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通同作恶

  • 古楼烟雨
  • 或人之等
  • 3376字
  • 2022-04-26 09:27:07

除了在皇宫内,离京城不远的的一座古宅附近也出现了东瀛人的踪迹。

天色漆黑,宅子之外的灯笼也并未燃起,一行人轻声来到此处,显然是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一位身穿茶色服饰的年轻人将随从留在大门外,数名随从眼神凌厉且警惕的闪身向四周躲去,他自己则随着一个身型细长的提着剑的男子走进院内。

年轻人是三前守目的侄子三前立影,此时他徘徊在宅院中显的十分拘谨,毕竟他对此次拜访的对象并不了解。不一会那个熟悉的身影从后院走出来,宋极来到三前立影的面前“走吧,剑主答应见你一面。”宋极神色轻佻,装作善意的提醒这位自称来合作的人:“不过你得小心说话,别把性命丢在这里。”

三前立影长出了一口气,恭敬地说道“当然了,三前仰慕龙先生很久了!”宋极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他走在前,三前立影走在身后,两人向后院走去。

龙寒正端坐在屋内喝茶,面色平淡看不出喜怒。三前立影看着眼前这位与自己一般年轻的‘剑主’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他越是如此不露锋芒便越不容易对付。

灯光之下,三前立影再次观瞧龙寒。面前的这位年轻人银色丝带发髻高挽,一身蓝色长袍席地,甚是雅观。任谁也想不到这样一位温润如玉的公子会是想要染指武林的伍齐天一脉。

龙寒撇了两眼三前立影,淡淡问道“东瀛人?不知找到龙某有何贵干”

三前立影忙深施一礼:“再下三前立影,久闻中原龙侠客大名!受叔叔所托今有要事相谈”

龙寒轻轻放下茶碗“哦?龙某可从未与蛮夷打过交道,更没有什么要事可以谈的……”

竟然如此无礼!将表情藏在暗处的三前立影面色一黑,心想道这龙寒果然难缠,他将怒意压了压,不如直接开门见山。

三前立影压低声音:“龙侠客若是与我等合作,坐上武林盟主之位指日可待!”

龙寒眯起眼“是么?你们知道的挺多”

心尖忽然感到一股冷意,三前立影忙解释:“叔叔与伍齐天前辈早年有过一面之缘,况且叔叔已经关注龙侠客很久了”

龙寒点了点头,双手摩擦在椅子扶手上,霎时睁开眼睛忽然爆射出两道寒光“你觉得我会需要你们,嗯?!”一股凌厉的杀气使得这位东瀛年轻人低下头不敢与其直视。

三前立影小心说道:“没我们的帮助,您也能成功,只不过要费些力气罢了。但是如今英雄盛会即将开始,届时将重选武林盟主,龙侠客似乎人手不太够。叔叔从我国带来数十位高强忍者,可保阁下万无一失”

龙寒嗤的冷笑一声:“如今祥云剑已在我手中,况且龙某可不缺打手!”

三前立影抬起头与龙寒直视:“据在下所知,有几人可是知道阁下这把剑是如何到手的,也有几个人正在寻找阁下!万一他们都聚在一起,场面可不易控制……”

龙寒深思,又问道:“你们不会白白帮助我吧?”对方似乎知道的太多,龙寒甚至起了杀心,但是他知道光杀掉这个年轻的东瀛人并没有用。

三前立影笑着“我们是真诚的。”他说着拿出一张纸“不过大肃朝廷之中有几个人,希望能借您之手帮我们除掉!”

三前立影这次来拉拢龙寒,一是为了隐秘的除掉朝中几个老顽固,还有一点就是控制住九州之上这一众武林人士。

……

一直到了晚上,古宅的大门缓缓打开,三前立影走了出来抱拳回身“告辞了!”

门里的人轻轻点头算是回礼。

三前立影带着手下走出巷子,立刻换了一副气势,这个年轻人像他叔叔一样善于隐忍。没有了之前的敬畏和小心,转而是一脸的阴沉和不屑。

走着走着忽然一个紫衣人悄无声息的来到他的肩旁“他就是这个国家武功最高强的人?”

三前立影见到这个在船上与自己叔叔平起平坐的人才是真的尊敬“武功最强不敢说,听闻他的剑是中原排名第一的宝剑!”

紫衣人嘿嘿一笑,眼神炽热,忽然又消失不见。

三前立影身旁的随从看着那来去无踪的紫衣人消失的方向不禁问道“大人,这就是传说中的那位?”

“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名字、出自哪个家族,只知道全朝武士都敬他为‘一剑天’。”三前立影心情似乎不错,满是骄傲的向手下解释着。有一点他没有说,因为都知道,他之所以被称为一剑天,是据说他的剑术之高直达天顶。

而此时方才三前立影走出来的古宅内

手持祥云剑的龙寒转身向后院走去,他早已发现紫衣人的存在,哪怕对方将气息收藏到几乎全无。龙寒咧嘴一笑,到底是谁利用谁呢?

