不移。而东不移身旁本有一空位,那本是沈家堡家主沈平丘的位置,只因沈家近期出了一件大事,沈平丘的儿子沈季英年早逝,沈平丘没有前来赴会。不过此时已有一人坐在这个空位上,此人就是通臂杨刀门掌门杨胜。这五人端坐主位,还有不少人也坐在附近,例如扶摇铁扇南近秋、江南独行侠范霜、天王刀宋玉、泰山双雄……除此之外站着的人也很多,一些门派子弟更是站在场外,安心坪之外围了一层又一层的人。

众人群龙无首,彼此相互看着。

谭天忽然开口:“各位,事到如今大家便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古北庭老侠客身死,这武林盟主谁来当?”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皆不敢言。

智和开口说道:“古道长究竟是怎么死的?其中是否有些蹊跷?”

谭天沉思了一会:“听闻古道长确实被人所害。不过江湖有江湖的规矩,天下众门派分分散散,需要一位牵头的好汉!”

吴飞谷斜眼冷笑一声,因当年在碧剑山庄中的矛盾事,吴飞谷与谭天结下梁子“哼!天下虽大,却再也没有一个能叫老夫敬佩之人!反正魔教已退出中原,这武林盟主之位不要也罢!”

……众人又开始吵嚷起来。

东不移站起身,他嘴角一扬得意笑道“呵呵,众位且听我说。东某倒是识得一人定有能力坐镇江湖!”

泰山双雄在一旁嘿嘿笑了起来,嘴中免不得一阵讽刺“嘿嘿嘿,东大掌门莫不是要毛推自荐?不过咱兄弟可听闻古大侠的死跟你有些关系,是不是你眼红盟主之位才暗下的杀手?”

东不移脸色一变,激动说道“古大侠之死与我东正派毫无关系,你等休要血口喷人!我东不移此来也不是来争盟主之位的!”

吴飞谷紧闭的双眼一下子睁开“哦?我倒想看看不移老弟推举的是什么货色?!”

东不移不理这位白发疯子,哼了一声继续说道“此人不仅武艺高强,最重要的是他乃若长山的亲传弟子,祥云剑也就在他手!”

众人早就听闻祥云剑已然重出江湖,只不过一直以来那祥云剑都未曾真正现世。

东不移此言一出,满堂之人皆都心头一震。

吴飞谷须发皆张“东不移,你可莫欺我!”

“哈哈,龙少侠,大家可都等着你呢”东不移向远处高喊。

人群中不知不觉开出一条道路。

七剑影缓缓走出,他们身后一位深蓝绸缎锦衣青年出现在众人眼前。

东不移快步走向这人身旁朗声开口:“诸位,此人便是祥云剑客若长山的亲传弟子--龙寒。”

一身英气的年轻男子笑着抱拳施礼:“晚辈龙寒,见过各位前辈。”神形风华、字字铿锵。

在场的每个人都将目光聚集在年轻人的腰间那把剑上:琉璃剑鞘,在阳光下隐隐能够看到其中银白剑刃,青色剑柄上雕刻流云红日,不少人已经回忆起当年的江湖岁月。

范霜与南近秋相视点头,已站起身的杨刀门当代门主喃喃“古剑…祥云!”场内久久的无言。少林主持智和大师欣慰的点头:“既如此,按规矩武林盟主当由祥云剑主接手。”

众人回过神来,当下已有几人露出不满。

谭天拉下脸,面色阴沉一言不发,他本以为此次盟主之位非自己莫属。“这……实不相瞒,恕谭某眼拙,这位龙少侠,我谭天从没见过!”

吴飞谷虽未再风言风语,此时也紧蹙眉头。

龙寒呵呵一笑“祥云剑虽在我手,但龙寒初出茅庐,武林盟主之任万不敢当,各位前辈另寻佳选便是。”

扶摇铁扇南近秋站起身“当年规矩便是持祥云剑者武林至尊”。

不少人点头附和。其实龙寒自找到祥云剑时,便暗中拜访了许多门派,此时自然得到不少支持。

吴飞谷哼了一声:“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能坐的住吗?”

谭天也沉声开口:“只要赢了我这把‘扬波’,我便同意。”

场内一时间又嘈杂起来。

忽然一声怒喝响起:“谁敢对祥云剑不敬,莫怪范某无情!”江南独行侠范霜武艺超群,因为当年若长山的救命之恩,所以如今对龙寒也是万分维护。他一说话,众人皆是心服口服。

龙寒面色平静不再说话,但一只手已搭在腰间。

七剑影之一的宋极跨步向前“若论本事,在场谁能强过魔头伍齐天?嗯?我家剑主只身断门谷独斗伍齐天的时候,你们又在何处?”

众人心头又是一震!就连谭天和吴飞谷也不再有异议。

范霜大笑着起身拉住龙寒的手:“哈哈,我就说没看错你。来,此事可千万别再推脱,可不能丢了你师父的脸”说着便领着龙寒走向场中间。

少林主持智和道:“龙剑客果然侠肝义胆,此事就如此?”

