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迷途漫漫

  • 古楼烟雨
  • 或人之等
  • 3382字
  • 2022-04-21 18:00:20

睁开眼,一丝光亮微微弱弱,可是雨露仍凭着这一丝光看到文华面容,她抱住文华放声痛哭。

“阿弥陀佛!老衲也只能做这么多了”

文华目光满是感激之情“大师请受文华一拜!”登时跪倒。

虚远点了点头,接过文华这一拜“小友一身搏击之法独树一帜,老衲年轻之时也曾钻研武道,这本‘端相拳’便赠于你!”

说完,虚远退步又隐身山林之中,了利等人皆低头合掌施礼相送。

“我等多有打扰,还望方丈海涵!”易安对了利歉声说道。

了利摆了摆手“既然师叔都已经出面,贫僧无话可说。寺中清规绝不可破,各位施主理解一二!”

文华也抱拳说道:“如此,我等便不再打扰!告辞!”

几人出龙泉寺,下了五台山。

文华将雨露扶上马,转身对易安说道“你我兄弟二人也就此别过吧。程芯是个好姑娘,别辜负了她!我看好你们”文华说此话时确是由衷的祝福。

易安腼腆一笑,他看向文华二人“那你们俩……”

文华坦然一笑“我俩去找个安静的地方,我答应过她父亲好好照顾她”

……

文华雨露一路向北,途中并没有生出什么事端,但是却听到了他们永远不想听到的消息。

抵御匈奴的西北边军全军覆没,盘石关被一举攻破,匈奴铁骑已经冲进陇西,朝廷大乱,各州府动荡不安。文华不会去在意朝廷下一步会如何如何,他只是对那些奋勇拼搏、誓死保卫边疆的军兵感到不平。雨露在她肩上轻轻抽泣,文华内心此时也百感交集。余祈明那耿直的忠心禀性绝然不会活着逃出来,杜闯誓死跟随着他同样不会苟且。既然盘石关被攻破,那么他们必定已长眠于那片白土之中了。

文华背着雨露走到一处山坡之上将她放下,二人携手面向西北跪倒在地。

文华极重情义,他知道若没有余祈明对自己的爱戴、杜闯对他的热心照料,自己能不能活着出来都是个问题。

回顾两年的军旅生涯,他得到了许多同时也失去了许多,但是这种深深地情感已经被他永远的深藏在心底。他看着身旁雨露,心中更是升起阵阵寒意,无比的愧疚使他难以面对九泉之下的余祈明。

夕阳之下,远处飘来缕缕炊烟,东风袭面,此时也感受不到半分温暖,遥望西北,一切都显得那么萧索。往日的军中场景一一浮现在文华眼前,他将头重重的磕在地上,唯有以这种方式来缅怀故人,

可是昔日的人们却再也不会回来。

文华牵着马,飘逸的长发随风迎风飞扬,挺拔的胸膛支撑着他渡过无数的暗淡时光。他将长衣脱下披在雨露身上,雨露端坐在马背上,她那美丽的面容没有了当年的稚气,却平添了许多忧伤。“文华,我们去哪里?”“去我的故乡百花村……”文华转过头,剑眉下一双星目望向远方,心中的执念他无力再提起,或许仅有的一丝牵挂也将随风逝去。

正当二人想要去寻找平凡的生活转身离开时,一句“无量天尊”在身后响起,“文华小友,别来无恙!”

文华回过身,只见一位仙袍云履、白发飘飘的老者站在不远处。文华想起当年行走西北时被人围攻,险些丢了性命,多亏眼前这位道人关键时刻出手相救。

文华忙施了一礼:“原来是仙长!多谢前辈当年救命之恩”

韩春江摇了摇手微微笑着说道:“你我有缘,今日果能相见,看来你西北一行,又成长了不少啊!”

文华苦笑,心中想到“成长?身边人都随着时光前行,唯独自己不曾前进寸步!”

他黯下神色,因为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唯有无言来面对只有伤心的往事。

韩春江从怀中拿出一张黑色的硬帖,它陈旧的外表隐藏不住其中的锋芒,若是它重现江湖不知会引起多么大的震惊!“这是武林帖,当年陈万忠托付于我,如今是时候交给你了”

文华不禁倒吸凉气,他当然知道武林帖的重大意义,而后他又十分困惑,为什么要给自己?然而这仅仅是一瞬间的念头,他内心已明白的告诉自己,终将与它无关!“仙长,家兄风行才是陈叔叔的亲传弟子,文华远远不及,恕晚辈万难接受”

韩春江手持拂尘,捻须长笑“哈哈哈,你与此贴有缘,这江湖少不了你!”

文华一心要带雨露远离是非,跟不愿再参与江湖琐事,他对归尘居士拜了一拜,默然转身就要离开。

“祥云剑已出,武林之中将要大乱,你不关心她的死活?”

文华立住身形,心中微微颤动,那丝将要随风逝去的牵挂,还是被这一句话生生拽了出来。是啊,他会放下一切,但终究放不下她!