……

三更鼓声响过,街上再无一人,圆月悬于天空,四下静的出奇。

一抹紫影闪到皇宫禁院门前,忽然顿身静立在城墙下,看门的铁甲禁军丝毫没有发觉。

确实,此人一路急行至此甚至连风声都没有。

一剑天身穿一身紧衣,脚踩一双鱼皮软靴,他提起一口气,直直地纵上城墙,显然轻功已出神入化。

皇宫内不少提刀御卫来回巡视,但似乎没有一人发现有何不妥之处,一剑天仿佛融入四周环境,月光下只见一道道残影穿梭于三宫六院之中,如入无人之境。

来到后宫之内,一间房门刚好打开,紫衣人闪身进屋。

一位身穿华丽服饰的年轻女子从座位上站起身,起先还有一丝震惊之色,她似乎没有想到,来的竟会是此人!随后转然一副笑脸,娇媚笑道“咯咯,您是来拿金印的还是来看我的?”说着话,这位被皇上独宠的爱妃-兰槡晃动身躯,眼神更是流露无限妩媚。

然而兰槡却不晓得她这一套媚术并不是对所有人都有成效。

一剑天面无表情“我不喜与人废话”。他轻轻将手放在腰间。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要拔剑了。

兰槡忽然止住笑容,再不敢有更多举动,只是底下头缓缓说道“那兵符放在御品阁内一只架子上,一个墨绿镶金的盒子之中。不过阁外有一个武功高强的老太监把守……”兰槡突然顿住,本来她想提醒对方小心行事,不过一想到这个被世人称为‘一剑天’的剑术第一人若是不行,就没有人行了。

她看着对方离去的身影,低头施礼。

一剑天找到兰槡口中说的那御品阁。

此时他伏在御品阁屋顶上静静地一动不动三炷香时间,然后只见他摇了摇头,飞身跳下,推门而入,毫不犹豫。

然而就当一剑天推门而入,走进御品阁内之时,一道低沉的声音忽然想起“呵呵,来人好大的胆子!”。

一剑天没有半点惊讶神色,似乎早就预料到这人会出现,他转过身,依旧面无表情。方才他就感知到了御品阁附近有一丝危险之意,一剑天故意放出一分松懈,但对方并没有搭理自己。所以一剑天跳入房中,也就此逼那人现身。

门被推开,一个身穿后宫太监服饰的高大老人走进,眉宇间略过一丝威严“是你自己束手就擒,还是咱家将你一掌打死?”

一剑天屏气凝神,面前这个老者应该就是兰槡说的那个老太监,外面再没有其他人。他身形微动,摆出一个奇怪的姿势,随后眼**光,一身杀气四散开来。

红袍老者冷哼一声,自己的武艺虽不及那个跟在皇帝身边的大内高手,但也绝非等闲之辈,他摊开双掌五指成钩踏步向前。

一剑天同时挪步前冲,两人距离瞬时不到一臂。

电光火石之间,二人身体静止,红袍老者缓缓低下头喃喃“怎么可…”话没讲完已低头死去。

躬身的紫衣人拔出那把向上斜刺的剑,重新收回腰下丝带底部的剑鞘之内。这位异国的剑术第一人没有胜利之后的快感,也没有任何轻蔑神色,眼中有一丝失落,却也是一闪而逝。

皇宫中第二大高手,守礼监总侍在一招之内竟死于这东瀛人的剑下!

一剑天拿到那个所谓的九龙玉玺,并没有对这重宝产生丝毫兴趣。他若有所思的低头站立一会,便收起那个墨绿镶金的盒子,闪身投入夜幕之中。

荆州,襄阳。

有一座非常奇怪的酒楼。此楼名为花月楼,怪就怪在此楼取了一个风流场所的名号却非风流之地,而且不得有女子进入,更奇怪的是此楼上下三层偏偏只开放了楼底一层。据说想要上二楼去看看的好奇之徒到后来都没有了好奇之意。然而饶是如此,进出酒楼的人还是络绎不绝。

但今日偏偏有女子进了这花月楼!还是两个女子!还上了三楼!

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因为其中一位女子正是花月楼的主人。另一位女子跟在她身后,当然也进的来。

若烟坐在一旁。那位花月楼的主人、被江湖人称雪山紫衣客的白发女子开口说道:“你不是要去寻找祥云剑的下落?怎么跟我到了这里”

若烟反问:“你为何要救我?”

白发女子呵呵笑道:“我相救谁便救谁,不相救谁便不救。我做事也不需要理由!”

若烟知道这人既然救了自己,定是会帮自己而不会害自己。她站起身抱拳:“前辈既然有心帮我,便请直接赐教,若烟感激不尽!”

“哈哈哈……”白发女子大笑起来“好!你若答应我三个条件,我便告诉你祥云剑的下落。我还有更多关于此事的消息,也一并告诉你!”

若烟只觉此人好大的口气,但又一想此人武功之高,她问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就凭我是雪山紫衣客,就凭我是花月楼楼主!天底下没有能够瞒得住我的事情,除非它根本就不曾发生!”

“你先说是什么条件?”

……

听完白发女子提出的三个条件之后,若烟的神情一滞,两手不由自主的摸向宝剑‘缎’,渐渐呆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