“我同意”杨胜站起身说道。

东不移笑道“我也同意”

看着范霜和南近秋对龙寒赏识非凡,谭天与吴飞谷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捏着鼻子一一起身施礼。

“同意…同意…同意……”一时间呐喊声响彻太平山。

龙寒的江湖地位得到众人一致的肯定,最起码也是暂时的肯定。大家听说龙寒血刃伍齐天莫不赞叹、敬佩,就连谭天、吴飞谷等人听后也是不禁动容。

龙寒满面得意正与众人饮酒,宋极突然走过来,旁边跟着那位前不久拜访过龙寒的年轻人。三前立影附在龙寒耳边轻语,龙寒听后起身,嘴角咧开笑着对众人施礼说他去去便回。

只不过他转身时的那一脸冷漠谁都没有看见。

太平山山涧内,中州剑客李松云宝剑杵地脸色铁青,他身后落英剑客关达身受重伤倒在溪水旁奄奄一息,半条溪水被染得鲜红,还有一位青年汉子也倒在不远处,生死不知。树林间站着数十位蒙面黑衣人皆是横持短刃身藏暗器,他们全然不顾倒在地下的同伴,只是冷冷的盯着李松云三人。

李松云得知古北庭惨遭杀害,一路赶往靴城与古北庭大弟子翁同相见。年近三十的翁同见到李松云是泪涕俱下,哭诉着师父的惨状。

李松云摸着东正派的线索竟发现了当年的祥云剑七剑影。心中一阵寒意,随即单掌拍桌说了句大事不妙。左等右等,关达已到风行却迟迟不见。三人不能再等,只好留下一封信匆匆先行。

古北庭之死竟与祥云剑有关!李松云、关达、翁同不分昼夜赶路,终于在六月初六赶到太平山下,未等登山却碰到眼前这帮黑衣杀手。这群人初遇便下死手,招式诡异且不惧生死,经历了一场血战,两方皆是伤亡惨重。

“哈哈哈”一阵笑声传来,龙寒抚掌而笑出现在眼前,三前守目与他并肩而行,身后跟着三前立影、宋极等人。

白面的蓝衣男子仗剑而立“原来是李剑客,请恕龙寒有失远迎。”

李松云紧紧盯着龙寒身佩宝剑哼了一声“我不管你这把祥云剑是如何到手,古北庭老侠客是不是你害死的?百花村一事也与你有些关系吧?”

龙寒听闻此言笑容凝固,眼神之中露出一抹杀意“李剑客若是要登太平山与我等共聚一堂,龙某欢迎。若是要血口喷人,就别怪龙寒不敬了!”

李松云心中确认,此次江湖动荡十有八九与此人有关。他挺起胸膛,提起手中宝剑‘亘古’冷笑:“你做的所有之一切,都是为了当上武林盟主吧?李松云今日若是怕死,有何面目再去面对那些江湖故友?!”这一句话说的字字铿锵,慷慨激昂。

龙寒摇了摇头叹道“既然你非要与我作对,好,好!”他转头向三前守目望去,三前守目点头,一挥手,围在四周的黑衣人皆退出很远。

“龙某今日领教大名鼎鼎的中州剑客!”说着纵身向前,快如疾风,未到李松云近前,腰中那把宝剑已被他左手推出鞘内,右手接住,一剑刺下。李松云侧身躲过一刺,而后紧忙提剑格挡住对方如风而至的一挥,身体倒退数步。

在场的所有人都关注着前方,宋极一脸笑意,因为李松云此次必败无疑。

三前立影叔侄两个目不转睛,他们第一次见到龙寒出剑,内心不禁起波澜,中原武功果然深奥。

一场让人大开眼界的剑术较量,李松云剑法早已登峰造极,但是反瞧龙寒,剑法更是出色!

二人你来我往,剑光闪闪,光亮耀人。李松云先前一场厮杀气力上略有亏损,龙寒使得一手剑法绝不埋没这把祥云剑。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李松云已稍入下风。

忽然间,龙寒摔手挽剑凭空兜出一个大圆,李松云的剑瞬间被震开,李松云急忙镇住身形,稳住手中‘亘古’,哪知一道剑光飞快无比,龙寒反手背剑,剑尖已刺入李松云胸口。

龙寒轻蔑一笑,唰的一声拔出宝剑,李松云踉跄跌倒在地。

龙寒将脚尖点在李松云手背,再无一身文雅气概,而是心狠手辣。“你真是该死!”

祥云剑垂直落下钉在倒下的李松云后背上。

一阵清风拂过山间,蝉鸣声戛然而止。虽已入夏,山林内却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萧索。

李松云趴在地上咳出一口血,眼眉微挑,艰难呼吸,他望向远方心中哀叹,祥云剑怎会落入这个内心不正之人的手中?

老侠客忽然笑了,因为一身坦荡正气的年轻男子浮现眼前,虽然龙寒剑法超凡,这种天才绝世古今,但其剑意绝对比不上那人。李松云用手抚摸那柄‘亘古’,闭上眼睛,不知是回忆起当年自己的江湖往事,还是想起那个他都忍不住赞赏的年轻人。

他长出一口气“行走江湖,本该如此!……”渐渐地失去知觉,而内心深处又响起他最后一道声音“风行,靠你了…”

这世上有许多人做了许多在黑暗中增添光明的事,虽然这些容易被人忽略的事渐渐淹没在起伏的光阴长河之中,但是它们绝对不可以用微不足道来形容!

一代侠士,生于江湖,同样死于江湖。

龙寒拔出宝剑,用李松云尸体上的长袍擦掉剑上血迹,转身离开,毫无一丝怜悯。他淡淡说道:“将那活着的老家伙带回去”随后又笑道:“不知山上的众侠客们喝的是否尽兴了?!”

三前守目走上前:“放心,有我族秘制毒药,万无一失!”

龙寒点头却不看他,只是悠然说道“如此多谢了”。

三前守目低首微语:“不敢当,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