脚下再难跨出一步,假若真如韩春江所言,若烟她……

老道士一脸慈祥“跟我走吧,如果你还放不下她”

文华被拨动的心神不安起来。

这时雨露轻声对他说道“做你想做的就好”。

文华将她的手握住,紧了紧,自己终究逃不过这一劫……

花月楼

龙寒紧紧盯着那块匾,双眼的柔情也渐渐暗淡。他万没有想到若烟会跟随雪山紫衣客进入这花月楼中。

身旁的宋极,垂手而立“剑主,兄弟们都回来了”

“怎么样了?”

“有威望的几家门派已经大乱,就等剑主你的祥云剑出手,便可一统江湖!”

龙寒点了点头随意的说道“文华和风行呢?”

他忌惮文华是因为若烟,他忌惮风行是因为他唯一没有把握赢得人就是风行。

宋极面露凶色“那小子似乎从人间蒸发了一般,没有半点消息。不过夏金已经找到秦双蛮了。”

龙寒想到秦双蛮不屑的一笑“这样也好,风行若连他都对付不了,更别想和我争这武林盟主之位了。”

“不过,昨天有两个东瀛人找过我。他们似乎知道些什么,希望与我们合作”

龙寒蹙眉,将双眼眯成一线“东瀛人?似乎有些意思了……”

深情者,即使独行,仍是双行。

易安迫不及待地想要去开封城内去寻那使他日夜思念的柔情女子。不过他要回一趟江南道,因为此次北行后他便不会再游学读书了。

眼前浮现着她那红彤彤的清秀脸庞,尤其是她那羞涩又如春风般的笑容。这世间还是有值得的。距离虽远,但心已到达,易安渐渐也露出了笑容。

前方就是荆州城,若是走的快一些,在晚饭前差不多就能到达逸世书馆。太阳高挂在空中,午饭点刚过,荆州城内正是热闹的时候。虽说边境狼烟四起,但是却影响不到国内百姓生活,尤其这几年,江南庄稼长得极好,每家每户基本上都能吃饱穿暖。

“李老汉,干嘛去?”街旁,一个年轻人晃着肩膀悠悠哒哒的走着,同时向前方一个牵着马车的老头吆喝道。

牵马的老汉一回头“原来是刘二兄弟,嗨!这不是去年粮食丰收了吗,家里粮食吃不完,拿他换几匹好布给闺女做件衣裳!”老汉起先是一皱眉,这刘二乃是城内的导粮大户,为人阳奉阴违、小肚鸡肠、唯利是图。但是想到人家也不至于看上自己这点粮食,也就仰起脸来,忠厚的笑答。

刘二刚吃完饭,嘴角还挂着油星,眯起小眼睛讥嘲道:“正好,不如你将粮食给我吧,省得你跑这么一趟”。

李老汉不想与此人有太多交集,况且他也知道,这刘二不会出多少钱给自己,想了想便达到“咱就这半车粮食,不劳烦您了,老汉我顺便逛逛。”

刘二听后将脸一沉,在后面低声唾骂了几句“呸,不知好歹的老家伙,就你也配穿新衣裳!”

他似乎骂不过瘾,一边追上前,一边从腰中掏着什么东西“你出个价,我全要了,怎么样?”说着话便悄悄掏出一把小刀向车上的粮食口袋一一扎去。

李老汉似乎不难烦了,出口拒绝:“多少钱老汉也不卖,小兄弟留步吧!”老汉倔强的脾气发作起来,二话不说跨上马,驾车而去,全然未知这马车上的粮食正顺着缺口一路流下。

刘二奸笑着“嘿嘿嘿,得嘞您呐!”

这一幕恰巧被陈易安看在眼里,却寒在心中。

他呆立在风中,久久未能回过神来,他平生第一次感到自己所作所为是那么的失败,他也是第一次觉得他走的那条人生道路是错的。

胸口渐渐凝结成冰,然后裂开,散成碎片。是啊,就算自己能帮助全天下的人吃饱穿暖不受贫苦,但这便就是天下太平了吗?

人心,果然是这世间最黑暗的,也最令人惧怕的。

易安一时间仿佛又陷入那无边无尽的黑暗之中,看不到一丝光明。

究竟该怎么办?到底要怎么做?他又想起那个苗疆大师,以文华的性命要挟自己交出百草详注。难道这全天下的所有东西非要攥在自己手里才会善罢甘休吗?读书到底有什么用?

难怪孔舟老师也要自己去寻找人生之路,他终于理解老师蒋端民为何对自己露出那种不自然的微笑。陈易安面色苍白,一言不发地低头走向江南道。

逸世书馆内,易安颓倒的跪在地上“老师,我错了!这天下的百姓,我救不了!”

直到现在他才看透这世间人心,他倾心而至,凭着一己之力确实做出不少贡献,但是到了最后,他明白,确实是无能为力!

蒋端民将他拉起来,抚摸着他的肩头,轻声叹着,老人家一双沧桑的眼睛里透出着看破一切的睿智“两年前,若是别人在我眼前说出那句话,我理都不理他。但是你那独有的善良打动了我,如今你做到这一步已是极其不易!古往今来,有人便有被尘世浸染的心,没有绝对的公平。你能扶正的,不是百姓生活,更不是世间人心!或许只能是你自己。”

人间正道是沧桑!易安大病了一场,他的痛心不是为自己,而是这可怜的苍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